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11章 杜春梅(一更求月票)
  那根钉子很长,看着插进心脏,其实距离心脏还有一些距离,没有伤到要害,否则以贝思甜现在的精气神,想要让张玉芝的生命体征恢复,恐怕还要多费一番手脚。

  一看老娘真被救过来了,刘春树还能说啥,拿着贝思甜给开的药方子跑双水村抓药了,周围几个村子,就那边有个中药铺子。

  杨五郎将听诊器按在张玉芝的胸口上,换了几个地方,发觉心跳比刚才强劲了不少,也平稳了很多,啧啧称奇,抬头道:“以前你不显山不露水的,真没想到医术这么了得,小甜儿,杨叔真是佩服啊!”

  “只是看上去吓人罢了,那根钉子并没有插进婶子的心脏,不然我也是无能为力的。”贝思甜笑着说道,真要插进心脏,或许上辈子全盛时期还能有办法。

  贝思甜又再交代了这段时间的注意事项,便回家了,杨五郎也跟着一道走了。

  路上杨五郎又再赞了一番贝思甜,贝思甜只得将原主的父亲拉出来挡一挡。

  “虎父无犬女!那时候贝大夫就是远近闻名的大夫,现在小甜儿也要成为远近为名的大夫!唉,幸好幸好,即便明珠蒙尘,也终有露出光华的一天!”杨五郎感慨道。

  杨五郎是上过学的,在村里除了有数的几个人,就数他有文化,他受过的教育,不比罗安国低,虽然当时受到政策的影响没有上过大学,可之后的自学,也是下了一番功夫的。

  贝思甜回了家之后,便将前后的事情都告诉了秦氏和罗安国,两个人大感欣慰。

  “你小时候经常和刘春雨玩在一块儿,那时候张玉芝对你还挺照顾的,要不是后来杜扒皮……”

  “行了行了,说那干什么!”罗安国打断秦氏。

  虽然对原主小时候的记忆不是很清楚,但是贝思甜知道秦氏要说什么,要不是杜春梅的缘故,原主大概也不会变得如此怯懦,连和人说句话都不敢。

  罗安国不愿意说起那些事,秦氏也就不再说话。

  贝思甜笑笑不语,练了会字,就准备去放羊了。

  罗安平没跟着,因为昨天大字没写完,今天被罚多写两张。

  贝思甜赶着羊往北坡走去,过了村口小桥,便看到不远处树底下站着一个女人。

  这女人穿着一条时下流行的大喇叭裤,上身穿着黑色皮夹克,也是时下城里流行的那种,脚上踩着一双小皮鞋,头发还烫了个小卷。

  这一身流行的打扮,让不少路过的人都注目。

  “哎呦,我说那是谁啊,那不是杜扒皮吗!”一个媳妇仔细打量那女人一番,忽然惊呼一声。

  因为这一声喊,便又更多的人看向那边。

  贝思甜一怔,澳门赌博网站:仔细看了两眼,的确和原主印象中的人很相似,只不过那时候杜扒皮和村里的妇女没什么两样,都是蓝褂子灰裤子外加一双布鞋,偶尔穿个花色,也算是鲜艳点。

  如今杜春梅好像换了个人,活脱脱一个从城里来的女人,看的一众人眼球都掉了下来。

  杜春梅脸上还化了点淡妆,嘴上涂着红嘴唇,别说有多显眼,看见周围人看着她,她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都没有,微微仰着下巴,踩着小皮鞋就走了过来。

  杜春梅似是在享受周围人艳羡的目光,她走到贝思甜跟前,好几年不见,这死丫头倒是长得水灵点了!

  “甜甜,不认得我了?”杜春梅两条描过的柳叶眉微微挑了挑,红唇一张一翕,笑着说道。

  贝思甜不知道为什么,胃里有些翻腾,她觉得出现这种症状,和她对自己的称呼有很直接的关系。

  “有事吗?”贝思甜没说认识,也没说不认识。

  杜春梅上扬的嘴角微微收敛,见周围人都在,她又在上扬几分,“这孩子,这才几年了,都不认识你姨了,来来,我们那边说说话,这几年姨去了市里生活,所以一直都没回来看看你,你是不是怪姨了?”

  她这话说的声音很大,周围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市里一般都指的青州市,听见杜扒皮居然去了市里生活,又是惊讶又是羡慕,当然,嫉妒的也不再少数。

  又再收获了一众人艳羡的目光之后,杜春梅心中更为得意。

  贝思甜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既然是来找她的,肯定是有事,与其什么都不知道,倒不如第一时间知道的清楚比较好。

  所以贝思甜一点没逃避,点点头跟着她去了一边的树底下。

  周围人虽然和杜春梅一个村的,但也分熟悉和不熟悉的,在场的都和她不熟悉,也没人上前搭话。

  见离得人远了,杜春梅脸上笑容淡了几分,上上下下将贝思甜打量一番,好似审视什么货物一般。

  “几年不见,死丫头长肉了,看来在婆家过的不错啊!”杜春梅红唇弯弯,眼里却没有多少笑意。

  贝思甜默然不语,这种没营养的话,她实在懒得搭茬。

  “呦呵,不但长肉了,看起来脾气也没少长,见着我都不知道叫人了,啊?”杜春梅皱了皱眉头。

  贝思甜见她怎么也说不到重点上,提醒道:“找我到底什么事?”

  杜春梅又再上下打量她一番,这小丫头见着她眼神不闪躲了不说,连说话都硬气了,以前什么时候敢跟她这么说话?

  杜春梅手有些痒痒,习惯性地就想给她两个耳刮子,转念想到自己来的目的,手指头动了动,忍着手没抬起来。

  “瞧瞧你,几年没见就生分了,你姨我这不是发达了,这才想到你,来接你去享福去吗!”杜春梅笑道。

  贝思甜挑挑眉,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事实证明,太阳是不可能从西边出来的!

  “什么意思?”贝思甜问道。

  杜春梅脸上的笑容更浓,看了看周围,见一些人围着不肯走,却也没有靠近,这才说道:“姨前段时间才知道,罗旭东那个短命的死了,你居然当了这么多年的寡妇!瞧瞧人家二十岁的女人,那娃娃都可以去打酱油了,再看看你,唉,这都是姨的错,当时走的匆忙,也没顾上你,现在姨给你找了个好人家,可比罗二家这一家子强多了,人家在市里不但房子,还有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