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90章 去找贝思甜(三更)
  这个季节下雨下的比较多,澳门赌博网站:每到这个季节,便开始一段流行感冒,老人和小孩子被传染的可能性最大。

  杨五郎这段时间非常忙,小感冒之类的拿个药饼儿就能解决,但要是发烧了,村里人一般都会打点滴,他这地方不大,总共五把椅子,现在全都坐满了。

  可是外边还有好几个抱着孩子搀着老人等着的,杨五郎忙得像陀螺一样,马氏前两天还能帮个忙,但是这两天家里的两个孩子也都发烧了,只剩下杨五郎一个人。

  杨五郎一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是十多岁的年纪,俗话说半大小子吃穷老子,也好在这个职业是个挣钱的职业,在靠山村还算是富裕的。

  “老杨,你倒是赶紧给川儿弄个吊瓶啊!”马氏着急忙慌地跑进来。

  杨五郎满头大汗的,头也不回地说道:“我这就去!”

  杨川是他的小儿子,如今十三岁,在大女儿感冒之后不久就被染上了,跟着一起发起了烧。

  “赶紧着赶紧着!”马氏催促道。

  对于她来说,这一屋子人都没她儿子重要,什么事肯定都要想紧着自己家人。

  杨五郎被死命催也不恼,只不过脸上有些红彤彤的,他知道,自己怕是不能幸免了!

  这波流感来的厉害,原本就是换季,容易发烧感冒,还赶上流感,一些去了镇子上回来的人着上了,就传给了周围的人。

  马氏的催命语还在耳边晃荡,只不过显得有些空旷,杨五郎直起身子擦了把额头上的汗,脑袋嗡嗡的,昏昏沉沉,手里的针已经三次扎歪了。

  “五郎,你悠着点,瞧瞧把我娘手给扎的!”一旁的儿媳妇为了显得孝顺,虎着脸对杨五郎说道。

  杨五郎站在原地,看着那干扁的只剩下一层皮的手,上边的血管清晰可见,可是却怎么都扎不进去。

  “我说天成家的,我男人放着自己儿子都没打吊瓶,先给你婆婆打,还想怎么着,你瞧瞧这半个月把我丈夫给累的!实在不行我们今天就关门,我们两个孩子还发着烧呢!”马氏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你想显摆孝顺,也不看看在哪,给你看着病,你还穷叨叨。

  天成媳妇闻言撇了撇嘴,她不过就是嘴上说两句,也不敢真得罪杨五郎家,毕竟村里头就这么一个大夫。

  外边的人一听要关门,都急了,要不是发烧发的厉害,谁没事跑这来打吊瓶?

  “天成家的,我们还等着呢,你要打就打,不打赶紧着出去啊!”

  外边开始有人说话了,一个人说话,就有不少人说话,原本就因为排队等着着急上火,情绪不好,现在有个发泄口,自然都发泄出来。

  天成的老娘见状瞪了天成媳妇一眼,假惺惺地干什么,没事给自己找事!

  天成媳妇拍马屁没拍好,拍在了马腿上,还惹来一身骚,心里这个气啊!

  一群人正说着话,就听见扑通一声,紧接着想起马氏的一声尖叫。

  “川儿他爸!”马氏惊呼一声跑了过去。

  杨五郎此刻躺在地上,整张脸都是白的,就脸蛋子是红的,眼睛紧闭,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这是给累病了!

  “哎呦我的老天爷,大家快帮帮忙,把我男人抬后边去!”马氏急得跟着白了脸。

  后边几个陪同的大老爷们忙进屋,七手八脚的将人抬进了后院。

  椅子上坐着打吊瓶的人傻眼了,杨五郎也病倒了,那他们手上的针头怎么办?

  外边的人更傻眼了,好歹你们还打了吊瓶,他们这些还等着打吊瓶的人可怎么办?

  这边没人理会了,那些还在排队的人愁眉苦脸地回去了,热闹的小诊所不一会就只剩下屋里还打着吊瓶的人大眼对小眼。

  “我这液快没了,可咋办?”一个老头仰着脑袋看着被网兜绳兜住的玻璃瓶子,那里边的药已经见底了。

  “杨五郎病倒了,他媳妇现在也顾不上别的,不行您老就自己拔吧!”一个媳妇说道。

  她就准备自己拔了,也不是没见过马氏拔针,拔出来按住了不就行了。

  那老头一听也是,总不能让血倒流回去吧,心里想着,他让一边的人帮忙按住针头,他另一只手就给拔了下去。

  杨五郎病倒了,但是村里的感冒发烧却没有因为这个就消停下来,反而有越演越烈的趋势,现在家家户户都有发烧感冒的,有的一些严重的在床上躺了好几天,捂了好几被子的汗都不见好,最后给拉到镇上卫生所,虽然被治好了,但被狠狠地宰了一把。

  从镇上回来的,一般脸色都不大好看。

  杨五郎家现在也都是愁眉苦脸的,杨五郎躺在炕上,额头敷着冷毛巾,身边躺着两个孩子,也都敷着毛巾,马氏在一边唉声叹气的。

  她只会拔针,不会打针,杨五郎这段时间的确是给累着了,这迷迷糊糊的一睡就不醒了。

  这段时间他缺觉,半夜都有人来打针打吊瓶,村里就他一个大夫,不管还不行,这是生生给累病的!

  到了晚上,两个小的醒了,勉强喝了点粥,又迷糊地睡了过去,身上还跟火烧似的。

  屋里这炕上,整个躺着三个火炉子!

  半夜里,马氏也不敢睡实了,炕上一大两小一有动静她就得赶紧看一眼,所以杨五郎刚醒过来,她就睁开眼了。

  “哎呦我说当家的,你可算醒了,现在可怎么办啊,给你吃点啥药呢?”马氏平时虽然帮了不少忙,可到底没学过,连字也不认得,那一架子的药,她根本不知道拿哪个!

  杨五郎眼皮真的像挂了两口锅,勉强睁开,听见马氏的话,张了张嘴,说了句什么话。

  马氏没听见,眼看着他眼睛又要闭上,忙趴过去,“别睡别睡,你说啥我没听见。”

  “去、去找贝思甜……”

  马氏一怔,直以为她听错了,贝思甜是谁?

  杨五郎混混沌沌的又睡过去了,她发了半天呆才想起来,贝思甜不就是小寡妇吗,罗二家的儿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