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08章(三更求月票)
  看着那刚刚还完好无损的房子,现在大部分被掩埋在黄土之下,还有一部分倒塌。这突然的变故让这对年轻的夫妻傻傻站在原地!

  “我的娘啊!我老娘还在里边啊!”一声哭嚎骤然出来,只见一个男人一把扔下肩头扛着的铁锨,疯了一样冲向那黄土掩埋的房子。

  那下边的三栋房子有一栋完全被埋在下边,还有一栋被一块巨大的落石砸中房顶,房梁折断,整个房子自中间塌了下去,还有一栋,也就是年轻夫妻的那栋,一般被埋,一般坍塌。

  其余的距离稍微远一些的房屋,倒是没有受到这次塌山的影响。

  这边的动静太大,不一会就有不少人都受惊围了过来,看到这副惨烈的景象,很多人马上自发地进行到了抢救当中去。

  小奶娃应该是被那动静吓到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才将那对年轻夫妇惊醒,他们两个人回过神来,那女人忙上前抱住自己的孩子,紧紧搂在怀里。

  男人上前将母子二人搂住,三人抱作一团,惊魂未定之余,为能够死里逃生而感到庆幸。

  周围很快嘈杂起来,不少男人都扛着铁锨去铲土,先前那个男人被人架起来,他的两只手因为疯狂挖土,这一会儿就破了皮,这么挖下去,手就废了。

  至于他的老娘,怕是活不成了。

  村主任徐有才披着衣服就跑了过来,看到这副景象,脸都白了,靠山村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塌山了,主要也是很多年没有出现过连续一个多月的雨。

  贝思甜抱起壮壮,看着这副景象默然不语,她在发现的第一时间就发出了预警,只是人们的警惕心太低,没有人在意她喊了什么,即便听到了,也根本没人相信。

  她一个人能做的事情有限,只能做到力所能及的。

  贝思甜没有急着走,如果里边还能抢救出人来的话,她或许还能帮上些忙,虽然这个可能性比较小。

  被完全掩埋的那一家定然是不可能有人存活了,另外一家因为贝思甜的原因三口子都活了下来,还有一家被大石砸中的,大多数村民都以这一家为准。

  可惜的是,里边一共一个大人两个孩子,全都没能活下来。

  周围哭的哭,叹的叹,只有那些人的亲属还在拼命不停地挖着,即便知道希望破灭,却还是不愿意放弃。

  贝思甜默默转身离开了。

  那些村民因为当时急着救人,也没顾上许多,现在人都死了,他们自然不愿意在冒险待在危险的地方,万一要是再有塌山怎么办。

  第二天,见暂时没有再塌山的危险,徐有才组织人手将里边的尸体都弄了出来进行安葬,也算是对家属有了交代。

  至于黄土下的房子,现在暂时是不打算弄了,如果还要继续下雨,这边便还有危险,徐有才将精力放在另外几家的身上,那几家都不用他做思想工作,早早收拾好东西,准备到亲戚家暂住。

  这种天灾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现在整个靠山村都有些人心惶惶的,其他村子听说也出现了塌山,不过没有人员伤亡。

  秦氏在家里还跟罗安国念叨,那死了一大两小的,将来可怎么活啊。

  他们这边说着话,大门有响动,壮壮叫了起来。

  “我去看看。”罗安平放下铅笔,颠颠跑了出去,不一会便带进来五个人,四大一小。

  其中三个贝思甜都认识,便是那一日她救下的一家三口。

  那对年轻的夫妻一见到贝思甜,扑通便跪了下来。

  贝思甜忙起身将他们扶起来,“这是干什么!”

  他们好似有什么梗在喉头,一时说不出话来,后边的两个老人,对着贝思甜不断作揖。

  “要不是你,他们一家子都得被埋在里头,我们当时响应政策,就这么一个儿子,若是那天没有你,我们老李家就断后了!”老头声音哽咽地说道。

  不管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断后都是大事。

  旁边的老太太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道:“我那天看见那场景,吓得腿都软了,丫头就是我们的贵人啊!”

  两个老的听说塌山的地方,差点没下来床,后来还是被人搀着去了塌山的地方,被埋的可不就有他们儿子一家!

  两个老的当即白眼一翻晕了过去,后来才知道这三家,就他们儿子一家三口得救了。

  他们直念老天保佑!

  后来问起是怎么回事,两个人相视一眼,才将当时的事情说来,两个老人一听,当即就拎着他们过来磕头道谢。

  他们说贝思甜是贵人,可不是瞎说,要不是贝思甜机灵,抱着他们的孩子往外跑,光是用嘴说,估计连她都得埋得下边!

  都是一个村的,距离也不远,老夫妇和秦氏罗安国都是认识的,只不过平日里交集不多,也没有可以来往过,这一次,他们倒是对秦氏和罗安国热络起来。

  四个大人千恩万谢之后才抱着孩子离开,贝思甜将他们送到门外才转身回去。

  秦氏和罗安国脸上都带着笑,能够救了那一家子,他们也是高兴的,也为贝思甜的机智勇敢感到欣慰佩服。

  不过秦氏还是叮嘱了几句,让她下回没有必然的把握,还是不要冒失地冲进去。

  贝思甜心里一暖,笑着应下来。

  话音刚落,忽然听见大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贝思甜顺着支起的窗户向外看去,心里大感诧异,怎么是她?

  来的人是刘春雨,她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仔细一看,她脸上的不全是汗水,还有眼泪。

  “春雨……”贝思甜刚掀开门帘,刘春雨就撞了过来。

  刘春雨一把抓住贝思甜的胳膊,手却在颤抖,声音带着哭腔说道:“小甜儿……呜呜,救救我娘!救救我娘!”

  贝思甜一惊,“到底怎么回事?”

  “我娘被钉子扎了,杨叔说我娘没救了,我知道你会治病,求求你救救我娘!”

  刘春雨此刻精神似乎有些崩溃,澳门赌博网站:她说的不尽不详,贝思甜从她的话中甚至判断不出她娘如今到底是什么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