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1章 求上门(四更)
  村里多的管贝思甜叫小寡妇,澳门赌博网站:有一部分人叫小甜儿,从来没喊过大名,所以马氏一时半会才想不起来。

  不过想起来之后,她就更糊涂了,去找她干什么?

  “娘、蝴蝶……好多蝴蝶!”

  马氏正出声的时候,小儿子杨川睁开眼睛,看着报纸糊的房顶说看见了蝴蝶。

  马氏立刻就急眼了,这咋都烧的说上胡话了!

  这边杨川一出声,身边十五岁的女儿嘴里也开始嘀咕,声音小语速又快,说的啥马氏一个字都听不懂。

  她又是着急又是怕,这么烧下去,还不得把人烧傻了!友情提示:发烧是不会把人烧傻的哦

  马氏急得掉眼泪,死命推了推杨五郎,却是怎么也推不行,噼里啪啦地掉了一顿眼泪,这才想起杨五郎刚才说的话。

  去找贝思甜?

  这三更半夜的,去找人家也不合适,找了管不管用呢?

  小儿子杨川稍稍安静了一会,忽然就开始唱了起来,叽叽呱呱也不知道唱些啥。

  马氏这下再不犹豫,穿上外套拿着手电筒就出去了。

  她男人从来不胡说八道,先去把人找了再说!

  罗二家的院子里,壮壮窝在台阶上,忽然抬起头来,黑夜里一双眼睛闪着幽光盯着大门口。

  不一会,便传来急促地敲门声,壮壮忙站起圆滚滚的小身子,冲着大门吠起来!

  秦氏虽然睡眠好了,不过睡眠相比别人还是浅一些,寂静的大半夜忽然有人敲门,她一下就醒了,忙推了推罗安国。

  虽然罗安国摊在床上,可是到底是老爷们,他醒了,也能给自己壮胆。

  罗二家在村里不受欢迎,只有几家和他们来往,都不是会大半夜敲门的人,而且他家老的老小的小,基本上帮不上别家的忙,也不会有人半夜来敲门。

  所以秦氏心里扑通扑通地乱跳,搞不清这到底怎么回事。

  “娘,我出去看看。”

  外屋传来贝思甜的声音,秦氏心里的不安一下子就消失了。

  罗安国抬起脑袋来看着外头,对秦氏说道:“老婆子,你跟着出去看看。”

  秦氏这时候也反应过来,贝思甜一个姑娘家,要是有什么事,更麻烦,她忙穿了鞋往外走,因为走得急,被绊了一下,还好拉住门框才不至于摔倒。

  “小甜儿你等着我。”秦氏忙喊了一句。

  狗吠声,敲门声,罗二家顿时有些乱。

  贝思甜闻言怕秦氏摔着,停下来等她,然后和秦氏一块走到大门口。

  半夜的时候,基本上都是通电的,因为这时候用电的人少,所以她出了外屋,就把院灯打开了。

  昏黄的灯光照亮漆黑的院子。

  “先从门缝里看看是谁!”秦氏见贝思甜走过去,忙说道。

  她的声音刚落,门外便传来声音,“秦嫂子,是我,杨五郎媳妇!”

  一听是马氏的声音,秦氏便一愣,贝思甜也将扣在手里的药粉收起,打开大门。

  “五郎媳妇,这大半夜的你咋来了?”秦氏一瞬间转了好些个念头,却都猜不到她的来意。

  平日里他们家和杨五郎家几乎没有多少交集,也就是最近这两场灾,互相才有了点接触。

  马氏一进来就看见贝思甜,上前便握住贝思甜的手,“小甜儿,这次嫂子得求你帮个忙了,你快去看看我家孩子和男人吧,他们烧的直说胡话啊!”

  秦氏一怔,她男人和孩子发烧的事情她都听说了,白天不少人都说这件事,因为好几家都不得不拉着人去镇上的卫生所。

  不过马氏是怎么想到贝思甜的?

  贝思甜能看病的事儿,知道最详细的就是他们这一家子,跟外人说外人都不信,也没人来找她看病的,都说是骗人的。

  对此一开始秦氏还很生气,可是见贝思甜完全不在意,被劝了几句之后,也就不生气了,没人来找,不是更清净!

  马氏冰凉的双手握住贝思甜,贝思甜轻轻抽回手,道:“嫂子别急,进屋来说话。”

  三个人一块进了屋,因为罗安国还躺在被窝里,所以一块去了西屋。

  屋里很温暖,马氏坐在炕上,将事情说了出来。

  秦氏一听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波流感闹得,又赶上换季,本来就爱生病,抵抗力不行的,可不就一病不起吗!

  “小甜儿,我男人说让我找你,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家里四口子人,三个都病了,我闺女儿子现在满嘴胡话,我这真是吓死了,要是给烧傻了可怎么办!他们可是我的命根子啊!小甜儿,无论如何你都得帮帮我!”马氏抹着眼泪说道。

  农村都是男人当家,杨五郎这一病,家里就没了主心骨。

  秦氏在一旁听着,心里十分自豪,终于也有人求着他家的时候了!

  “嫂子等一等。”贝思甜出了西屋,有半截门帘遮挡,她将现成的玄符化在水里。

  这玄符是前两天剩下的,在流感一开始的时候,她就先给一家老小喝下符水,所以整个靠山村家家户户都有感冒发烧的,只有她家没有。

  将符水装在一个小瓷罐里进屋给了马氏,“回去之后将这药给大人孩子喝下,明早就能见效。”

  发烧感冒不是大毛病,她的符水几乎药到病除,之所以说早晨见效,是不想太引人注目。

  马氏双手捧着小瓷罐发怔,抬头看着贝思甜道:“都不用看看病人吗?”

  “发烧而已,看与不看都无妨。”贝思甜笑道。

  马氏直到出了罗二家的门都还游移不定,哪有大夫不用看病人就直接开药的,而且这药开的也未免太快了吧,出去有两分钟?

  这个且不说,明早就见效?

  打吊瓶也没这么快就好的,这小媳妇怎么感觉这么不靠谱呢!

  马氏进了家门,站在炕前头还犹豫不定,这药真能喝吗?

  杨川已经沉沉睡去,闺女杨红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马氏咬了咬嘴唇,总归现在没办法,那小媳妇总不敢随便乱开药,先喝下去试试吧。

  她用勺子将小瓷罐里的药喂给三个人,之所以敢给他们喝,最主要的不是相信贝思甜,而是相信她男人,是她男人让她去找贝思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