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9章 破绽(二更)
  相约一会去文房社,澳门赌博网站:周济人知道他们还有事情要谈,便和冯运章离开了。

  他们离开之后,张报举等人便松了口,聘贝思甜为名誉技术顾问,享有的福利待遇都是一线城市店主级别的,只提供技术,如有绣品出来,优先提供给宝娘绣坊。

  对此贝思甜很是满意,除了福利待遇,她有很大的自由,脑袋上虽然顶着宝娘绣坊技术顾问的标签,不过她和那些常驻技术顾问不同,她不用每天去上班。

  现在家里离不开她,她也没办法每天准时上下班,张家表示理解,不理解也没办法。

  签订了合同,两方相谈片刻便各自散去,张宝丽将贝思甜送出门,握着她的手满心的感激!

  “不用谢我,是你先帮了我的。”贝思甜笑道。

  “我帮了你?”张宝丽实在想不起来她什么时候帮过她。

  “还记得我说要在你这里担任一个名义绣娘吗,这个名头对我来说很有用。”贝思甜道。

  张宝丽张了张嘴,怎么也没想到当时只是答应帮这么个小忙,贝思甜不但记得,居然还会如此回报给她!

  贝思甜不知道张宝丽此刻的感慨,离开宝娘绣坊之后,便去了文房社。

  相比于济世药房来说,从这里去文房社会更近一些。

  来到文房社的时候,周济人和冯运章正坐在那里喝茶。

  “贝姑娘来了。”

  两个人招呼她坐过去。

  “冯老板,这是这一次的字。”贝思甜说着,从挎包当中将字拿了出来。

  这是按照冯运章的提议写的一副对子,依然是用行书写的。

  贝思甜的行书字体很显飘渺灵动,冯运章每次看的时候,都觉得赏心悦目。

  唯一可惜的是,贝思甜没有名气,否则这一幅字定然可以卖出不少的钱!

  这一副对子一共是三十个字,按照一块钱一个字的价格,一共是三十块钱!

  这也是贝思甜为什么说出不会再随意绣活儿的原因,并非像张家人认为的那样,她自持能够绣出双面三异绣,开始有了架子,而是一副绣活儿累死累活的,恐怕也挣不到多少钱,可一幅字却轻松挣到了三十元!

  你说双面三异绣能够卖出上万?

  你试着多绣几幅试试,那价格肯定就会降下来,物以稀为贵,为什么黄金是流通贵金属,便是因为它稀少!

  再者说,这一副作品消耗了她半个月的时间,精力时间全部都用在了上边,长此以往,很容易伤精气神的!

  对于贝思甜来说,不管是刺绣还是写字,都是前期为她提供保障的手段,她最终要做的,还是玄医!

  交易完之后,贝思甜也没急着走,坐下来和两个人聊聊天,这两个人懂得东西都很多,而且是不同领域,和他们聊天,受益匪浅,能够让贝思甜尽可能多的了解这个世界!

  两个人因为身在不同领域,所以聊的时候,大多数都会有一些交集,不过二人聊着聊着,便又说到了吴老先生的身上。

  贝思甜发觉最近这个吴老先生是个热议,因为她刚在在宝娘绣坊的时候,签完合同闲聊之际,也听张报举等人说起过这个人。

  这人似乎不是单纯的文人,而是军队上的人,说起吴老先生,不少人都会称呼其为老首长!

  贝思甜听的有些迷糊,自古以来文武相立,上辈子的时候,因为国泰民安,重文轻武,所以一般武夫都会被文人轻视,而武夫却也不屑于同文人来往,称呼他们为酸儒。

  大概是这个世界没有这样的对立,亦或者是因为时代的发展,这样的对立已经成了过去,吴老爷子虽然是部队出身,却是个文人。

  冯运章围绕吴老爷子的话题大多数都是字画,而周济人说的最多的却是他的军队生涯。

  而且贝思甜发觉,周济人似乎对部队上的事情很熟悉。

  她想起周济人说过家里也有当兵的事情,便又想起挎包的事情,难道他家里真的有人当兵?

  周济人对部队的熟悉,一般人不容易察觉出来,不过贝思甜是个心细的,他言谈话语之间都很正常,有关这方面的话题谈的最多是国强兵壮,可偏偏一些细节上,他却是熟悉无比。

  在这种不易察觉的细节上能够如此熟悉,一般都是亲身经历过的。

  不过他的助手马建国说过,周济人是应国家政策从海外归来的,怎么可能去当过兵!

  所以说,他的家里难道真的有当兵的?

  只是,不会真的如此巧合,名字里也带着一个‘旭’字,恰好又绣在了右下角吧!

  他们聊天的功夫,贝思甜微微走神,心里对周济人的事情又大致分析了一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接触的少,她并未发现十分明显的漏洞。

  “这一次吴老先生来到青州镇的别馆当中休养,估计要住一段日子了。”冯运章叹了口气,那么好的一个人,身体却这么差,感觉随时都要驾鹤西游一般。

  “谈论了半天,其实我连吴老先生的面都没见过,久闻吴老先生大名已久,真是汗颜,有时间冯老哥可要为我引荐一下。”周济人颇为惋惜地说道。

  “吴老先生的脾气多少有些古怪,如果是不合他意的人,他是不会见的。”冯运章苦笑着说道。

  周济人既不是文人也不是军人,吴老先生如今身体每况日下,本身就没精力,大概是不会见一个自己完全不感兴趣的人。

  周济人好似知道这个道理,叹了口气也没有再多说。

  聊得差不多,贝思甜便回家了。

  看着面前这混着麦梃子的泥墙,贝思甜想着等到合适的时候将屏风卖掉,得到的钱可以先将房子盖起来,毕竟有个舒适的居住条件是很有必要的。

  不过这些事情,要等秦氏的眼睛好了,到时候再看看了罗安国的腿能不能治好,他的年头太长,贝思甜现在还有些拿不准,况且也没有仔细看过,即便可以医治,估计也需要一段时间,目前来看,秦氏眼睛已经开始见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