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5章 相见如故(三更)
  “贝姑娘一手绣活儿真是出神入化,我前两天去了趟上海,看到那副‘凤舞龙盘’,如若不靠近,定然以为是画上去的,惟妙惟肖,龙有龙威,凤有凤仪,偏偏两面轮廓一致,实在很难相信这是出自一个人之手!”周济人笑着说道。

  “周先生去上海看那副绣品了?”贝思甜抬起头来,看向周济人。

  周济人一顿,随即笑道:“正巧路过,便过去参观一下,单是听人说,可没有看到那般震撼!”

  贝思甜点点头,那绣品的新鲜劲还没过去,新闻报纸一出来,听说不少人都慕名去参观。

  后来张宝丽找她几次,说有记者想要采访她,她都让张宝丽给回绝了,澳门赌博网站:这种事,没什么可炫耀的,她也不想顶着一张谁都认识的脸招摇撞市。

  所以周济人路过那去看一眼,也就没什么稀奇的了。

  周济人喝了口水,问道:“贝姑娘这精湛的手艺是和家里人学的,还是专门拜师学的?”

  “小时候家里人专门找人教过,督促的又严,便学成了。”贝思甜笑道。

  “贝姑娘真是多才多艺!”周济人笑着说了一句,端着桌上的茶喝起来,眼皮微垂,遮住了眼底的精光。

  贝思甜询问起周济人关于上海北京的人文地理,周济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所说的内容俱都让她睁大了眼睛,恨不得想立刻就去这些大城市看一看,看看现代化的轮船,看看高楼大厦和满城市飞奔的汽车,还有可以在天上飞的飞机。

  走一个地方,涨一点见识,开一分眼界,因此,贝思甜才喜欢走南闯北,她喜欢见识各地的人文地理,了解其风俗习惯。

  这个愿望,待她将罗家安排妥当,衣食不愁,便准备实行。

  周济人说的可比报纸上生动,再加上他自己对一些人和物的看法,两个人相谈甚欢,竟是有些一见如故的感觉,虽然已经见过多次,可是像这般聊天,却还是第一次!

  愉快的时光过得很快,贝思甜为周济人的博学见识而折服,如果没有先前的那些疑惑,周济人如若没有这么神秘,相信两个人定能成为好友。

  而周济人,也从这番交谈当中发现,贝思甜的见识绝对不是一个村里姑娘会有的,而隐约显露出的阅历,竟也是丝毫不比他差!

  周济人暗自惊异的同时,不由陷入深深地思索。

  “对了,贝姑娘上一次说过弟弟受伤,现如今恢复的如何了?”周济人笑道。

  贝思甜笑道:“劳烦周先生惦念,恢复的很好,多亏了周先生的消炎药。”

  “这就好,不过话说回来,姑娘和弟弟的年纪怎么会相差这么大?”周济人露出好奇的神色。

  “家里注重传承。”

  贝思甜这话说的很巧妙,不明所以的人听来,带着一股浓浓的重男轻女的意味,这在这个年代,在农村,都是很普遍的,一点不稀奇。

  可是如果知道罗二家情况的人便会知道这话内里的含义。

  所以这句话完全属实,可是外人听起来,尤其是故意打探情况的人听起来,答案似是有了,却又根本什么都没打听到。

  周济人便是如此,他心里苦笑连连,这姑娘的眼神清澈如泉,纯洁无垢,可偏偏有时候说话滴水不漏,你不但找不到一点漏洞,反而会因为她一句话,猜出很多个答案,甚至被误导。

  这姑娘若是想说的时候,很坦然,若是不想说的时候,任凭你如何探寻,都不可能从她嘴里抠出一个字!

  贝思甜看看时间,想必刘春雨已经快要到了,这才同周济人告辞,向着相约的地方走去。

  看着贝思甜离开的背影,周济人面上露出疑惑的神色,目光深远,带着浓浓的深思,可一眨眼,那满眼疑惑却又尽数消散,重新恢复成马建国眼里的华北地区负责人,冷漠又不失精明。

  贝思甜来到十字路口的成衣铺前,刘春雨正低着头站在那里等着。

  “春雨。”贝思甜叫了一声。

  刘春雨听见声音,忙抬头看过去,微微带些惊慌的脸上露出笑脸,她一个人在这里,着实有些害怕。

  刘春雨自小没出过院门,就是赶集都是跟着家里人,家里就她一个姑娘,看的出来很是宠爱,而且名字都是跟儿子排在一起的。

  “等多久了?”贝思甜问道。

  “刚到,好不容易把我哥给甩了。”刘春雨笑嘻嘻地说道。

  姑娘们一般都喜欢逛什么,自然是小饰品店,她们眼下的位置是在西区,周围一些小店铺林立,走走逛逛,刘春雨高兴极了。

  贝思甜也是好久没有这么逛过街了,她还买了两串糖葫芦,一边走一边吃。

  刘春雨有些赧然,她没有钱,村里也没有零花钱这么一说,白白受了她一串糖葫芦,这让她有些不安心。

  “一串糖葫芦而已,等你以后挣钱了,再请我。”贝思甜道。

  她大概没想到,就是因为她这句‘等你以后挣钱了’的话,刘春雨没有像一般的农村姑娘那样早早嫁人,这辈子就是为生儿育女活着。

  “春雨!”

  就在两个人玩的很高兴的时候,一声爆喝传来,刘春雨浑身打了个冷战,回头一看,不是自家大哥刘春树是谁!

  刘春树看到贝思甜的时候,感到莫名生气,这个缠人的小寡妇,村里没人爱搭理她,她就缠上了他妹子,欺负他妹子单纯好骗,怪不得克人呢!

  刘春树一把拽过战战兢兢的刘春雨,狠狠瞪着贝思甜,“我妹子自小见的人少,不懂人心险恶,你以后不许再来找我妹子,再把我妹子带坏了!”

  说完,不等贝思甜说话,拽着不情愿的刘春雨便走了。

  贝思甜看着刘春树一边拽着刘春雨走一边还教育她少和自己来往,面色稍冷,这刘春树本事没多少,说起话来却是十分难听!

  不过是人的恶言恶语,贝思甜就当是狗汪汪,过段时间心里才平复下去,又觉得自己生这气没意义。

  贝思甜回到家的时候,却看到秦氏和罗安国满腔怒火,她不由有些发怔,还从未见过这两口子发这么大的火,是发生什么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