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3章 罗旭华(一更)
  这个人穿着一身布褂子,很干净清爽,长得浓眉大眼,皮肤没有农村人特有的黝黑,却也不会过分白皙,总体来说是个很精神的青年。

  如果只是一起搭车的,贝思甜不会多注意一个人,可是这个人,她越看越是觉得眼熟。

  那人察觉到贝思甜的目光,转过头来,礼貌地点点头。

  贝思甜也觉得自己失礼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便不再多看。

  “临时搭车,真是多谢了!”那青年道了个谢。

  这驴车是宝娘绣坊叫的,如果贝思甜不让上,拉车的人也不好多说什么。

  “没什么。”贝思甜道。

  这驴车应该是上午最后一趟往那边跑的,再有就是下午三四点钟了。

  “姑娘是哪个村的?”青年问道。

  “靠山村。”贝思甜说完看着他。

  驴车有时候会搭上附近好几个村的,所以大家之间经常会聊一聊。

  那青年听见她的回答,明显一怔,随即露出诧异的神情,“我也是靠山村的?姑娘你是谁家的?”

  贝思甜心里一动,难道是罗家的亲戚?

  “罗家。”

  那青年听闻,不由地笑了,“村东村西的啊,村里可也有不少姓罗的。”

  “怎么,你认识罗家的?”贝思甜问道。

  那青年听了哈哈一笑,“我就是罗家的,我是村东头罗家的。”

  村东头罗家……只有两个,一个是罗二家,也就是他们家,还有一个,就是大伯家!

  这青年看上去至少二十七八了,肯定不是罗二家的,那就是大伯罗爱国家的!

  “我爸是罗爱国,估计你也认得,你是哪个罗家的,看你年纪,我应该见过你才对。”

  罗爱国的儿子!

  贝思甜一脸懵,随即发现原主的记忆当中还真的有这个人。

  罗旭华,罗爱国的长子,只不过母亲却不是秦红梅,是罗爱国的第一任妻子,也是靠山村的本地人!

  原主记忆中的罗旭华还是个毛头小子,那时候很叛逆,经常和家里大吵一架然后跑出去。

  原主的记忆当中,每次看到罗旭华,都是一脸的愤恨,所以对他还很有印象。

  想起那时候的罗旭华,在看到现在的罗旭华,贝思甜颇有一种洗去铅华的感觉。

  他离开靠山村应该有十来年了,去干什么了?

  “原来你是罗旭华,我叫贝思甜。”

  “贝思甜?”罗旭华一怔,“贝大夫的女儿?”

  “是的。”

  “那你怎么说自己是罗家的?”罗旭华看着贝思甜,澳门赌博网站:使劲将她和记忆中那个畏畏缩缩的小丫头重合在一起,最后却失败了。

  女大十八变,果然如此!

  贝思甜微微一笑,说道:“我是罗二家的。”

  罗二家,靠山村被叫做罗二家,自然是他叔家了。

  罗旭华稍一想,便恍然,随即大笑,“原来是弟妹,想不到咱们是一家人,哈哈哈,旭东那小子还好吧,居然赶在我前头了!”

  贝思甜面露古怪之色,罗旭华出去这么多年,看样子是和靠山村没有联系了。

  罗旭华笑了半天,没有得到回应,定睛一看,便看到了贝思甜脸上的古怪,不由问道:“怎么了?弟妹怎么这样看着我?”

  “没什么,既然是大哥,不如帮我把这些家伙搬回去吧。”

  聊着聊着,驴车已经停在了大埝上,原来是到靠山村了。

  罗旭华忙说没问题,有他在,就不用驴车进村,可以省下一些钱。

  将东西卸下车,罗旭东看着大埝下头的靠山村,那熟悉的小桥,那条臭水沟,还有那不平的土路,都曾让他怀念不已。

  罗旭华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自从他娘死了以后,他就觉得日子不快活起来,可这里承载了他整个童年,对于他来说,是一种源自血液中的留恋。

  绷架那些东西不算很沉,罗旭东一米八几大个子拿着一点不费力气,进了村之后,不少人对他投来注视。

  有些人看着他眼熟露出沉思,有些人露出好奇之色。

  因为是大中午进的村,所以外边的人比较少,一路上也没有人认出罗旭华来。

  罗旭华没急着进家门,先将贝思甜送了回去。

  看见罗二家的大门,罗旭华露出笑脸,那时候他可记得清楚,每次在家挨了揍,都跑来小叔家躲着,连饭都在这边吃。

  尤其是秦红梅找上门来的时候,二婶就护着他,可以说,小时候要不是二婶护着,他都未必能长到这么大!

  娘没了以后,他跟二婶最亲近。

  “先别说话。”罗旭华轻声对贝思甜说。

  贝思甜看着他一副想给秦氏和罗安国惊喜的样子,默然不语,怕是一会他了解到现状,就笑不出来了。

  听见门响,罗安平从里边蹬蹬走了出来,随即看见一个陌生人,不由地警惕,“你是谁?”

  罗旭华看见罗安平也是一怔,随即笑道:“我是你大伯!”

  罗安平:“……”

  贝思甜:“……”

  贝思甜黑了脸,他这是将罗安平当成她的儿子了。

  “进来坐吧,他是旭东的弟弟。”贝思甜越过罗旭华走进了屋。

  罗旭华脸上的笑容龟裂。

  罗安平忙抱起壮壮,转身跟了进去。

  罗旭华看着一大一小进了屋,觉得自己应该是听错了,要不就是贝思甜说错了。

  旭东的弟弟?

  这小子也就四五岁吧,要是弟弟,那二婶得四十多了才……

  罗旭华忙跟了进去,掀开门帘,便看见秦氏坐在炕上做活儿,罗安国靠着被子垛卷烟,和以前他常来的时候没什么两眼。

  “叔!婶!”罗旭华看见他们一头的花白头发,心里一酸。

  秦氏听见这个声音,手一抖,忙抬起头来顺着声音张望过去,只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站在门口。

  “旭、旭华?”

  罗安国在罗旭华进屋的时候就看直了眼睛,直到他出声,才忙直起身子。

  “华子!”

  罗旭华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两个人似乎都不怎么对劲。

  “婶,你眼睛怎么了?叔,你腿怎么了?”罗旭华脸上变了颜色。

  贝思甜拉着罗安平去西屋了,午饭基本上秦氏已经做好,就等着她回来呢,不过看着样子,估计一会得哭几个,这饭怕是暂时吃不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