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5章 不懂礼数(三更)
  这一天,张宝丽没有等到贝思甜,反而等到了叔爷爷那一辈的好几个人。

  这好几个人包括五叔爷那一脉的,也有九叔爷也就是自己这一脉的,其余的也有两支较为兴盛的跟来。

  张宝丽在九叔爷这一脉也不过是个小人物,几曾何时能够和这么多家族长辈坐在一起。

  “是叫宝丽是吧,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一直坚守在这青州镇了。”说话的名叫张报国,排行第三,主要负责北京总店的事情,和五叔爷同是报字辈的人,也是五叔爷的得力助手。

  “不辛苦不辛苦,为了家族,这是宝丽应该做的!”张宝丽颇有些受宠若惊,看了一眼在下首坐着的九叔爷一眼。

  九叔爷名为张报举,此刻端着茶垂眸不语,他身后坐着的是张子全。

  虽然都是叔爷辈的,但是他们并不是垂垂老矣的老头,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因为辈分大,随意称呼才会大。

  “宝丽,这一次上海绣品展览的事情想必你也听说了,虽然我们绣坊托宝霞的福再一次拿到了三等奖,可全然被那副双面三异绣压得没了一点光彩,三叔爷认识展销厅的一些人,打听到会这绣法的绣娘,就在你青州镇,你对这人有多少了解?”张报国说道。

  张宝丽到底年轻气短,此刻早就被这么多家族掌权长辈的气场压得没了主意,哪里听得出张报国话中的意思。

  可其他人却都听得出来,九叔爷张报举蹙眉道:“这青州镇虽然比不上市里,可也有着三四万的人口,咱们在这边设立的不过是个小分店,宝丽一个看店的,可不能将青州镇所有人的人都认识个遍,三哥你说是吧?”

  张报国呵呵一笑,“九弟说的在理,不过我们干的就是这个行当,有关这个行当的消息,怎么也要关注一下,青州镇虽有三四万人口,可是并非这三四万都是绣娘,你们看宝霞,手底下两个厉害的绣娘,都不是安马镇的,可见她真的对家族上心了!”

  他言下之意,如果张宝丽不知道,便是对家族不上心,而且话里话外,对张宝霞十分看好。

  张宝丽那种激动的情绪在这三言两语当中冷却下来,听见三叔爷的话,脸色发白,尤其是和张宝霞对比,让她又是不甘又是羞愧,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老九张报举也被这几句话堵得说不出来,到底是家族里掌权的,时常在外,这嘴上的功夫就是不一样!

  春妮虽然不知道来的都是些什么人,不过看那架势,应该是宝娘绣坊里举足轻重的人物,宝娘绣坊毕竟是个大品牌,那来的肯定都是市里边的人。

  所以春妮站在院子里向里边张望了许久,不知道该不该去说一声,还是张子全看见她在外头徘徊,寻了个缘由出来了。

  “是不是贝思甜来了?”张子全出来便问。

  这几天等贝思甜等的他脑袋顶都成鸡窝了,甚至有那么几次他都要想贝思甜是不是已经被同行给挖走了!

  “是的是的,我看市里边来人了,我就没敢直接让进来。”春妮虽然知道贝思甜获奖了,可并不知道上海绣品展览是个什么级别,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

  张子全一听,忙叫了一声姑奶奶跑着迎了出去。

  他得提前将状况告诉贝思甜,以免她见到那副阵仗,再被五叔那一脉的人带着走。

  可是没等他出去,贝思甜已经走了进来。

  张子全暗叫一声糟糕,忙冲她眨巴眼睛。

  贝思甜等了春妮很久也不见她回来,便决定进来后院,办完事她还要早点回去呢。

  进来就看见张子全那眼睛跟抽筋似的,不禁有些疑惑,“您的眼睛怎么了?”

  张子全一捂额头,一脸无语。

  因为房门开着,只有半个门帘,她一说话,里边的人都听见了。

  “北京那边来人了,你一会说话千万要小心。”张子全见里边的人都知道了,跟在贝思甜身边,极为小声地叮嘱道。

  这句话有两层含义,一个是让她说话小心不要被带着走,还有一个便是让她说话小心不要得罪来人。

  北京那边来人?

  贝思甜记得宝娘绣坊总店在北京,一转念便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宝娘绣坊总店来人,她有什么可小心的!

  张子全见贝思甜不以为意,顿时有些着急,那些可都是老狐狸了,一旦被他们的话带着走,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而且万一要是贝思甜得罪了人……

  心里转念的功夫,贝思甜已经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小甜儿……”张宝丽见到贝思甜还是很激动的。

  “宝丽姐,你家来人了,我是来问一问凤舞龙盘情况的,要是不方便,我改天再来。”贝思甜进来之后看也没看旁人,对张宝丽说道。

  在场的不论是张报国还是张报举,都多少猜到来人是谁,不过当听到从她口中说出‘凤舞龙盘’四个字的时候,脸上还是露出些许的动容。

  来人就是‘凤舞龙盘’的绣娘!也就是会双面三异绣的人!

  贝思甜说完的瞬间,就感觉到所有的目光都锐利起来,盯在她的身上,上上下下将她打量好几遍!

  张报国和张报举都是第一次见到贝思甜,看她一身粗布褂子,洗的有些地方都变浅变薄,便知道这姑娘家境一般,应该是周围村里的姑娘。

  知道是村里的姑娘,老三张报国先是松了口气,这类人一般都没什么见识,加以诱惑,再给些压力,到时候怕是会求着他们!

  老九张报举则蹙了蹙眉头,这样一个农村来的,真的能绣出那副‘凤舞龙盘’?

  “那‘凤舞龙盘’是你绣的?”老九张报国端着茶杯,稳稳当当地坐在那里开了口。

  贝思甜转头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对张宝丽说道:“我还以为是你家的人,原来不是,毕竟宝娘绣坊这么大的品牌,不应该有这么不懂礼数的人才对。”

  张宝丽站在那里,整个人都不好,她说三叔爷不懂礼数!虽然的确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