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80章 卖字(三更)
  墙上挂着许多名人字画,靠墙桌上的青瓷瓶中插着很多的画卷,屋中飘满纸墨香气,这样的书房才能称之为书房,像周济人的书房,其实就是待客用的客房。

  “贝姑娘眼力非凡,那三个字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给我提的,这位老先生恰巧也在这边。”冯运章泡好一壶茶,分别给二人倒上。

  周济人眼皮微垂,问道:“你说的老先生,难道就是那位吴老先生?”

  “没错。”冯运章笑道,“前两天听说他来这边休养,我就去拜访了。”

  “吴老先生怎么会来这里?”周济人问。

  “这边紧挨着大山,空气好,吴老先生年纪大了身体就一直不太好,这个季节北京那边不少感染流感的,所以就来这边暂住一段时间。”

  冯运章说的很详细,似乎对这个吴老先生很了解,贝思甜从中听出些许炫耀的意味,看样子,这吴老先生应该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不然冯运章也不会因为多了这些了解就会感到自得。

  贝思甜对这位吴老先生生出些许的好奇,大概是因为这字的原因,这字中透出的意境,她从师父的字中也感受过。

  好奇归好奇,她也不会因为一幅字就要去一探究竟,意境这种东西,有了相当的阅历和年纪,都会有,只是每个人不同罢了。

  “贝姑娘的字我看过了,的确是非常不错,尤其是对于姑娘这个年纪,你应该还不到二十岁吧,一手行书已经写得如此出色!”冯运章说道。

  那副字运笔流畅,亦刚且柔,既带有女子的清雅隽永,也能感受到其中的意气风发,字是极好的字,只不过要想写出这样的字,没有几十年的功夫是不可能的!

  冯运章特意提到了贝思甜的年龄,便是有些怀疑这字不是她写的。

  吴老先生肯为他题字,便是觉得他有此天赋,一手行楷写的极好,那时候他已经三十岁了。

  他二十岁时的字,连这幅字的一半水平都没有,不是他自夸,而是这字若要练成,再有天赋,也是需要时间的。

  贝思甜闻言一笑,“冯老板这里可有笔墨?”

  冯运章含笑点头,他正是此意。

  待人将笔墨准备好,贝思甜放好镇纸,轻沾墨汁,抬头看到墙上的一首《江雪》,提笔便写。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运笔有神,行如流水,一首诗写下来,自然天成!

  这一手字气韵灵动,清雅隽永,和周济人给他看的那幅字字体一样,意蕴也是一样,居然真的是这姑娘写的!

  冯运章在看字的时候,周济人却在看人,他的目光落在贝思甜的身上,刚刚她在写字时自然流露出来的那股宁静脱俗的气质让他感到惊艳,这无关于样貌!

  这种气质不仅让贝思甜整个人都变了一个人,跟让周济人的心跟着一起宁静下来。

  而最为让周济人失神的是那双眼睛,他从那双闪着碎光的眸子当中看到的是专注,专注于写字的贝思甜无疑是有着极大魅力的,认真的神情,专注的眼神,终是让他的目光定格在她身上,久久无法移开。

  “恕冯某走眼,想不到姑娘在书法上有着如此高的天赋,如今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就有了这样的造诣,将来的成就定然不同凡响!”

  这一次冯运章的赞赏是发自内心的,而且这赞赏当中还带着佩服。

  若是吴老先生见到这姑娘,怕是也会升起爱才之意吧。

  “冯老板过奖了。”贝思甜道。

  “贝姑娘可有心理价位?”冯运章问道。

  贝思甜摇摇头,如实说道:“我对这方面的行情不了解,冯老板看着给吧。”

  人是周济人带来的,冯运章从一开始就没想过压价,再者说这姑娘的字写的是真好,他不但不打算压价,还想着抬一抬价格,让贝思甜心属这里。

  “贝姑娘,是这样的,字画讲究一个名人效应,这个想必你应该知道。”

  “我明白,冯老板尽管说价格,行与不行才好定。”贝思甜道。

  字画名气越是高卖出的价格自然也越高,这个贝思甜自然是懂得。

  冯运章闻言,稍作思量,说道:“我给姑娘一个字三块,你看这样可好?等到姑娘的字稍稍有了名气,还可以再往上提!”

  一个字三块,应该还可以。

  贝思甜点点头,“可以,不过合约我只签短期,不签长期。”

  冯运章稍稍沉默,“长期合同是有很多的好处的,例如我们会将姑娘的字挂在最显眼的位置,而且装裱也会有优惠,后期如果卖的情况好,甚至会免费装裱。”

  贝思甜微微一笑,“这个我知道,不过我只签短期合同。”

  长期合同也是有年限的,虽然好处多多,可限制也是不少,贝思甜几乎不用想,就知道如果签了长期的,在篇幅上定然有要求。

  她写字向来随心,不愿意受到束缚,不然写出来的字,影响心境。

  冯运章见贝思甜态度坚定,微感可惜,不过她如果在自己这里签短期的,在别家也只会签短期,合作的好,她也不会被旁人挖走。

  合同都是现成的,贝思甜看了一遍觉得没什么问题,便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边的事情告一段落,贝思甜在冯运章这里买了一些上等宣纸便离开了。

  贝思甜要去一趟宝娘绣坊,听一听最新的消息,和周济人正好顺路,不过回去的时候,她发觉周济人似乎有些沉默。

  “周先生可有心事?”贝思甜随口问道。

  周济人转眸看了她一眼,“有,贝姑娘想听吗?”

  贝思甜对这奇怪的语气感到不解,“想来不便,就不听了。”

  周济人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这姑娘实在是有意思!

  相同的路不多,到了岔路便要分开,贝思甜临走的时候感觉到他意味深长的目光,不由眸光微沉,抬眸看了周济人一眼,这人今天愈加奇怪了。

  于是,贝思甜心里更加警惕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