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05章 两千块钱
  罗安国和秦氏知道罗旭华这是要走了,澳门赌博网站:才说的这些话。

  “华子,既然你都有了妻儿,怎么不带回来呢?”秦氏说道,“人不是就在青州镇吗,都到家门口了,不带回来叫啥事?”

  罗旭华稍作沉默,才道:“婶,你也看见我爸那边的状况了,我哪敢把我妻儿带回来。”

  这么一说,秦氏和罗安国都沉默了。

  罗旭华在罗老大家的地位已经很尴尬,要是真的带了妻儿回来,只能让妻儿跟着一块尴尬,到时候再让秦红梅那个人说上点什么,两口子说不定还要闹矛盾。

  这样也好,只要罗旭华好好地,这就行了。

  罗旭华走了,贝思甜和秦氏以及罗安平一起将他送到了大埝上,他和来的时候一样,身边没有行礼。

  “思甜,我能和你单独说几句吗?”罗旭华对贝思甜说道。

  贝思甜看了秦氏一眼,点点头,和他到了马路另一边。

  “思甜,你很聪明,我知道这个家留不住你,我只希望在你在的时候,能多照顾我叔婶一些。”罗旭华面带请求地说道。

  有贝思甜在,罗安国三口子不可能被人欺负,这一点罗旭华已经十分肯定。

  “这是自然,爹娘对我有恩,还不完这恩情,我也无法安心。”贝思甜没有否认,罗旭华也是个聪明人,他既然看出了贝思甜迟早要走,她也没必要隐瞒什么。

  罗旭华点点头,从衣兜里拿出一叠钞票,仔细一看,竟然都是一百的,看这厚度,肯定是上千了!

  “这是两千块钱,是我孝敬叔婶的,你代他们拿着吧!”罗旭华说道。

  贝思甜微微一笑,没有伸手,“不必了,等将来他们身体好了,玩到你那里的时候,你好好招待就当是孝敬了。”

  罗旭华直直地看着贝思甜清澈的眼睛,他还是小看了这姑娘!

  两千块钱对靠山村的村民来说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恐怕村里人一百元的票子都见得少,更不要说一下子就是二十张,而贝思甜从头到尾不但没有露出一点吃惊的神色,更没有一点露怯!

  贝思甜淡然自若的样子,让罗旭华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姑娘,他对她的了解,看来只是皮毛。

  “你、你是什么时候看出来的?”罗旭华苦笑着问道。

  整个靠山村恐怕都认为他罗旭华回来是因为混的太惨,没地方待了吧,就连他的父亲也不例外。

  “这不难猜,大哥破绽太多了。”

  “你说说看!”罗旭华当然是不服气的,瞒了整个靠山村,唯独没有瞒住一个小丫头!

  “大哥的衣服虽然很旧,可是很干净,落魄的人哪里还顾得上整洁,我家招待大哥的那顿饭,可是比过年还要丰盛,大哥偏偏挑拣青菜吃,这种大鱼大肉,对大哥来说已经腻了吧。”

  “还有吗?”

  “大哥回来之后,看似游手好闲,可是几天之内,不但摸清了大伯家的所有状况,连同我家的状况,和最近村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摸清了,一个挣扎在温饱线上的人,哪有心思去管这个。”

  贝思甜一开始只是怀疑,后来在他和自己合谋算计秦红梅的时候,她就基本确定了,她根本不用多解释村里的状况。

  还有一点贝思甜没有说,人的身体状况很大程度都可以从脸上反应出来,罗旭华五脏虽然有所问题,却不是因为吃不好,反而是因为吃的太好了。

  “大哥,我也想和你说一句话。”贝思甜说道。

  “你说。”

  罗旭华现在对她是心悦诚服,一般人谁会去观察这个。

  “大哥少吃油腻的东西,多做运动吧,熬夜属于慢性自杀,大哥的肝脏如今已经出现了亏损,长此以往下去,有些亏损是不可恢复的!”

  “思甜果然是得了贝大夫的真传,谢谢提醒,只不过生意上的事情有时候身不由己。”罗旭华道。

  贝思甜洒然一笑,“等到闭上眼的那一刻,人才能发现,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

  罗旭华微怔,这感慨不应该由贝思甜说出才对。

  不等罗旭华有所反应,贝思甜便笑了,将三包符粉递给他,“大哥,这是我配的药,放在清水中,切记温度不要太高,每天一包,连喝三天即可。”

  罗旭华接过手中的药包,点点头,“好,多谢思甜。”

  车来了,罗旭华和秦氏打了个招呼,便上了车。

  看着车绝尘而去,贝思甜才扶着秦氏向着大埝下边走去,路上将罗旭华给钱的事情同秦氏说了,秦氏不可置信,听见贝思甜没收那两千块钱,忙说她做得对。

  “那可不是个小数目,华子出门在外,没个钱可不行!”秦氏连连说道,心里同时为罗旭华有了出息而高兴。

  贝思甜笑着应了声,她之所以拒绝了,便是将自己当做了这个家的人,自己家,不需要旁人给钱过日子,她会让秦氏和罗安国这对心善的夫妇过上好日子。

  贝思甜放过了秦红梅的眼睛,并不是因为她心善,而是她考虑再三的结果。

  秦氏的眼睛用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如果秦红梅的眼睛瞎了,照顾罗老太太的重任大概会落在秦氏的身上,到时候便又将她推进了另一个火坑。

  秦红梅经过这件事,在家里彻底没了地位,还要伺候罗老太太,就是受罗老太太的气,就够她受的了。

  这几天罗老大家还是没有安生,时常传来秦红梅的哭声和罗老太太的吼声,老太太年纪虽然大,可是底气足,一嗓子出来,就是贝思甜这边都能隐约听见。

  罗爱国自那之后就去镇子上打工了,罗旭强因为孩子太小,家里没有男人不行,才留了下来,不然也跟着走了。

  秦红梅是真的怕被赶出去,这段时间老实了许多,除了哭声,居然再没有听见她骂谁,看来是被罗老太太治的够呛。

  秦红梅那天吃下的是她自己的药,用来害贝思甜的药,只不过那药里,被贝思甜加了点的东西,一种让她神智保持清醒的东西,还有一种是促进药效彻底发挥以及延长药效的东西。

  这便叫自作孽不可活!

  贝思甜一如往常往返于靠山村和青州镇之间,宝娘绣坊那边已经给了张宝丽协议拟本,在征得贝思甜同意后,便会拟定正本协议。

  工资价格比贝思甜想的要高,每个月固定工资是二百二十块钱,如果有绣品,按照绣品大小和质量单独定价,除了这些,还有一些员工福利,过年过节都会发一些东西,饭补之类的也都有。

  工资相比于贝思甜如今的身价来说并不高,因为她签的是短期协议,所以这工资在同行当中给的已经翻了好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