|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17章 我家都是用来喂狗(二更求月票)
  贝思甜做生意最好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仅能薄有收入,一般都是勉强达到收支平衡,所以她在这方面完全没有天赋。

  所以她从来没想过拿着钱去做生意,不过她倒是想到一个点子,如果她有钱了,可以找会做生意的出资,同样可以达到挣钱的目的。

  帝王之术中便有任人唯贤,驾驭的好了,国泰民安。

  单论挣钱,贝思甜只需要让双方在利益上满意,便可以找到合作人,相对简单的多。

  这个暂时急不来,贝思甜目前也没有钱,对于秦氏让她管家,她便也没有推辞。

  正好既然她管家,便可以将所有的钱都归拢到一起。

  贝思甜对钱财看的很淡,上辈子之所以做生意,也不过是为了能够让她和师父能过的更加逍遥快活一些,毕竟以她师父的怪癖,到后来很少出手救治那些有钱人。

  玄医最大的根本就是玄符,而玄符完全依赖精气神,玄医的精气神却不是取之不尽的,所以要时常吃些养神养气之物,能让玄医看上眼的东西大多价值不菲。

  贝思甜受到师父影响,心胸到底是比之一般人开阔一些,钱只要够用便可,所以她才会想着,离开之前将钱财悉数留下。

  秦氏说完这些,仍旧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可是最后却化作一声叹息,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贝思甜并未多问,如果秦氏觉得该说了,自然会说的。

  贝思甜赶着羊出门了,过了小桥又看见杜春梅站在树底下等着她,她眉头微皱,看来这人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了!

  贝思甜不喜欢得寸进尺的人。

  “甜甜,你看姨给你买什么了?”杜春梅拎着两个塑料袋,笑容满面地走了过来。

  杜春梅见贝思甜看着她不说话,一张小脸绷得紧,冷的像块冰,心里暗骂一声。

  “姨给你买了好些个点心,这可都是青州市老字号点心铺的点心,可好吃了,这一袋就要五六块钱!你再看看这个,这个蝴蝶卡子,是市里边特别流行的卡子,小姑娘都喜欢戴,这一个就要好几块钱呢!”杜春梅一边笑着,一边将东西分门别类地拿出来。

  那蝴蝶卡子贝思甜有一个,是买给刘春雨的,如今在手里还没送出去,现在倒是可以送了,那卡子她是花了一块钱买的,到杜春梅这里就好几块钱,可见那所谓五六块钱的点心,到底能有多少钱。

  杜春梅把蝴蝶卡子拿出来在手上晃了晃,那翅膀便上下颤动,好似翩翩起舞。

  贝思甜一看那蝴蝶卡子就知道不是新的,不用想,肯定是贝思思戴过不要的,现在拿来糊弄她!

  至于那点心,隔着那层薄薄的塑料袋,贝思甜便看到用红字写着的南婷斋,这是青州镇点心铺南婷斋的点心,这样一份大概要一块多钱,绝对不会超过两块,根本不是什么青州市的。

  杜春梅这是欺负她连镇子都没进过。

  “既然是你的心意,我就收下了。”贝思甜接过那个装点心的袋子,看了一眼那蝴蝶发卡,“别人用过的东西我用不惯。”

  杜春梅笑容一僵,险些没崩住,死丫头,给你东西你还嫌弃这嫌弃那的!

  没出息的东西,看看这身上能穿的就知道在婆家过的不咋样,给点破点心立马就接了,馋货!

  杜春梅脸上带着笑,心里骂着,不过东西既然接了,她下边的话也就好说了。

  “甜甜啊,你虽然不是姨亲生的,可到底是姨养大的……”

  “来壮壮。”

  杜春梅正在酝酿感情说些煽情的话,却被贝思甜一声娇喝打断,随即看见贝思甜居然将她买的点心扔给了一条狗,顿时瞪圆了眼睛。

  “死丫头,你干什么!那可是花了一块八买的点心!”杜春梅一时气急,嘴一秃噜便说了实话。

  说完顿时便有些尴尬,可是贝思甜却好似早就知道一般,一点意外都没有,一边将点心全都倒在地上,一边说道:“我家狗就爱吃这南婷斋的点心,下回多买点。”

  杜春梅顿时气个倒仰,你用我送你的东西拿去喂狗,我还给你多买点!

  贝思甜转头看见杜春梅气的脸色铁青,不解地问道:“怎么,市里的日子不好过吗?这种一两块钱的东西,我家都是给壮壮当点心的。”

  杜春梅看见她那一副‘你们难道拿这当好东西’的神情,就胸口堵得慌,她自从去了市里,便处处被人看不起,总是被人说是乡下来的,到了乡下,看见这些土包子,才能自诩城里人,找回一些自尊心。

  现在让一个以前被她管制的服服帖帖的死丫头掀开伤疤,心里这叫一个气,亏着在市里这么多年,杜春梅早就不是当年那个凭着一时之气就冲动的女人,要不然估计就要撕贝思甜了。

  贝思甜倒也没说谎,现在他们吃什么,剩下的都会给壮壮一些,那些可都是含着名贵药材的,几块钱,别说十几块钱都买不下来!

  “甜甜,唉,你是不是怪姨以前总是打骂你,你不知道啊,这后妈不好当,我是怕你以后吃亏,才对你那般严厉的,我看见你的时候你才五岁,我可是把你当亲生的孩子看待,这不一有好事我就赶紧想着你吗!”杜春梅开始打感情牌。

  杜春梅说完,抬头便看到贝思甜一脸看白痴的表情,那表情一点不加掩饰,让她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白痴!

  杜春梅有些恼羞成怒,“死丫头,我是为了你好,你看看你现在过的什么日子,男人死了,家里瘫的瘫,瞎的瞎,里里外外全指望你一个人,下边还有个五岁大的小叔子,哪个女人在这种家庭里不遭罪啊!”

  “你说你一没拜堂二没领证的,你算是哪门子的媳妇,那罗家就没按好心眼儿,就想留住你给他们当牛做马!你这孩子怎么看不明白呢,他们压根就没把你当人看,你看看你,都二十的老姑娘了,现在不想着赶紧再找一个,岁数再大一点,谁还能娶你!”

  杜春梅嘴也是个厉害的,句句戳中要害,要是个耳根子软的,必定就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