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2章 撒谎?
  马建国是周济人的助力,他们到这边来,说是例行巡视,其实是为了重仁药房的事情。

  听说重仁药房有动作,想要将济世药房的几家大分店彻底挤出京津冀,济世药房好不容易刚站住脚,还没来得及站稳,就听到这样的消息,上边火速派来华北地区的总负责人,也就是周济人前来应对。

  国有企业的打击,如果不应对得当,定然是毁灭性的。

  不过让马建国感到疑惑的是,济世药房本就是应政策开立起来的,现在重仁药房作为国有企业,却要打击他们,难道不怕事发被上边狠罚吗?

  不过这个疑惑周济人给了他解答,重仁药房所有的决策和动作都是私底下进行的,而且很难抓到把柄,澳门赌博网站:想罚?总要有证据吧。

  济世药房因为出资人是海外华侨,而且还有一定的人脉,所以很多的药都是进口的,例如一些消炎药,是重仁药房没有的。

  近几年两个药房就一直在竞争,济世药房每年的销量都呈现上升的趋势,反观国有企业重仁药房,却一直原地踏步,在一个水平线上上下沉浮。

  所以济世药房的崛起,对重仁药房有着很大的影响。

  马建国虽然好奇贝思甜是什么人,不过周济人让他查探的一些事情都很紧急,所以他没有跟进书房,进了自己的房间。

  “贝姑娘怎么不坐?”周济人进了房间,给她得到了一杯水。

  “坐下无趣,看看墙上的画作。”贝思甜接过水杯的道了一声谢。

  “这边有一家文房社,老板本身也是个爱写字的,他很欣赏贝姑娘的字,希望能见一见。”周济人知道贝思甜想知道什么,没有说些没用的吊人胃口的话。

  “也好,什么时候见?”贝思甜道。

  “这几天他人没在这边,去市里参加书法大赛,恐怕要一个星期之后才能回来。”

  一个星期倒不是很久,那下次来再见好了。

  贝思甜因为手里暂时不缺钱,也不着急出手字,只是想趁着这段时间能够找到收字的店面最好。

  “是不是上一次家里弟弟生病,急着需要钱?如果需要,可以先从我这里拿。”周济人说道。

  贝思甜心头闪过一抹疑惑,她是不着急的,即便着急,脸上也不会露出多余的情绪,为什么周济人要这么说?

  “周先生真是个热心肠,我倒是不急着用钱,所以好意只能心领了,总归是要等冯老板回来的。”贝思甜并没有接他的话。

  她虽然觉得周济人似乎总在打探她的家庭状况,可是又觉得这种想法很荒谬,以周济人的身份地位,在靠山村这种比较偏僻的山村,是不可能有亲戚的。

  所以她觉得应该是自己多想了。

  因为有了戒备,贝思甜说话又再小心了很多,随便找了个借口便打算回去了。

  因为刚才寻找的借口便是去绣坊取东西,现在却因为这个被周济人拦下。

  “建国,和贝小姐去一趟绣坊,帮她把东西搬上车。”周济人将马建国叫来,吩咐道。

  马建国应了一声,站到了贝思甜身侧。

  贝思甜再次道谢之后,和马建国一起出了济世药房的大门。

  “好重的防备心。”周济人看着她消失在视线当中的身影,轻声说了一句。

  因为济世药房和宝娘绣坊隔了三条街道,这么点路再叫个驴车就很不划算,所以贝思甜同往常一样走着去的。

  马建国自然不在意这点路程,他看了贝思甜的斜挎包一眼,没话找话说道:“贝姑娘家里有当兵的啊。”

  他想着说说话就能拉近两个人的关系,也好知道一下为什么他们的华北地区总负责人会对一个村里的姑娘和和颜悦色的。

  “有啊,说不定和周先生家里的人一起入伍的。”贝思甜笑着说道,装作不经意提起周济人。

  马建国哪里想到一个村里来的姑娘会抱着和他同样的想法在套取他的信息。

  所以马建国听见便是一怔,随即笑道:“你说的周先生不是我们的周先生吧,毕竟周先生可是海外华侨,国籍都不是中国,家里人都在国外,怎么可能有人参军入伍呢!”

  他这么说,颇有点炫耀的意味,这个时候海外华侨在国内很吃香,尤其是政策上的支持,力度不小。

  贝思甜闻言垂眸,周济人果然有问题。

  她可没忘了,周济人曾经说过有一个和她一模一样的挎包!她当时没在意,后来总是背着这个挎包才发现,这挎包右下角绣着一个小小的‘旭’字。

  她背着的时候从上边往下看是看不到的,可是站在周济人的角度却可以看得清清楚楚,可就是这样,他还是撒下这样的慌,无非就是想套她的话。

  这个周济人为什么会对她的家庭情况感兴趣?

  贝思甜没再继续套话,马建国显然知道的东西有限,套也套不出什么来。

  到了宝娘绣坊门口,驴车已经等在了那里,张宝丽连钱都给了,绣绷绣架都准备好了,连同一个小包袱,里边针线剪刀应有尽有,线轴更是准备了一包袱,各色线轴都有!

  “小甜儿,我等着你啊!”张宝丽冲着贝思甜远去的背影挥手喊道。

  贝思甜点点头,示意她回去吧。

  马建国将人送上车,也就回去了。

  回到济世药房,周济人便将他叫进了书房,问他这段路上贝思甜都说了什么,他又是如何回答的。

  马建国一一回了,心中奇怪更甚,他们的负责人不但对一个村里的姑娘另眼相看,还着重打探了其中的细节。

  他不得不东想西想,难道是周济人比较重口,看上了这个村里的姑娘?

  挥手让马建国出去,周济人拿起报纸,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真是个聪明的姑娘!”

  回程的贝思甜,轻轻抚摸着折叠起来的绣架,这些东西,她已经有好几十年没有再碰过了。

  之前绣的都是小件,用的是手绷。

  驴车在途径一个旅店的时候停了一下,上来一个模样还算俊的青年,看样子是早就和赶车的师傅商量好了,而且旅途也是一样的。

  驴车上还有地方,贝思甜不介意多一个人,不过这个人似乎也是去靠山村的?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