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8章 罗旭东的样貌(一更)
  农村对此没有太多的讲究,澳门赌博网站:家里来了亲戚,都是一屋子男的挤挤,一屋子女的挤挤,家家户户都是这样,也就不觉得有什么。

  贝思甜上辈子女扮男装跟着师父还和行商挤过大通铺,自然不觉得有什么。

  倒是罗旭华醒过来还挺不好意思,他倒是没有想别的,就是他占了一个人的地方,人家贝思甜一人一炕惯了,肯定睡的不如以前舒服。

  “思甜,谢谢你了。”罗旭华一脸感慨地道谢。

  以前贝大夫就总是给他看病,后来更是救了他一命,这一次虽然不是大毛病,却又被贝大夫的女儿治了。

  贝家父女都对他有恩。

  罗爱国那边暂时没人过来,罗旭华也乐的不过去,他在那边反而没什么归属感。

  “那时候我和东子关系最好了,明明就比我小两岁,可胆子比谁都大,主意比谁都多……”

  话题不知道怎么聊到了罗旭东的身上,罗旭华说到后来脸上的笑容有些难以为继。

  “叔、婶,这事是怎么传出来的我不知道,但是东子是什么人我知道,他不可能临阵逃脱,要是他没胆子开那一枪,那战场上没人敢开那一枪!”罗旭华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很笃定。

  罗安国和秦氏听的连连叹气,他们也不相信儿子能干出这种事,尤其是罗安国,他当时极力否认,可这消息是部队里传来的,还能有假?

  贝思甜进来的时候,秦氏正抚摸着一张彩色照片掉眼泪。

  贝思甜目光落在那张照片上,那是一个穿着绿色军装,样貌十分俊朗的男人。

  这男人脸上带着清浅的笑容,目光深邃悠远,带着一股子坚毅和冷厉,他锋芒毕露,像是一柄出鞘的刀!

  贝思甜这还是第一次看见罗旭东,原主的记忆并不十分清晰,而且记忆中的罗旭东还是少年模样。

  大概是因为这个身体原本就是罗旭东的未婚妻,所以她下意识多看了几眼。

  老实说,即便单从照片上看,罗旭东一身正气,贝思甜也觉得他不应该会干出那种事。

  从上一次罗旭东战友来的时候,贝思甜就有这种感觉了。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有用,他人已经死了,贝思甜并没有打算去花费多余的经历平反冤案什么的。

  部队那种地方,就和前世军中一样,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地方。

  即便你身在部队,想要查清楚怎么回事都不那么容易,更何况她连进去的可能性都没有。

  她现在能做的,就是让这个家里的人身体好起来,日子越过越红火,那样她也算不再欠原主什么,可以安然离开了。

  听秦氏说,这张照片是罗旭东寄过来的唯一一张照片,当时看见彩色照片他们都可新鲜了,村里不少人还特地来看,现在这张张片,如果不是罗旭华来了,秦氏大概会一直压在箱子底下。

  她怕看一次哭一次。

  罗旭华拿过照片也端详半天,眼里满是怀念,大概是和记忆中的人正在对比。

  世事无常,人人都认为罗旭东会有一个大好的前程,可是偏偏却魂归西里。

  罗安平也偷偷跑了过来,抬着脑袋看着上边刚毅俊朗的男人。

  不多会,罗爱国过来了,他脸色有些难看,右脸上还有两道子红印,像是挠的,看样子显然昨天今天都没少打架。

  罗旭华像是没有看到那因为他而生的痕迹一般,叫了一声‘爸。’

  “走吧华子,跟爸回家!”

  罗爱国跟罗安国打了声招呼,就叫着罗旭华回家了。

  两个人走以后,罗安国仍旧是有些不安,秦红梅哪能是这么善罢甘休的人。

  “应该不碍事的,你看大哥他这一次态度很坚定,秦红梅再闹能闹出什么来?”秦氏说道,虽然这么说,她的脸上却也还是带着担忧。

  罗旭华的事情到底不在贝思甜关注范围内,她照常过自己的日子,第二天又去了镇子上。

  她特意多等了两天,估计文房社的老板应该是回来了,她去镇子上说是方便的确比有些村方便,可也不是说去就能去的。

  济世药房中。

  周济人和一个男人坐在桌子旁喝茶,身边站着马建国,正在说这段日子重仁药房的动态。

  他们得到的消息是准确的,却也不完全是准确的,重仁药房的确是有动作,只不过这一次,应该不仅仅是重仁药房的动作。

  “周先生,上边说,您可以放手去做,只要能将这一次的问题解决了,要什么总部那边都能给提供!”坐在周济人对面的男人说道。

  这人是广州总部那边来的,那一脸的张狂看的马建国非常不爽,总部的又怎么样,权利还没有周先生大,周先生可是整个华北地区的负责人,这副德行做给谁看呢!

  周济人闻言笑了,“既然这是总部的意思,那我就不客气了,不过这一次的事情十分棘手,我也没有完全的把握。”

  “没关系,周先生若说没有把握,那就没有人有把握了。”那人长得很白,眼睛很小,笑起来眼睛一眯,几乎就看不到了。

  这话听起来像是奉承,可实际上他是在给周济人压力,告诉他总部对他的厚望,务必要解决。

  周济人端起茶水轻轻喝了一口。

  那人见此,就知道他是要送客了,也不自讨没趣,借口还要走访其他的店面,便离去了。

  他离开以后,马建国便冷哼一声,“一副宵小的嘴脸,不过是个传话的,嘴上一直挂着‘总部’,还真当自己是回事了。”

  周济人透过窗户看着那人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似笑非笑,很快消失,因为背对着马建国,他也没有见到。

  这时候马小玲从前边跑了进来,刚进院子便叫道:“周先生,贝思甜来了!”

  周济人嘴角几不可见地有了点弧度,“进来吧。”

  马建国知道周先生对这个农村来的姑娘另眼有加,所以对她也很是客气,走出去的时候正好和她迎面对上,礼貌地打了个招呼。

  “贝姑娘来了,坐吧。”周济人看着进门的贝思甜,发觉她的脸颊不似以前那么凹陷,有了点肉,模样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