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2章 道谢(五更)
  将小瓷罐里的药悉数给三人喂下之后,澳门赌博网站:马氏已经累的不行,她看着手上的水渍心中更加疑惑。

  又不是没见过药汤子,这药咋跟水似的,会不会是贝思甜拿错了,拿成水了,所以才那么快!

  马氏坐在炕沿儿上,靠着墙想着想着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这一睡,就睡到日上三竿,太阳都照进了窗户,她才迷迷瞪瞪地醒过来。

  揉了揉眼睛,看着床上三个人还是原先的模样,额头顶着毛巾,身上盖着厚被子,顿时泄了气。

  她就不该信那小寡妇!

  心里正想着是不是找人将三个人拉到镇上的卫生所,挨宰就挨宰,总不能不治病了吧!

  正想着,小儿子杨川一抬腿就把被子给踹了,身子一歪,额头上的毛巾掉在枕巾上。

  大概是因为太阳晒进来的缘故,闺女也一翻身,一条腿骑在被子上睡觉。

  马氏忙上去将被子重新盖在小儿子的身上,将闺女的腿塞进被窝里。

  “咦?”马氏抹着闺女的腿,发觉身上不那么滚烫了,忙去摸摸小儿子的身上,温度也恢复了正常。

  额头刚拿下毛巾是摸不出正常温度的,这身上却是退烧了!

  马氏有些不能相信,转到一边探进杨五郎的被子里摸了摸,也不像昨晚那样都烙手!

  “真的退烧了?做梦的吧!”马氏惊咦地说道。

  昨晚上烧的那么厉害,后半夜才喂的药,早晨起来就退烧了?

  马氏看着三人的脸蛋子,也不那么红彤彤的,恢复成正常颜色,不由喊道:“还不赶紧起来!”

  这一嗓子,杨红杨川都睁开了眼睛。

  马氏见他们精神都很好,穿上衣服就在院子里闹腾起来,仍旧有些不敢相信,昨天还病得说胡话的俩孩子,这就彻底没事了?

  她当家的怎么说来着,病来就像大山塌了,病去就像什么什么丝,反正就是病要好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那小媳妇真会治病啊!”马氏惊异不已。

  两个孩子都醒了,杨五郎还是没醒,马氏看了看,发觉他睡得正香,叫了两声都有回应,知道是这段时间缺觉闹得,便任由他睡了。

  这件事马氏谁也没告诉,她也是有私心的人,贝思甜的药这么管用,别人要是知道了都去她那看病,不来这了怎么办,那他们一家子喝西北风去?

  杨五郎到了晚上才醒过来,丝毫没有生病以后的浑身乏力,反倒是神采奕奕,他仔细询问了马氏经过。

  “贝思甜说我早晨就能好?”杨五郎问道。

  “对,她就是这么说的,我当时还觉得不可能来着,没想到早晨起来,你们仨都退烧了!”

  “她给你的药,是不是没颜色?”杨五郎又问。

  “你咋知道?我看着跟清水似的,要不是实在没办法了,我都不敢给你们喝,我还以为她拿错了呢。”马氏回道。

  杨五郎一般都比较忙,没工夫和她像现在这么聊天,所以一聊起来,马氏也是很高兴。

  “那药还有吗?”

  “早没了,就那么一小罐子,咱家三个人,我还怕不够喝呢。”

  “这件事还谁知道?”

  马氏一听见杨五郎这么问自己,顿时自得地说道:“除了我没人知道,你放心吧,这件事我谁也不告诉,当家的,你也是怕她抢了咱生意是不是?”

  杨五郎瞪了她一眼,“眼皮子浅,流感都半个多月了,她要是想抢早就抢了!”

  马氏一听也是,这药这么管用,她只要给人吃一次,肯定马上就有第二个人找过去。

  “有这么好的药,她为啥都不吭声呢?”马氏心里纳闷,要是她家有这么好的药,肯定来一个治一个,也不用像现在似的受到限制,挣的钱也受限。

  对此杨五郎也有些奇怪,不知道贝思甜是怎么想的。

  “当家的,你说我们要是将她的药买过来呢?”马氏忽然想到,买过来不就是自己家的了?

  杨五郎摇摇头,“别瞎打主意,这药,搞不好只有她能配出来了。”

  他想到了罗家小儿子受伤那会,那药虽然也是无色透明的,可跟自己喝的定然不是一种。

  马氏也就是说说,杨五郎不同意,她自然也不会去多事。

  “当家的,你和孩子都好了,咱得买点啥去看看人家去,大半夜的被我给惊醒了,不能啥也不表示。”马氏道。

  杨五郎点点头应道:“这才像回事,明天上午咱俩去供销社买点东西,然后去看看去。”

  他知道马氏没坏心眼,有些话也就是嘴上说说,真要让她去干点什么,她自己心里都过不去。

  第二天杨五郎和马氏就带着两个孩子去供销社买了东西,供销社的人看家他好了还感到一阵子惊奇,村里人都知道杨五郎给人治病的时候累晕了,没想到还这么快就恢复了。

  这时候有不少人在外头,看见杨五郎一家四口人去了罗二家,都感到十分惊奇,尤其是他们手里还拎着东西,一看就是去瞧人家的。

  杨五郎一家子进来的时候,贝思甜和罗安平正在炕桌上练字,被贝思甜带的,罗安平现在练字时的坐姿也很规矩,不趴在桌子上了,也不写会玩会,后背挺得很直,能够聚精会神地跟着一起写字。

  看到杨五郎来,贝思甜一点不感到惊奇,想必他此刻正在好奇呢。

  秦氏给两个人端了水,又给两个孩子几块水果糖。

  杨五郎见此心里微感诧异,那酸三色应该是在供销社买的,五毛钱一包,有好几十块。

  别人家买不稀奇,可是罗二家就不同了,他家穷的叮当响,还有多余的钱买糖?

  这糖看样子还不是特意买的,杨五郎心中既是疑惑又是好奇。

  客套了几句,杨五郎像贝思甜郑重道谢,马氏也对那天晚上的事情感到抱歉,大半夜的硬是将人拉起来,换成谁心里也不舒坦。

  “杨叔不用客气,我弟那时候要是没你,怕是也等不到我回来,多亏了杨叔给缝的那几针!”贝思甜也是分成恳切地道谢。

  当时因为罗安平伤的厉害,而且时日较长,他们也没顾上去道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