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03章 说出实话
  “做梦的做梦的一定是在做梦”秦红梅起来坐在炕上,澳门赌博网站:两眼发直,忽然想起什么,伸手摸了摸身上,发觉衣衫都是完好的,她顿时大大地松了口气。

  “真的是在做梦吓死人了,这都做的啥梦”秦红梅皱着眉头,脸上发红,都五十好几的人了,居然还做这种梦!

  看了看时间,发觉时间已经不早了,她忙起身下炕,准备去吃早饭了。

  “金凤那死人也不知道叫我,都这么晚了,非得吃完了才叫我是不是!”秦红梅一边骂白金凤,一边穿上鞋。

  到了外屋发现没看见人,掀开锅盖,发现就剩下铁锅边上那层粥嘎嘣了。

  秦红梅气的一摔锅盖,发出咣当一声,她仰着脖子冲着西屋喊道:“金凤!饭呢!你个死人,不知道早点叫我,等你们吃完了才叫我,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西屋顿时传来哇的一声,是孩子被她这一嗓子给吓哭了,紧接着便传来白金凤慌慌张张哄孩子的声音。

  “哭哭哭!连个孩子都哄不好,要你干嘛吃的!这村里的丫头就是不行,要不是没办法,我能让我儿子娶了你!”秦红梅一通大骂,似是要将那梦带来的心悸发泄出来。

  她每次骂到这话,都能将白金凤骂哭了,谁让她是农村出来的!她之前看上一个城里的姑娘,可要的彩礼太多,让她儿子去追,她儿子倒是去追了,可惜人没追到,那就煮成熟饭吧,结果罗旭强这没本事的,还不干!

  要不她就能有个城里的儿媳妇,说出去脸上都有面子。

  不过这一次西屋倒是没传来大人的哭声,秦红梅冷哼一声,这人骂着骂着就皮了,就不知道廉耻了!

  “还愣着干嘛呢,还不给我做饭去!”秦红梅见她还在那哄着孩子,不知道先紧着她,吼了一句。

  “瞎吵吵啥!”罗老太太走了进来,瞪着秦红梅喊道。

  秦红梅现在正在气头上,本身也不怕罗老太太,只不过因为罗爱国,不得不顺着。

  “我说娘,你们这早晨吃饭咋也不知道喊我一声,你们这是啥意思啊?”秦红梅声音降下来了,可是态度依然恶劣。

  罗老太太冷着脸,“你还想吃饭?你个浪货还想着让我孙媳妇给你做饭吃?我告诉你,以后这个家里都没你的饭,既然醒了,赶紧着,卷铺盖滚蛋!”

  秦红梅一听瞪大了眼睛,以往罗老太太虽然说话难听了一些,可是从来没说过让她滚蛋的话。

  “娘,咋地啦?我惹你不高兴啦?”秦红梅稍稍放低了姿态,当初要不是罗老太太,她也进不了门,现在罗爱国还听这死老太婆的,她不得不放软了说话。

  “惹我?你没惹我,我也不敢惹你,你这么不要脸,谁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来,去去去,赶紧收拾东西,爱去哪去哪,现在不是都说结婚要领证吗,你和爱国也没领过证,出了这个门,你愿意嫁人就嫁人,我们都管不着了!”罗老太太上前推攘她一把。

  秦红梅心里火大,挣开她拉着自己的胳膊,退开两步,“老太太,我敬你一声娘,你这么大岁数说这话就太过分了啊,我哪做的不好,你告诉我我都可以改,你这就要直接赶我走,还说出这种话来,你就不怕爱国跟你翻脸?人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这倒好,你这说的都是啥话,啥领证不领证的,我和爱国是合法的夫妻,有没有证都是合法的!”

  秦红梅越说越怒不可赦,这老不死的说话太气人,没领证,出了这个门爱家给谁家给谁?

  听听这叫啥话,这是婆婆对儿媳妇该说的话吗!

  “你还有脸提起爱国?他都没脸在村里待着了!”罗老太太气的,指着秦红梅的鼻子骂道:“你个浪货,你都多大的岁数了,还去干那不要脸的事儿,让那么多乡亲邻里都看见你那浪样,这以后让我老罗家可怎么在村里做人啊!”罗老天太又哭嚎起来。

  秦红梅一听这话,忽然一阵恍惚,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昨天那一切,根本就不是梦!

  她就说,昨天那梦太真实了,甜根媳妇和田大脚的骂声,还有那一脸羞愤的样子她都记得,当时迷迷糊糊地半睁眼半闭眼,看着不清醒,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当时她很清醒,可是就是有一种强烈的**要这么做,不做就受不了!

  她甚至听见了回来的路上周围那些人的指指点点和冷嘲热讽,还听见有人嬉笑着说是不是罗爱国不行。

  最最让她惊恐的是,她趴在罗爱国的背上时,感觉到了他身体在颤抖,她觉得,那应该是气的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秦红梅一个劲地说道,随即抓住罗老太太的胳膊,“爱国呢,爱国在哪?”

  罗老太太被她抓疼,没那么大力气甩开她,就用指甲去抠,可是抠出血秦红梅都没撒手。

  “还不放开我,他就在院子里!”罗老太太疼的呲牙咧嘴。

  秦红梅这才放开罗老太太,看着外屋和院子之间那半截门帘,她却不敢去掀起来。

  一声叹气声从院子里传了过来,成了压倒秦红梅的一根稻草,她踉跄着跑出去,看见罗爱国正在院子里抽着烟。

  那眉头皱的,能夹死一只蚊子,脸上神色惨淡,听见响声,看也没看她一眼。

  罗旭强就蹲在西屋墙根底下,听见她出来,仍旧是低着头,看也不看一样。

  秦红梅慌了,“爱国,我不是我不是你要相信我啊!”

  这一刻,她甚至都不知道如何解释,如果是偷汉子,她还能说自己是冤枉的,被人陷害的,可这都是她一个人在那大山里头

  “你还能说啥,全村人都看见你那浪样了!”罗老太太恨她把自己胳膊掐红,愤声说道。

  “不是的,不可能的,我明明是给小甜儿那死丫头下的药,应该是他和华子在那的,怎么会变成这样,这不可能,这根本不可能!”

  秦红梅失神地念叨,终于让那父子俩的目光看过来,却是充满了震惊和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