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1章 绣屏风
  人的名,树的影!

  贝思甜上辈子那么刻苦练习女红,自然不仅仅是绣个手帕枕巾的水平,这一次,她打算好好绣,给张宝霞一个教训!

  贝思甜对自己的绣活儿还是很有自信的,闺阁中她可是没少刻苦钻研。

  之前没怎么在意这方面,这一次认真起来,贝思甜还是想对如今的绣品做一个了结。

  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贝思甜从来不狂妄自大。

  张子全以前只见过贝思甜的绣品,却没见过她,这是第一次看到,第一印象是一个不出奇的农村姑娘,除了眼睛亮一些,其他的没什么特别的。

  而现在,他却不得不多打量她几眼,这姑娘那晶亮的眼睛,源自于眼底的自信,虽然穿着承袭农村一贯的特点,可是这沉稳的性子,以及自始至终都没有变化的脸色和情绪,让张子全刮目相看,同时自愧不如。

  “上海的这个展览虽然不是全国性的,但是参展的都是各地有名气的绣娘,贝姑娘真的打算参展吗?”张子全怕她不知道这个展览的覆盖面,特意又强调了一遍。

  贝思甜笑着点点头,她不是冲着第一去的,只要能够崭露头角就够了。

  张宝丽听见贝思甜的要求,自然没有不满足的,不过有一个很大的问题,让她很烦闷。

  “以张宝霞的性格,这一次怕是会借着这个机会取消我们递交作品的资格,她知道你是真的会双面绣,肯定不会冒险让你参展的。”

  张子全一听跟着皱起眉头,这的确是个问题。

  “说不得,我们只能去求三叔了。”张子全喃喃说道。

  所谓的三叔或是三叔爷,其实年纪并不大,只是因为张子全这一脉的辈分普遍偏所以叫出来的称呼都有些大。

  贝思甜原本也没有打算走宝娘绣坊的路子,不然即便展露了头角,也得不到相应的效果。

  不过她依然需要宝娘绣坊的帮忙,尤其是家族高层的帮忙。

  这个就需要张宝丽这一支的人脉了。

  贝思甜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他们,以个人名义参赛,作品最好是能够通过宝娘绣坊的高层递交上去。

  如果高层实在找不到人,她就打算走逐步审核的手续,只不过这样会慢很多,也会平添很多的麻烦。

  她不愿意为此多跑动。

  张子全闻言,忙说他们想走走路子,如果实在不行再做其他打算。

  他这么急着应下,也是有私心的,贝思甜的作品他看过,以那双面绣的水平,被选入参展肯定是没问题的,所以如果能够通过他们的手递上去,那么贝思甜将来就能作为他们这一支的招牌。

  而如果让她自己走审核流程,她又是以个人名义报名,万一有了名气接受了别人招揽,他们这一支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毕竟上海举办的这次展览,可不是小打小闹,能够参展的,都是业界名品,只要参展,绣娘的地位就会迅速上去。

  贝思甜知道张子全的心思,不过她能理解,换做自己也会多为自己打算的,而且她本身也没想去别家。

  这一次参展,她也是有其他打算的。

  这么说定以后,张子全便着急忙慌地离开了,他得回去做准备,他们这一支,全力支持贝思甜!

  那边的事情张宝丽不用操心,也操不上心,她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给贝思甜找现在的名品,让她多看好心理有谱。

  “小甜儿,你的水平我都知道,真要递交上去,想参展估计问题不大,可是想要像你说的有点知名度,那就不容易了!”张宝丽道。

  上海这种大城市举办的展览,会有很多著名的品鉴师和技师到来,如果能够被这些人点评几句,作为绣娘不管去哪个绣坊都会被奉为座上宾。

  除了这些人,还有一些有钱人和海外人士,这些人出手会十分大方,如果真的看上一副作品,上万都是小数目。

  这个年代,虽然万元户已经不少,可到底还是有数的。

  “你的大家伙借我用一下,另外有好的绸缎吗?白色的。”贝思甜问道。

  张宝丽当然知道大家伙指的是什么,她忙点头,这些她都能准备。

  “你打算绣什么?”

  要绷架一般都是要绣大件。

  “屏风。”

  张宝丽微感吃惊,屏风在绣品中是最为上档次却也是最难绣的,不仅是因为它大,还因为屏风的其他材质很贵重,如果绣活儿不到位,很容易被掩住风采,从而糟蹋整个屏风!

  不过以贝思甜的技术应该是没问题的,双面绣在屏风上体现出来最好,只是工作量会大很多,不知道能不能赶在参展报名结束之前完成。

  她知道贝思甜还要去一趟济世药房,于是说道:“你去吧,等你回来的时候我都准备好了!”

  贝思甜点点头,“最好能够有一些特别的花样子。”

  张宝丽点头,这个是肯定的,没有好的花样子,哪能绣出好的绣品。

  贝思甜去了济世药房,马小玲告诉她周济人出门了,要一会回来,并且留了话,让贝思甜稍等片刻,下家已经有了。

  贝思甜闻言微感欣喜,点头含笑去了周济人的书房等待。

  这是周济人吩咐的。

  周济人的书房其实并没有多少书,只有玻璃柜中摆放着几本书,虽然叫做书房,看起来却应该是待客的。

  不过从这个房间来看,周济人还是很有品味的,墙上挂着的画作应该出自名家之手,檀木桌上摆放的青瓷花瓶也是上等,如果没有一点眼力,这些东西只要美观就可以,不需中品质。

  正看着,外边传来脚步声,因为房门没关,所以周济人看到了正在书房中的贝思甜,嘴角露出些许的笑容。

  这个神情落在身旁的马建国眼中,感到颇为诧异,周济人出了名的不苟言笑,为人精明却冷漠,虽然长得不出众,但是因为身份地位在那里,有不少女人前仆后继,可从未见他对哪个女人多一点青睐。

  马建国不由的将目光落在贝思甜的身上,随即又是一怔,这不过是个村里的姑娘而已,看这身穿着,似乎家里还是比较穷困的那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