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14章 书法大成(四更求月票)
  前边的一些字风骨俊俏,意气风发,应该是正当年的时候写的,后边的几幅字看上去便趋于平和,但仍旧下笔有神。

  光是这几幅字,就让贝思甜心生佩服,更佩服的是他的坦然,他将这些字依次挂在墙上,并非是炫耀什么,在她看来,应该是为了正视过往!

  因为心情不同,态度便也发生了转变,贝思甜一开始并不在意什么,现在却是恭敬了许多。

  这种态度上的变化吴岳凯自然是察觉出来,他心中暗笑,却更是喜爱贝思甜。

  这小姑娘之所以态度恭敬了,可不是因为他的身份地位,而是因为他的字!

  这小姑娘和旁人真真是不同,有趣之极!

  贝思甜听见吴岳凯让她写字,也不推辞,同意之后,吴岳凯便将他们带到书房。

  书房中的空气当中弥漫着淡淡的书墨气息,让人闻之安心怡然。

  能够进入吴岳凯的书房,冯运章是最为兴奋的,这可是让很多人都羡慕的事情。

  出于对吴岳凯的尊敬,贝思甜不打算藏私,准备写自己最为拿手的簪花小楷!

  同样也是希望能够得到吴岳凯的指点。

  墨是现成的,显然他们来之前吴岳凯正在写字,贝思甜重新铺上一层宣纸,压好镇纸,提笔写起来。

  贝思甜写字神情专注,自然流露而出的一股淡然气质,即便一身布衣也让人心悦怡然。

  写的人认真,看的人也认真,不同的是,有的看人,有的看字。

  周济人觉得贝思甜写字时的样子十分好看,眉宇间秀丽难掩,再加上周身的气质,实在很难移开视线。

  而冯运章此刻的目光却是彻底停留在了贝思甜的字上,他惊奇地发现,这字不论是字体还是风格,都与贝思甜写给他的作业相差很大。

  一个人可以改变穿衣风格,可以改变外在形象,但是字和画的风格却是很难改变,尤其是成形之后。

  可是若说贝思甜骗人,那也是不可能,他可是亲眼看着贝思甜写的那行书。

  所以,这只有一种可能,贝思甜可以写两种意境不同的字!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

  贝思甜写了一首诗,写完将笔架在笔架上,抬眸看向吴岳凯。

  此刻吴岳凯看着字目露惊艳之色!

  “好一手簪花写韵!”吴岳凯抚掌大赞!

  这簪花小楷可以充分地体现出贝思甜在书法上的大成,其书法高逸娴雅,流畅瘦洁,全然没有女子书写的劲力不足,反而流露出一股清婉灵动,看着赏心悦目!

  吴岳凯对贝思甜的书法境界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能够得到前辈高人如此高的评价,贝思甜自然是喜悦的。

  “小丫头今天多大了?”吴岳凯问道。

  “过了年二十。”贝思甜如实说道。

  吴岳凯目露惊诧之色,她看上去就不大,没想到还不满二十岁,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小姑娘为何在书法上有着如此造诣?

  “丫头,你不简单啊!”吴岳凯啧啧称奇。

  贝思甜淡然一笑,她如今根本不怕别人怀疑什么,即便吴岳凯真有其他的想法,那就去查吧,查破了天,她是贝思甜就是贝思甜!

  好在,吴岳凯说的是她书法上不简单。

  周济人看向贝思甜的目光当中充满了深思。

  冯运章苦笑着对贝思甜说道:“贝姑娘,人家都恨不得将看家本事拿出来,你这却还藏一手,你若是拿出这幅字出去买,绝对不是我给你的价格了!”

  贝思甜但笑不语。

  吴岳凯说道:“丫头这书法,可谓大成,若说缺点,便是差在了意境之上!”

  贝思甜认真听着,上辈子她师父也说她差在意境之上,可是意境这东西,难道不是阅历越深也越深吗?

  然而她到了老年,这字却依然意境不足,她当时也拜访了许多名家,称赞的居多,能够指出来的人也有,可是能够告诉她该如何提高意境的却是没有。

  “老先生可知道如何提高意境吗?”贝思甜有些急切。

  吴岳凯仔细看着贝思甜,说道:“意境,是思想的觉悟,你阅历多了,觉悟多了,意境自然就上去了。”

  “我经历的已经很多了!”贝思甜说道。

  在旁人看来她不过是个不满二十岁的姑娘,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比别人多了一世,整整一世,难道经历的还不够吗?

  吴岳凯哈哈大笑,“只有经历世间百般滋味,才能有所觉悟,其中滋味缺一不可!”

  贝思甜呆呆地看着吴岳凯,百般滋味,何为百般滋味?

  酸甜苦辣,她似乎都经历过了,唯一没有的,便是于感情一途,尤其是经历过退婚之后,她对世间男人心灰意冷,对亲情更是绝望。

  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又如何能够影响意境?

  “你想的越多,越是容易钻牛角尖,不如顺其自然的好。”吴岳凯见她陷入沉思,可不愿意如此一个好苗子因为偏执而毁了自己。

  贝思甜点点头,“多谢老先生的指点!”

  “指点谈不上,不过是给你提个醒罢了。”吴岳凯说道。

  之后冯运章和周济人先后也写了字,吴岳凯也给出了相应评价。

  冯运章于书法上有所小成,而周济人,他只给出一个尚可的评价。

  若是之前,冯运章能够得到书法小成的评价,定然欣喜若狂,可是现在有了贝思甜对比,他只剩下苦笑的份了。

  因为这一点,其余的他都没有关注,贝思甜却微感奇怪。

  周济人的字在旁人看来的确可以说是尚可,然而对于吴岳凯这样的大家来说,被评为尚可就有些差强人意了。

  “今天老头子见到一个年轻的书法大成者十分高兴,今日你们三个便宿在这里,晚上我们还可以继续交流一番。”吴岳凯笑着说道。

  冯运章欣喜若狂,一扫刚才的沮丧,能够留在吴老先生这里,在以往可是从未有过的,这全都得益于贝思甜!

  贝思甜见冯运章高兴的忘乎所以,便也知道这种机会难得,只不过心里总有一种怪怪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