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06章 道理不是说出来的(一更求月票)
  这一天贝思甜从镇子上往回走,澳门赌博网站:因为习惯问题,现在只要没有下雨大风,她基本上都是步行往返。

  现在她从镇上回来,慢的也就一个小时,快的话四十分钟左右就能到家了。

  中午那阵刚下过一场小雨,地上有些潮湿,不少地方还有水坑,贝思甜走路的时候很小心地避开这些水坑。

  这一次她是去签正式协议的,张宝丽还觉得很抱歉,她已经尽力帮她争取利益,可是短期合同就是这一点不好。

  对此贝思甜表示理解,不过她是不可能签订长期合同的,老九张报举那边也表达了意思,如果她能签订长期合同,那工资至少还能再涨一倍!

  再涨一倍,就是四百多块钱一个月,可是比北京总店的店长工资还要高上一点。

  对此贝思甜只能再次拒绝,并且表达了对宝娘绣坊的善意,让他们知道,即便不签订长期合同,合作愉快的话,她也不会选择别的绣坊,让他们放心。

  贝思甜签完合同,那边便告诉她这一个半月的钱会尽快结算给她,然后她才回来。

  因为有了固定的收入,贝思甜还是很高兴的,这钱可以光明正大地拿出来。

  从青州镇到靠山村大部分都是山路,不过因为走的人多,路上还很热闹,只是有一段小路可以抄近路,贝思甜一般都会走那段小路。

  那边人不多,不过知道的人也不少,而且都是靠山村临近村子的,不用担心有什么危险。

  因为下过雨的原因,这段小路有些泥泞,地上烂叶子混着泥土,一脚踩进去,就会踩一圈的泥。

  贝思甜稍稍有些后悔走这条路。

  正走着,她忽然看见前边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坐着一个人,看背影应该是个年纪大的老人,怎么会坐在这里?哪个村子的?

  贝思甜靠近的时候,脚下不停,却是放慢了速度,看那老人捶着大腿,便知道他应该是有老寒腿一类的毛病,这种属于顽疾,想要去根是很不容易的。

  现在有这种毛病的一般都是老年人。

  贝思甜随即便看到对方捶完腿,又去揉脚脖子,脚脖子肿的很大,应该是扭到了。

  这老人应该不是临近村里的,一身中山装很整齐,这种装束一般都是较为讲究的人穿的,大概是镇子上来串亲戚的。

  “老先生,需要帮忙吗?”贝思甜站在小道上问道,并没有贸然靠近。

  那老人听见有人说话,一手撑着大石头转过身来。

  贝思甜在那看到老人的一瞬间脸色大变,“师、师父……”

  那老人一怔,“师父?小丫头认错人了啊,老头子可不认识你。”

  贝思甜迈出去的一脚,因为老人的话而止住。

  “小姑娘能不能帮老头子一个忙,我脚崴了,帮我传个信吧!”那老人似乎在这里坐了很久,又冷又饿又疼,好不容易等到一个人,迫不及待地说出自己的请求。

  贝思甜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个老人虽然有着和自己师父一模一样的外貌,可是这应该不是自己的师父,说话语态和行事作风都完全不同。

  最主要的是,她的师父不会不认识她的!

  “怎么帮您传信儿?”贝思甜问道。

  那老人从兜里掏出红色的布条递给贝思甜,说道:“你把这个挂在这条小路和山路的交界口就行。”

  贝思甜接过布条,小路和山路的交界口,看来她还要走回去。

  贝思甜点点头,深深地看了老人一眼,转身向着来路走回去。

  这个人即便长得和她的师父不一样,她也会帮这个忙的,仁心是可以用在这里的。

  回去的路不算长,却又不算短,走了十多分钟,这在平日里自然不算什么,可是现在小路很泥泞。

  将红色布条挤在交界口的一个树杈上,这个位置足够醒目,这种信息传递方式,倒是很古老。

  做完这些,她毫不犹豫地再一次走进了小路。

  那个人即便不是师父,可是他为什么会有和师父一样的容貌,贝思甜心中十分惊奇,这让她没办法坐视不管。

  回到那里,老人依然坐在大石头上,树上滴下来的水落在老人的肩膀上,打湿一小片地方,他也没有动弹,看来是动弹不了了。

  “我这里有个馒头,老先生先吃点垫垫肚子吧。”贝思甜从挎包中拿出一个馒头递过去。

  那老人似是没想到贝思甜还会回来,意外之后,看到那还带有温度的馒头,顿时觉得肚子里骨碌碌的。

  他抬头看了贝思甜一眼,点点头,拿过馒头吃下了肚子。

  胃里有了东西,老人也不觉得那么冷了,他笑呵呵地对贝思甜说道:“谢谢小丫头了,你叫什么名字?”

  “贝思甜。”

  “忆苦思甜,好名字,好同志。”老人带着笑意说道。

  “老先生呢?”贝思甜问道。

  “吴岳凯。”老人说道。

  贝思甜有些失神,完全不一样的名字,也是,她的名字和上一世也没有相关联。

  “我和你师父长得很像?你是学什么的?”吴岳凯似乎很想和贝思甜聊天。

  何止是像,简直一模一样!贝思甜看着他那张已经不少褶子的脸想着,嘴上说道:“学道理、学做人、学医术。”

  吴岳凯一怔,仔细打量贝思甜一番,点头道:“好!非常好!小丫头学会什么道理了,说来听听。”

  贝思甜摇摇头,“老先生果然不是我师父。”

  “为什么?”

  “我师父说,道理做出来的比说出来的真,嘴上永远不要挂着道理。”

  吴岳凯闻言怔忪片刻,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你师父是个妙人,也是个高人,你师父这般心境让我很佩服,如果有机会,我们可以认识一下。”

  贝思甜幽幽叹了口气,“没有这个机会了,我师父早已离世。”

  吴岳凯稍作沉默,这小丫头对她师父的感情还挺深厚的。

  “老先生,那边来的人是找您的吧,我要走了。”贝思甜看着来路上几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过来,对吴岳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