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8章 来道贺的人(一更)
  绣提供双面绣的技术?!

  几个报字辈的人相互看了一眼,澳门赌博网站:均看到对方眼中的惊喜,买萝卜不如买种子,什么都是自力更生最好,贝思甜肯提供技术,那比她直接提供绣活更加有价值!

  张宝丽感激地看了贝思甜一眼,有她这句话,她今后在家族里的地位一定会水涨船高,而且应该很快就会离开青州镇这小地方!

  贝思甜和几个人商量了一下签合同的事情,在这件事上也有些小小的分歧,宝娘绣坊自然是希望能够将她牢牢绑在自己的船上,可贝思甜不愿意!

  就在众人有所争议的时候,春妮再一次穿过院子来到屋前。

  张宝丽知道是有重要的客人来了,忙走了出来。

  “宝丽姐,是济世药房的东家和南边文房社的东家来了!”春妮说着,看了贝思甜一眼,很显然这两个人是冲着她来的。

  张宝丽微怔,随即想起之前答应周济人的事情,因为家族里来人,居然给忘了!

  现在人到了门口,似乎不请进来有些不合适,可是进来吧,现在商量着签合同的事情,也有些不合适。

  “宝丽,是谁来了?”老九张报举问道。

  “是小甜儿的朋友,应该是来给她道贺的。”张宝丽如实说道。

  “既然这样,不能将人拒之门外,我们稍稍等等没关系,让客人进来吧。”

  “好的。”春妮不等张宝丽吩咐,转身出去请人了。

  不多时,周济人和冯运章联袂而来。

  贝思甜刚才便听见了,见到两个人浅笑道:“二位是来道贺的吗,可惜我不是东道主,连请二位喝杯茶的资格也没有,怠慢了!”

  周济人一笑,“贝姑娘既然这么说,改天请我们到家里做客,我们也是乐意之至。”

  “家里不方便,有时间请两位到茶馆小聚。”贝思甜直接回绝。

  周济人也不以为意。

  两个人进来之后,先是将屋里的人打量一番,发现都是生面孔,不由看向贝思甜。

  贝思甜笑道:“这几位都是北京来的,宝娘绣坊的老板。”

  他们没见过这些人,可张报国等人却是知道周济人的,这人是济世药房在华东地区的负责人,经常活动在北上广地带,有时候在报纸上也会看到他的身影。

  尤其是最近几年济世药房强势崛起,有和重仁药房一争高下的姿态,周济人就更为人所知了。

  绣坊说起来只是一个较为偏僻的领域,可是西药却不是。

  不仅是周济人熟悉,在冯运章自报家门之后,老九张报举恍然想起这个人是谁。

  一次机缘巧合的机会下,张报举有幸参加一个文人座谈会,因为座谈会的逼格比较高,能够入会的都是在文坛较为有名气的,他也是跟着朋友去接触其他领域的。

  在座谈会上,他看见了吴老先生,那时候吴老先生正在和几个人聊天,聊天内容自然免不了一些文绉绉的东西,他听的不是很懂,也没注意听。

  不过那群人当中,就有这位冯运章,而且看样子,吴老先生对这个人很有些嘉许。

  别的文人他都可以不认识,但是吴老先生他必须认识。

  因为吴老先生既是文人,也是一个老首长!

  能和吴老先生说上话的人,一般来说出身也不会太差,只不过为什么会在一个偏远的镇子上看到这两个人?

  最主要的是,为什么贝思甜一个绣娘,即便是会双面三异绣的绣娘,会认识这两个人?

  他们和贝思甜的领域八竿子打不着,完全不相干啊!

  而且看样子,这两个人对贝思甜的态度都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感觉,很平和,很平等,就像是对待朋友!

  对,是朋友!

  不管贝思甜到底是怎么认识这两个人的,不过几个人在心里对贝思甜的评价和预估又有了变化。

  首先合同他们决定退步,即便没有这两个人出现,贝思甜也不是他们想绑住就能绑住的,索性卖个人情,她既然连宝娘绣坊都不以为意,其他的绣坊定然也是如此。

  而且听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她会进来,还是因为张宝丽的原因,那就将张宝丽提上去,今后让张宝丽主要负责同贝思甜接触!

  老九张报举立刻便做出了决定。

  两方人相互见了礼,张家自然不会怠慢,为二人上茶看座。

  “贝姑娘,想不到你不但写了一手好字,懂的中医,居然还会刺绣?以前只以为刺绣就是做做衣服做做花样子,可是昨天在电视上看到你的名字和那副作品,可真是惊艳了冯某!”冯运章由衷地夸赞道。

  写的一手好字,懂得中医,还会刺绣……

  张家的几个人都是目瞪口呆,现在的村姑都是这么厉害的吗?

  “冯老板谬赞了,不过都是为了生计而已。”贝思甜浅笑道。

  如果是别人说出来为了生计,冯运章定然会不屑一顾,文人最不屑的就是和铜臭和低俗沾上关系,可这话由贝思甜说出来,那清澈的眼神,浅淡的语气,最主要的还是她这一身的才能,说出的话带着一种旁人没有的底气和坦荡。

  冯运章随即想起昨天电视里报道,那副凤舞龙盘有人提出三万的价格买下,却居然被原作者拒绝了!

  这原作者,自然就是贝思甜!

  现在的万元户还很新鲜,至少这青州镇上的万元户一只手是数的过来的,贝思甜居然能够面对这种诱惑而不动心?

  大概也是因为这个,冯运章才会觉得她的话充满了底气。

  “贝姑娘,你为什么拒绝了?”冯运章忽然问道。

  虽然问题问的突然,可是在场的人都知道他问的是什么。

  周济人坐在一旁说道:“那副作品虽然不是独一无二的,可也是极为罕见,价值只会升不会降,那么早做出决定做什么!”

  贝思甜看了他一眼,这人的头脑果然十分灵光,这种形势下,她当然不能随便就卖出去,这样大件的作品,她以后可能都不会再去特意绣,自然要卖上一个好价格!

  她现在并不急于用钱,在出现下一副双面三异绣之前,她这副就是身价最高的,而且会不断攀升,她只能耐着性子等下去,定然会收获一笔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