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4章 发自内心的笑(二更)
  贝思甜无所谓,杨五郎却是又气又恼,澳门赌博网站:乡里乡亲的,说话各个都那么刻薄,人家贝思甜现在还不是大夫呢,就算是,又不是什么要命的病,人家不愿意卖,你们就骂街?!

  为了这事儿,杨五郎还专程跑了一趟罗二家向贝思甜道歉。

  贝思甜让他不要太在意,别人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吧。

  杨五郎见她是真的不在意,赞叹她会治病的同时,又佩服她的心胸宽阔,他活了这么大,还没见过哪个女的像贝思甜似的既有本事又豁达!

  这一次虽然流感多发,可到底不是什么要命的病,就算不去治,日子长了自己也能好,就是让人难受一阵子,所以那药卖空了之后,杨五郎也没打算再去同贝思甜买。

  这一日放羊的时候,刘春雨兴奋地跑到贝思甜跟前来,说她可以去镇上了,问她要不要一起去?

  贝思甜闻言便问:“谁带你去?”

  “我哥带我去,他要去看看镇上有什么机会没有。”刘春雨一说,就讪笑起来。

  她哥刘春树和她嫂子马桂兰向来不允许她和贝思甜来往,后来因为她娘的缘故,对她和贝思甜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不过要是看见了贝思甜,估计也会闹不痛快。

  人人都知道木匠刘家的大儿子不屑于木匠手艺,一心一意的想要外出打工或是下海经商,可偏偏又没那个天赋,几次出门不但挣不回来钱,还得倒贴一些进去。

  因为赔的不多,一直也没多大的影响。

  这一次去镇子上,是因为木匠刘不肯再给他钱让他瞎折腾,去不了市里,只能去镇子上寻摸寻摸。

  就看这个态度,贝思甜就知道他成不了事。

  “要不,还是别一起走了……那个,咱们到镇子上约个地方,然后一起逛逛?”刘春雨小心地说着。

  她很想和贝思甜一起逛逛的,两个小姑娘在一起才有的说,她那个大哥整天想些不切实际的,刘春雨听不懂,也不想听。

  贝思甜点点头,答应下来,虽然没把刘春树当成一回事,可也不想听一些闲言碎语,也不想让刘春雨太为难,不见面自然是最好的。

  第二天,贝思甜依然起的早早的,将写好的字放入挎包当中,徒步向着镇子上走去。

  因为不断的进补,再加上有意识地锻炼,贝思甜如今的身子骨非常不错,身体虽然还不能说十分健康,可也不会遇见一些感冒就轻易被传染。

  一个好的身体底子,是润养精气神的摇篮,也是基础。

  如今贝思甜连续走个来回,呼吸也能很平稳。

  来到镇子上,贝思甜先去吃了早点,随后便去了宝娘绣坊,因为她在青州镇的缘故,所以张宝丽依然就任这里的店主。

  现如今怕是整个宝娘绣坊都在羡慕青州镇的分店店主,再没有人敢小看这小地方的小分店。

  张宝丽也不再因为地方小,就心心念念地想要回市里,这地方现在多少人想要担任都没机会。

  为什么这么抢手,自然是因为贝思甜了。

  贝思甜现在不提供绣品了,哪怕是一块手帕,现在的价格都不同往日,毕竟她在业内已经有了很大的名气。

  就连之前卖出去的绣品,如今也涨价了,宝娘绣坊要贝思甜在绣品上设计有个独属于她的标志,如此一来,只要看到她的标志,就知道是出自她手的绣品。

  和上辈子的习惯一样,她以簪花小楷的字体将姓氏绣在右下角。

  一个灵动秀气的贝字便成了贝思甜的标志。

  双面绣的绣法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主要还是看学的人是否用心动脑子。

  因为北京总店派来学习的人还没到,所以贝思甜还不用急于传授绣法。

  和张宝丽聊了会天,便去了文房社。

  冯运章今日不在店内,说是去参加一个讨论会,估计这个星期都回不来。

  冯运章应该是交代过那伙计,早早便将钱预备好,贝思甜的货儿一交,那伙计就将钱拿了出来。

  因为冯运章不在,贝思甜也没有多做逗留,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周济人正好走过来。

  “冯老板不在。”贝思甜提醒了一句,和他打了声招呼,就准备去和刘春雨约定的地方。

  “贝姑娘,既然来了,不如去我那里坐一坐?”周济人邀请道。

  贝思甜看看时间还早,便道了声好,她还是很喜欢和周济人这类的人聊天的,尤其是周济人,懂得东西十分多,五湖四海,人文地理知道的很多,和他聊天,了解这个世界就更多一些。

  看着二人走远,文房社门口的伙计挠了挠头,“昨天老板不就告诉周老板他今天不在吗,怎么今天还是来了?”

  不但来了,还装出一副不知道老板出去的样子是要闹哪样?

  来到济世药房,马小玲今天休假了,替班的是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见面便迎了上来。

  “周经理,您回来了,口渴的话我给您倒杯水。”女孩子长得白嫩纤柔,是那种农村人口里的城里姑娘。

  “不必。”周济人点头从她身边错过,带着贝思甜向后院走去。

  贝思甜见状不禁抿嘴而笑,打趣道:“周先生说不定今年要走桃花运了。”

  周济人瞥了她一眼,“有些人看上的不是人,而是那些身外之物。”

  贝思甜噗嗤一声笑出来,周济人随即也察觉到这话有些歧义,跟着笑起来。

  马建国和周济人前后脚进的后院,腿刚迈进来便听见周济人的笑声,脸色顿时古怪起来,快走两步,周济人那张笑脸映入他的眼底,让他目瞪口呆。

  周济人眼睛里带着笑意,嘴角也含着笑,这说明他是真的想笑。

  在此之前,马建国只见过周济人一种笑,便是那种逢人便笑的笑,过场般的笑,似是带着一张面具,因为从他的眼睛里,丝毫看不到他想笑的意思。

  是什么事让周先生笑的?

  马建国感到好奇,可是还不等凑近,两个人已经进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