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9章 眼力(二更)
  “贝姑娘来的正好,冯老板前天刚回来。”周济人带着清浅的笑容。

  贝思甜看到这笑容,忽然恍惚了一下,总觉得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可是这感觉一晃而过,却又觉得是错觉。

  “来得早不如来的巧。”贝思甜笑道。

  “他回来的时候就打好招呼了,我们随时可以过去。”周济人给贝思甜倒了杯茶,“先喝口水。”

  贝思甜也不客气,一路过来,她确实口渴了。

  “贝姑娘还是这么低调。”

  贝思甜不明所以地问道:“怎么说?”

  周济人笑了笑,“虽然和宝娘绣坊没什么交情,不过我可是知道这绣坊在业界的影响力,宝娘绣坊的绣娘工资可是很高的,即便家里用钱紧,似乎也太低调了。”

  贝思甜见他看着自己身上的衣裳,便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了。

  她现在穿的粗布褂子虽然没有补丁,可是非常旧,有的地方都磨得发白,甚至变薄。

  贝思甜不禁失笑,这位济世药房的周先生可真是有意思,明明觉得他不应该是个多管闲事的人,可他偏偏总是关注一些细枝末节。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穿成这样挺好。”贝思甜说道。

  她现在全部精力都是在调理身体然后挣钱上边,没心思和秦红梅折腾,索性她现在的外貌也不入眼,穿什么也穿不出好样子。

  等精气神充盈了,她的样貌也会发生一些变化,到时候再好好打扮也不迟。

  还有一个原因,贝思甜一个女人,又是独自出门,这样更安全一些,挣点钱也不怕被人惦记上,至于色,就更不会有人惦记了。

  周济人眸光微闪,似是想到什么,揭过这个话题不再说。

  稍作休息,周济人便带着贝思甜离开济世药房。

  到了大门口,贝思甜忽然笑道:“周先生今天不赶驴车吗?”

  她可没忘了,第一次见到周济人的时候,他是赶着一辆驴车的,仔细想一想,那一天他穿的也不是中山装,而是一身粗布褂子。

  在镇上再见到他,这么多次,从未再见他穿过粗布褂子,都是一身整整齐齐的中山装。

  周济人闻言,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不赶。”

  贝思甜不过是随口说一句,她心里对周济人存了很多疑惑,这种疑惑随着接触的次数越频繁,也越多。

  所以即便周济人现在在帮她,她也总要多想一些,生意人总有生意人的市侩,无利不起早,贝思甜没有理由去相信任何一个人!

  更何况这周济人显得有些神秘,也总会做出一些让她感到不合符这个人特性的事情,就是违和。

  贝思甜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可是接触的多了,这种感觉非但没有消除,反而越来越深了。

  所以贝思甜对周济人是有很大防备的,虽然有防备,可周济人的确是在帮她,她也明说了可以抽些回扣,而周济人也同样表明了看不上这点回扣。

  所以周济人到底为什么要帮她?而且看样子似乎很尽心尽力,让她更加看不懂猜不透。

  两个人一路向着那边走去,贝思甜发觉周济人真的是很高,原主至少一米六五的身高,可是周济人仍旧比她高了一个头,每次说话都要抬头。

  青州镇不大,总共三四万人口,还都包括周围的一些临近的村子,地方自然也大不到哪去。

  可就是这么不大的地方,也是划分东西两个区域的,西区是一些贩夫走卒常去的地方,就是贝思甜之前去买包子馒头的地方,东区则是一些店铺林立的地方。

  这里的店铺自然都是大的店面,像宝娘绣坊、济世药房等等。

  文房社距离宝娘绣坊不远,都是临近西区的。

  所以两个人走着也就用了十来分钟。

  走到门口的时候,贝思甜就闻到了墨香,她抬起头来看到三个苍劲的大字。

  看到这字,贝思甜眼前一亮,“好字!”

  “小姑娘有些眼力。”一个浑厚的声音从里边走出来。

  贝思甜凝眸看去,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从里边走出来,这人方脸,浓眉大眼,原本有些严肃的面容因为带着笑,澳门赌博网站:多了几分和善。

  “章哥好久不见。”周济人嘴角含笑,眼神少了些许的热度。

  冯运章哈哈笑着迎了过来,“周老弟能来我这小地方,真是蓬荜生辉,说起来,我倒是借了这姑娘的光呢!”

  “贝姑娘,这位是文房社的冯老板。”周济人对贝思甜说了一句,随即又给冯运章介绍道:“贝姑娘就是之前我和你说过,想要卖字的人。”

  冯运章点点头,“我文房社长期收字画,不过一般的字画,可进不了我文房社,即便是周老弟带来的人,也是不能例外的。”

  周济人笑笑不语,文房社的确不错,不然他也不会带贝思甜来,更何况贝思甜的字他看过,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冯运章提前将话说好,免得到时候这姑娘的字不过关得罪了周济人,那就得不偿失了。

  “姑娘觉得我这字写的怎么样?”冯运章回身抬头看了‘文房社’那三个字一眼,问道。

  “苍遒有力!如亘古云中山间的松柏!”贝思甜看着那三个字评价道,随即目光转向冯运章,“不过这字不是冯老板写的。”

  冯运章看了周济人一眼,一挑眉,不悦道:“姑娘,话不能乱说,这字不是我写的,还能是谁写的?”

  周济人也看着贝思甜。

  贝思甜浅浅一笑,“这字透着一股刚正不阿,风雨无畏的意境,可谓意境深远,这也是我为何比喻为松柏,写这字的人,至少花甲之龄,经历繁多,心境远超一般人。恕我直言,冯老板如今的年纪,怕是没有这样的心境。”

  冯运章微微动容,贝思甜说的半点不差!

  他刚刚表现出不悦,只为试探这个姑娘,怕她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没想到她一眼就能看出写这字的人如今的心境!

  先不说她的字如何,单就是这份眼力,就让冯运章佩服不已。

  “贝姑娘,请里边坐!”冯运章对贝思甜的态度发生很大的变化,不复刚才那般随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