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9章 没事干,闲的
  罗二家小瘸子不瘸的消息在贝思甜二人放羊回来的时候就传了半个靠山村,对此姐弟二人权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

  直到这件事传到杨五郎耳朵里,他亲口说出罗安平之所以没有瘸,是因为贝思甜祖传秘方的功劳,众人才纷纷吃惊,小寡妇会治病?

  这件事好比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当大夫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小寡妇说会就会了?

  对此杨五郎叹气不语,不少人便猜测其中定然有所隐情,一些聪明的便想到了杜扒皮,贝大夫在的时候,这个杜扒皮就很嚣张了,差点就把小丫头卖给糟老头子,贝大夫一死,这杜扒皮更是肆无忌惮的。

  这是不是贝大夫偷着教给贝思甜的活命手段?

  众人这么猜测其实对了大半,原主的确偷着和贝德旺学习中医,只不过那种状况下,她连半吊子都算不上,勉强认得一些草药,能开出两副简单的方子,凑不凑效的还另说。

  这么猜测的人有,不信的人还是占了绝大多数。

  秦红梅听说了这件事,优哉游哉地进了罗二家的大门,刚进来便听见一阵剧烈的狗吠。

  秦红梅吓了一跳,转眼看到是一只毛都没长全的小东西,声音还带着奶味就瞎汪汪,没好气地一脚踢过去。

  壮壮闪身躲了过去,继续冲着秦红梅叫唤,一副家里进了贼的架势。

  秦红梅被它叫唤的心烦,澳门赌博网站:凌空又是一脚踢了过去,因为距离远,根本踢不到壮壮,无非就是吓唬吓唬它。

  “大伯母到了别人家跟到了自己家一样,倒是不认生。”贝思甜端着一个小盆从外屋走出来,不咸不淡地讽刺道。

  “一笔写不出两个罗字,我到了我二弟家还认什么生!”秦红梅也是个不愿意嘴上吃亏的,就是在罗老太太跟前,她也总是隐晦的在嘴上占便宜。

  “这倒是,虽然已经分家了,但一笔写不出两个罗字,那大伯母今天来是来看平安的?”贝思甜将小盆里的鸡食撒进临时做的小圈里,三只小鸡欢快地啄着地上的吃食。

  秦红梅这才看见罗二家居然买了三只小鸡,这是有钱了?

  “可不吗,来看看平安的。”秦红梅眼睛看着那三只小鸡,笑着说道。

  贝思甜看见她这副嘴脸,笑道:“空手来的?”

  秦红梅一怔,随即撇嘴,“你这死丫头,自家人看自己家人,还带什么东西,别这么认钱!”

  她说完,不等贝思甜继续说,便凑到跟前,笑着说道:“啥时候买的小鸡啊?这用来小鸡炖蘑菇可是好东西,你奶最爱吃了!”

  贝思甜瞥眼见她没脸没皮的样子,心生嫌恶,这人要是不要脸了,的确是可以无敌的。

  “原来奶爱吃小鸡炖蘑菇啊,难怪大伯母家的鸡孵了小的,原来是要给奶炖的,一会我就去告诉奶这个好消息。”

  秦红梅一听,瞬间拉下脸来,要是让这死丫头去那死老太婆跟前一说,那死老太婆不闹腾着炖了都新鲜。

  “这小鸡是买给我家平安的,我差点忘了大伯母那有,早知道就不买了,自家人嘛~”

  秦红梅看见贝思甜一脸后悔,居然惦记上自己家的鸡苗子,心里咯噔一下,这个小浪蹄子现在是越来越招人腻歪了,她不但捞不到一点便宜,就连嘴上都占不到便宜。

  “我进去看看平安啊。”秦红梅不敢再提这茬,忙进了东屋。

  屋里秦氏早就听见秦红梅的声音了,以前就不怎么爱搭理她,自从知道自己的眼睛是秦红梅使坏给整瞎的,这心里就存了疙瘩。

  若不是贝思甜让她暂时什么都不要做,她现在就恨不得起来揪住她衣领子质问。

  “弟妹,平安咋样啦?”秦红梅笑呵呵地说道。

  “挺好。”秦氏闷声说了一句,就不再搭理。

  秦氏一直以来都这德行,秦红梅也不在意,看了一眼坐在炕上的罗安平,笑着问道:“平安,你这腿一点都没事了?”

  罗安平点点头。

  “真是你姐给你治好的?”

  罗安平又点点头。

  “你姐啥时候成大夫了?”秦红梅又问。

  罗安平看着她不说话,一旁的秦氏冷哼一声,“呦呵,大嫂什么时候关心起我们家的事情了。”

  “这话怎么说的,都是一家人……”

  “大嫂,咱们已经分家了。”罗安国抬头说道。

  秦红梅一下子就被噎住了,别人说分家她可以当没听见,可是罗安国这么说,她就不能在说什么了。

  为什么分家,不就是因为罗安国瘫痪了吗,这件事当时闹得多厉害,这么多年了,兄弟来的情分都浅浅淡淡的,不就是因为这件事吗。

  秦红梅每次来,罗安国一般都不说话,她通常也当他不存在,这一次没想到居然回的这么犀利。

  “大嫂要是没事,就回去吧,我家平安已经能走了,该来看的都看过了。”罗安国继续说道。

  罗安平重伤的时候,秦红梅是连个人影都没出现,她家的大门都紧闭着,现在人好了能走了,她跑过来溜达着说一家人卖乖。

  罗安国以往不说话,不代表他是傻。

  罗老太太在罗旭强的搀扶下还来了两回,偷着带了两个小蛋糕塞给罗安平呢。

  罗老太太也不是个傻的,她吃啥喝啥都能用长辈和房子压秦红梅,但是要给罗安平带东西,就只能偷着。

  也就是这个举动,让罗安国心里还好受一些。

  被罗安国一顿呛,秦红梅脸上彻底挂不住了,要是妯娌还好说,打打闹闹常有的事,但是被小叔子这么说,她再厚的脸皮也没脸待下去了。

  秦红梅撇着嘴冷着脸,见屋里没人给她台阶,只好说老太太那边还有事,借口走了。

  贝思甜在外头听见,嘴角带了一抹笑,家里的只要不是真包子,就都好说。

  贝思甜自然没把秦红梅放在眼里,之所以嘴上和她斗,全然是因为没事干,闲的!

  她要是真想整治秦红梅,就会像霸王张家,到现在霸王张家里还在拜黄大仙,根本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秦红梅是留给秦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