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7章 贫困?怎么会?
  请大家看最后作者的话,关于爆更的,很重要很重要!!!

  马小玲对贝思甜是又怕又气,可又不敢对她怎么样,一见到她来就赶忙迎过去。

  “周先生在吗?”贝思甜问道。

  “在,就在他的书房里。”马小玲说着,将她引向后边。

  周济人特别嘱咐过,这段时间如果贝思甜找他,第一时间告诉他。

  周济人可是市里来的大领导,哪里是她一个小服务员可以问东问西的,她不太明白为什么一个村里来的女人会得到他的重视。

  当然,她也不会多想什么,以贝思甜那副又干又瘦的模样,谁看的上?

  所以这一次看见贝思甜,不仅是有惧意,还有好奇在里边。

  “贝姑娘来了,来,里边坐。”周济人放下报纸,抬头看着她露出清浅的笑容。

  贝思甜进了门,便闻到一股淡淡的茶香,她看着周济人放在檀木桌上的报纸,还有半盏茶,唇边泛起一抹笑容,“又来打扰周先生。”

  “不用这么客气,我们是不打不相识。”周济人含笑道。

  马小玲闻言有些赧然,重新换掉茶壶中的茶水,沏上茶便去了前厅。

  贝思甜坐在红漆檀木椅上,目光落在那份报纸上,上面有很多的信息,有的是当今社会的资讯,有的是一些趣味故事。

  “这还是前天的报纸,闲来无事看一看。”周济人将报纸相折,放在一边。

  报纸……

  贝思甜默默记住这个词,这个东西,似乎可以了解很多的东西,远比从别人的嘴中得到的更多更真实。

  “贝姑娘这一次是来买消炎药的吗?”周济人眸光微闪,微微垂下眼睑。

  贝思甜的心思还都在报纸上,闻言答道:“不是,已经不需要消炎药了,我来是想请周先生帮个忙的。”

  周济人抬眼,“你弟弟已经好了?”

  贝思甜点点头,“好了,多谢周先生挂念。”

  “太客气了,毕竟药是从我的药房买的,能够多了解病人一些也是好的。”周济人端起茶了轻轻呷了一口,又问:“贝姑娘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贝思甜从挎包中将用一张宣纸写的大字拿了出来,“我想请周先生帮我指引一下,看有没有下家可以买字画。”

  周济人颇为意外,从她手中拿过那幅字,原来是一首诗。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诗自然是好诗,周济人看的更多的是字。

  这幅字纵笔流畅,一泻千里,时而遒劲,杂以流丽,有女孩子特有的掩映顾盼,却也能让人从中感觉到女孩子少有的大气浩然。

  周济人眼中闪过惊艳之色。

  “好字!”

  贝思甜但笑不语,在家练字时写出来的自然不是这样的水平,那不过是为了能够正大光明的卖字罢了。

  这副行书的水平,才是她该有的水平,拿出来卖至少不会太难看。

  “如果贝姑娘愿意,我想买下这幅字,你可以出个价。”周济人看着那幅字说道。

  贝思甜摇摇头,“也不是什么名人手书,周先生喜欢,就送给你了,我只会写字,却不知道该怎么出手,所以才想请周先生帮忙的。”

  “举手之劳。”周济人略作沉吟,“我看贝姑娘还去绣坊卖绣品,家里急需要钱吗?”

  “这倒不是,只是家里贫困,我希望能尽可能地改善家里的状况。”贝思甜道,这个没什么可隐瞒的,这么拼命挣钱,除了改善家庭条件,还能为了什么。

  “贫困?”周济人一怔,见贝思甜带些奇怪的目光投过来,脸上露出清浅的笑容,“只是好奇,你家里人为什么让你一个女孩子这么辛苦。”

  贝思甜不再接话,这周济人有时候有些奇怪,看似无意,却又好像再套她的家庭状况,可是人家偏偏还是有钱有身份的人,完全没有理由注意一个普通农家的事情,所以她心里奇怪却又找不到缘由。

  “我倒是认识一些字画行,以贝姑娘的水平,自然是没问题的。”周济人点头道。

  “那就多谢周先生了。”贝思甜稍作沉思,便又道:“也不敢白白浪费周先生的人脉,如果字卖的出去,周先生可以从中抽取三到四成,算是回报周先生的。”

  贝思甜将话说的顺耳一些,人脉这个东西十分重要,她再有本事,没有人脉也是不行的。

  一些字画行并不像外边传言那样,什么样的人来卖字画都收。

  周济人微感诧异地看了贝思甜一眼,似是对她如此懂得人情世故颇为惊讶。

  “这倒不必,这点钱我还看不上,就当卖姑娘一个人情,将来说不定还要请姑娘帮忙。”周济人道。

  贝思甜见他说的认真,也不再多说,点头道:“能力范围内的,我一定不推辞。”

  周济人见她对自己颇为自信,不禁笑了,这个姑娘的确是有趣,她和一般的那种自我感觉良好且自信心膨胀的人不同,和那些觉得自己出身农村没什么用的人也不同,她的自信,十分有底气。

  贝思甜见没什么事,便准备离开了。

  送走了贝思甜,从右边的厢房中走出一个西装革履的人,这个时期西装刚刚盛行,像这种小地方,基本上是看不到人穿西装的。

  “你这样的打扮太引人注目了,我们这一次来是临时巡查的,没必要引起太多的麻烦。”周济人看了他一眼,语气淡淡,神情冷漠,完全不似同贝思甜说话那般。

  “是。”那人垂首站在桌旁,“周先生,那女人用不用调查?”

  “不必,除了盯紧重仁药房那边的动作,不要节外生枝。”周济人拿起报纸,淡淡地说道。

  重仁药房就是那唯一一家国有药房。

  “明白。”这人应完,在周济人地挥手当中离开了房间。

  在这人离开之后,周济人放下报纸,看着窗外喃喃自语:“贫困?怎么会。”

  贝思甜离开济世药房之后,就去了市场,她今天要买一些小鸡回去养,再买一只成鸡回去炖了,鸡汤原本就是滋补的,再加上一些药材,罗安平这一次带来的伤害应该很大程度都能够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