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6章 闹腾(四更)
  贝思甜将花样子画在白色绸布上,澳门赌博网站:画的很精细,有了差池,绣出来的绣品也会有瑕疵。

  这一次不是为了交差,而是为了惩治张宝丽。

  贝思甜将最后一点画完,把绷框拿下来两面翻看一下,觉得没什么问题,便开始穿针引线了。

  这一次张宝丽给她准备的家伙事儿非常全,小剪刀顶针这些基础的都有,其他的还有一些小工具,也都给准备好了,不过贝思甜不习惯用这些东西,便丢到了一边。

  开始动针,贝思甜认真仔细,她以往的速度很快,这一次却放慢了速度。

  这种大物件要的就是精细,考究的就是耐心,贝思甜在绣的过程中还要不断的调线配色,速度还要再慢上许多。

  绣这种东西很费精力,所以贝思甜一开始就不打算接的,如果这一次不是张宝霞太过分,她也不会打算绣这种大物件。

  而且她本来是打算等到字能够找到买家之后,她就不再刺绣了,刺绣很费眼睛,一般当绣娘的,瞎的都比一般人早。

  写字可以养心怡情,贝思甜更愿意锻炼心境。

  一旦开始刺绣,贝思甜便会全神贯注,这个时间基本上没人来罗二家,所以她也不用担心被打扰。

  ……

  罗老大家。

  饭桌上,罗爱国眼睛通红,显然是哭过了,罗旭华倒是还算镇定,毕竟提前知道了这些变故,再加上对罗爱国的失望,所以感情倒没那么宣泄。

  罗老太太坐在炕里边,绷着脸不说话,罗旭强陪着罗爱国一起和罗旭华喝酒。

  饭桌上的都是青菜,青菜里头能翻出一些肉丝肉末,也算是点荤腥了。

  旭强媳妇因为要看孩子,所以家里头就秦红梅一个人忙活,她脸色有些难看,做饭也是摔摔打打的,锅碗瓢盆之间总会弄出很大的动静。

  “死穷鬼,出去那么多年,怎么没死在外边,居然让他给回来了!”秦红梅蚊子声叨唠着。

  “可千万别欠一屁股债啊……”秦红梅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当年的事罗旭华应该是不知道的,不然回来还能叫她秦姨。

  罗旭华这么好的态度,反而让秦红梅警惕,她担心这小子是欠了一屁股债回来要钱的!

  好多村里都有这样的人,说是下海了,结果没有那脑子,赔了个精光不说,还欠下大笔的债,要是要点脸的,该跳河跳河,该上吊上吊,别再跑回来要钱还债。

  因为没当着罗爱国的面,秦红梅一边做着饭,脸上一边露出狰狞的神色诅咒着罗旭华。

  东屋里,酒过三巡,罗爱国就又要开始旧事重提,怀念以前的日子,说那时候罗旭华还是个孩子,漫山遍野的跑着玩,还抓条蛇当腰带回来跟他显摆种种。

  提起来便忍不住红了眼眶,罗旭华只在一旁听着,这些事情的确让他伤感。

  罗旭强劝着罗爱国别喝那么多,见罗爱国根本不听,只得用哀求的目光看着罗旭华。

  “爸,聊会天,喝多了就该犯困了。”罗旭华说道。

  罗爱国一听,忙放下酒杯,“你说的对,咱们得好好聊一聊,不能睡觉!”

  他的话音刚落,忽然听见‘啪’的一声筷子落桌的声音,三个老爷们的目光看过去,原来是罗老太太。

  罗老太太放下筷子,抬起松弛的眼皮看着罗旭华,“华子,这些年在外头都干什么了?”

  外屋的秦红梅一听罗老太太问的问题,顿时支棱着耳朵开始听。

  罗爱国皱了皱眉头,这个问题他一直都没问,看罗旭华穿的衣服都洗的发白了,回来连个包都没有,怕是只剩下这身衣服了,他也就没问,怕问了心酸。

  罗旭华似是有些局促,脸上颇为不自然,“先前当了一阵子学徒,没学成,后来打算做点生意,不过一直查的都比较严,林林总总的,反正,也就是这回事。”

  罗老太太听着他支支吾吾,前言不搭后语的,脸色更难看。

  “你回话都不叫人吗?怎么这么没教养!你爸可是城里人,出去净给我们丢人现眼!”

  罗旭强低下头,这还听不出来吗,这是故意找茬呢。

  罗爱国有些不高兴,“娘,华子这才回来,你少说两句!”

  “怎么!”罗老太太一瞪眼,“我还不能说呢,我要说话,这家里没人有资格拦我!”

  “是,没人拦着你,这不是华子刚回来吗。”罗爱国说道。

  罗老太太冷哼一声,一双眼睛带着冷厉盯着罗旭华,“说吧,你这次回来到底是干嘛来了!”

  “回来自然是回家的。”罗旭华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他看了罗爱国一眼,见他又是憋屈又是无奈,垂下了眼皮。

  “回家?”罗老太太声音有些尖锐,“华子,不是奶绝情,这个家现在实在容不下你,你也看见了,家里一没住的地方了,二是总共就那么点口粮,你爸养了老的养小的,你老大不小了,自己能养活自己了,你爸有强子在,也不用你养老送终,你就自己管好自己就行!”

  罗老太太仗着自己是这个家里资格最老的,说话连个弯儿都不带拐,直截了当地就说出来了。

  外边秦红梅听见了,恨不得冲进去叫声好。

  罗旭华的脸也冷了下来,这是要公然赶他走了?

  罗爱国一听,顿时瞪眼,“娘你说什么呢,华子是我儿子,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他一口吃的!华子,你就住在这,就跟爸住一块!”

  罗爱国最后一句几乎是吼出来的。

  罗老太太一听,差点气的没背过气去,罗爱国从来不顶撞她,在媳妇面前也都是向着她的,现在居然为了一个村妇生的东西顶撞她,让她在一家小的面前下不来台,眼泪当时就下来了。

  “我不活啦~老天爷啊,你叫我走吧,我不活啦,我儿子就这么对我啊,你黑心啊,你丧良心啊!你这样对我将来好不了啊!”

  罗老太太声音一嚎出来,别说前前后后,这一条街上的人家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罗爱国脸顿时就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