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00章 上钩
  贝思甜没到四点就去放羊,除非下大雨,秦红梅知道这个规律,所以老早就等在了她的必经之路上。

  幸运的是,这一次没看见罗安平那小子,她还怕被那小子知道她单独找贝思甜,到时候引起罗安国两口子的警惕。

  “小甜儿,放羊去啊。”秦红梅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大伯母。”贝思甜停下打招呼。

  秦红梅见她难得对自己有了好脸色,心道真是个小浪蹄子,想男人想疯了吧!

  “上午华子去你家,意思你都知道了吧,跟大伯母说说,你是啥想法?”秦红梅低声笑着说道。

  贝思甜眼神微闪,道:“这件事得我爸我娘做主,我都听他们的。”

  秦红梅一听就知道她是真的意动了,想想也是,这女人和男人都一样,到了一定岁数就得想男女之事。

  “你娘那想法都是农村的想法,你自己心里得明白,过了年你就二十了,你看看咱村,别说咱村,哪个村二十的女人那娃娃不满街跑了?”

  农村一般婚嫁都比较早,十六七岁嫁人的比比皆是,即便早早就改革开放了,可农村仍旧沿袭以前的习俗,而且大多数的夫妻一辈子都不会领证,只要办了酒席,就算是结了婚!

  看着贝思甜低着头不说话,秦红梅又说道:“你再看看我家凤儿,比你好小好几岁呢,这孩子都有俩了!小甜儿,咱以前虽然吵吵闹闹的,但该是正经事,肯定还得为你好,这件事,你爹你妈太自私,澳门赌博网站:这个家全指着你干活儿养家呢,离了你不行,这才不肯放你走的,再者说,他们就那一个儿子,等到长大娶媳妇,十年可打不住,等十年以后你多大了?所以说,那些放你走的话,全都是骗你的,就是为了让你好好得给家里干活!”

  贝思甜抿嘴不语。

  “其实啊,你爹你妈咱也都能理解,毕竟身体的问题,确实离不开你,可大伯母真是不忍心看你守一辈子的寡,这不正好华子也看上你了,你俩这一结合,到时候一块伺候你爹你娘,不是两全其美吗!”

  秦红梅继续拿出那一套说辞。

  贝思甜低着脑袋,半晌才开口,“大伯母,那你说我该咋办?”

  秦红梅一听就乐了,“当然是生米煮成熟饭了!”

  贝思甜脸色一红,忙摆手,“那不行!那不行!”说着,她就赶着羊跑了。

  秦红梅也不追,笑吟吟地在后边看着,轻声说道:“有啥不行的,心里巴不得乐意呢,既然你抹不开这面,大伯母就帮你一次好了!坏了,光顾着说了,还没问她一个月多少工资呢!”

  坐在北坡上,贝思甜拿着小棍在土里随便画着什么,心里却在想着什么。

  秦红梅到底敢不敢动手呢,要不要再给她加把料?

  而秦红梅在回去的路上想了又想,忽然想到一件事,如果他俩的事情被全村人都知道了,到时候顶多就是丢人,那样她就不会被人戳脊梁骨了!

  虽然她不那么在乎,可是天天听人说也烦,这样一来,她就成了不得不让他俩在一块了,到时候老二家也说不出个啥。

  不过这件事要是弄不好,就怕老二家不要贝思甜了,毕竟不是亲闺女,到时候两人一块住在她家,那不就麻烦了……

  这件事还得再想想。

  秦红梅反复琢磨这件事,想的出神,差点就错过自己家门口。

  晚上的时候,贝思甜让秦氏喝下符水,仔细看她的眼睛,相比于之前,她眼睛上那层白雾已经淡的快看不见了。

  现在喝的符水是主要的符水,以黑枸杞辅助,所以符水的颜色是蓝中带紫的,这符水大概再喝一段时间,就能初步看到效果了。

  反正到时候秦氏也会自己发现变化,贝思甜便也没有多嘴说那一句。

  “小甜儿,怎么样了?”秦氏问道。

  贝思甜知道她问的是秦红梅的事情,道:“别担心,她要是来,你该怎么样就怎么样,愿意骂就骂,以前如何,现在就如何。”

  秦氏点点头,罗安国也沉默着,他们是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应对这件事,因为有罗老太太的参与,还不能硬着来,唯一的办法就是一口咬死不答应。

  罗安平坐在炕桌边上,趁着秦氏干活儿借着灯多练练字,现在几乎不用罗安国督促,他自己就知道学了。

  家里发生了这么多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都靠贝思甜一个人,罗安平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希望自己能快快长大。

  可贝思甜告诉他,光是长大还不行,还要有知识,所以他才这么卖力学习的。

  等他长大了,有了文化,就可以保护爹妈,就可以保护姐了!

  这两天秦红梅十分消停,罗旭华又按照秦红梅的意思过来两趟,就权当串门了。

  罗旭华没把秦红梅的意图告诉罗安国两口子,怕他们气坏了,只告诉了贝思甜。

  原本以为贝思甜会气的脸红羞于讨论这个问题,没想到她面不改色地和他说话,说着自己的想法。

  罗旭华这段时间看到的贝思甜,和从村里人口中听到的贝思甜可完全不同,这样的改变似乎是从几个月之前说起。

  人逢变故的话他信,因为他自己就是这般,要不是那一次秦红梅设计害他,他怕是还缩在这个山中的小村里,不敢迈出那一步!

  贝思甜的改变无疑是让人高兴的,秦氏说她原本就很有才能,都是被杜扒皮给坑了,掩盖了原本的才能。

  所以,在罗旭华心里,后妈这种东西,着实害人不浅!

  贝思甜冷静地说着她的想法和猜测,几乎和秦红梅所说所想一样,罗旭华不禁佩服,暗暗想,贝思甜也就是没上过学,若是上过学,别说靠山村,小地方都容不下她!

  这样的女人,没点本事的男人,还真拿不下!

  想起罗旭东,如果他还活着,以那小子的鬼点子和脑袋瓜,和贝思甜在一起,不知道是怎么样一番光景!

  可惜,这个如果不存在,罗旭华惋惜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