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6章 秉着仁慈的态度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除了你,不能有其他选择?”贝思甜嘴角带着淡淡的弧度,却没有温度。张宝霞这一次丢下生意跑到这小破镇子上来,就是为了招揽这个会用双面绣技能的绣娘。原本她想了各种说辞和方法,可是看到贝思甜之后,她便有些改变主意。原因无他,这个时候的人都是看人下菜,贝思甜穿的破旧,一看就是农村来的,长得灰扑扑的,也不像是家里有钱有关系的,张宝霞又着急走,语气能够勉强保持客气,已经很不容易了。听见这个语气不是农村人该有的语气,张宝霞皱了皱眉头,道:“贝小姐难道还需要去考虑其他的选择吗?还有哪一家比我给你的待遇更好?张宝丽那里的条件你也看到了,就算成为她正式的绣娘,也不可能有一个月一百五的工资!更不要说提成!”“你给的待遇的确不错。”贝思甜看着张宝霞十分骄傲的样子说道,“可待遇好,不代表我就必须选你。”张宝霞这种挖自己人墙角的举动实在有失德行,不说贝思甜根本无意于当绣娘,就是真的打算当一辈子的绣娘,也要慎重考虑。她和张宝丽其实也没有多么深厚的友谊,都是利益上的关系,只不过和张宝丽相处,你可以处成朋友模式,至少双方的地位是平等的,但是如果跟着张宝霞,以贝思甜短暂接触这个人的感官来说,就必须是她的下属,受她的管辖和约束。上一世她和师父途径各地,只要拿出玄医印,各地大小官员不但客客气气的,都会以最大程度的方便与之,现在让她受制于一个绣坊的老板?不管是她师父的清冷性子,还是她这样的性子,都不会走到哪里都张扬地拿出玄医印,他们更喜欢以‘行走江湖的郎中’自居,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所以没有人跑到她面前张牙舞爪的时候,平日里的贝思甜是平和和善的,像张宝霞这样,带着理所当然的你应该向我臣服的态度,让贝思甜很想上去踩一脚。人的感觉都是相互的,张宝霞看着贝思甜慢悠悠的说着不打算选择她的样子,心里也是来气。她大老远的从安马镇跑到这小破地方,就是为了这个会用双面绣的绣娘,原本她手底下已经有一位优秀的苏州绣娘了,如果能够招揽这个会双面绣的绣娘,那么她就不用在等着安马镇被提名成安马市,直接便可以到沿海大城市的绣坊当老板了。因为上海那边的绣坊正好有一个空缺,这个机会十分难得,她又是这一代当家一脉的直系,只要手底下有技术过硬的人,管理上没出过问题,基本上就是她了!可她并不是这一代里唯一的一个,除了她还有两个竞争的人,她担心那两个听到贝思甜的事情跑来挖墙脚,便马不停蹄地坐着当晚的火车过来了。看到贝思甜的那一刻,她心底是看不起的,原来是个农村的,因为潜意识里的轻视,所以她并没有把贝思甜太当回事,她觉得一个农村出来的村妞,只要她给出条件,估计当天晚上就得收拾包袱跟她走。哪里会想到会是现在这样!贝思甜的拒绝,不仅让张宝霞面子上挂不住,最主要的还是因为没有招揽到她!张宝霞心里虽然有些后悔将关系搞僵硬,不过让她拉下脸来和一个村妞说好话,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想清楚了,你一个农村出来的,能够去特大镇发展绝对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以你的出身和条件,打一辈子的工估计都不会超过我给你的待遇,你总不想在农村待一辈子吧?”张宝霞道。政策开放之后,外边的世界变得宽广起来,多了很多的际遇,不少的人呢都从农村和大山里走出来,希望能够摆脱贫困,也希望可以趁此机会离开农村,成为城里人。这几乎是大多数农村小年轻的心思,没机会都要到处去找机会,更不要说她将机会摆在贝思甜的面前。贝思甜看着她一副施舍的面容,忍不住便有些好笑,这个人的自信到底是哪里来的?她的话对很多人来说是一种诱惑,面对这个的确难得的机会,谁还会在乎她的态度,换做另外一个人,定然答应她的招揽了。可是贝思甜到底不是一般人,她根本没将张宝霞放在眼里,更别说她给的机会了。在她眼里,张宝霞的分量还不如张宝丽。“这么珍贵的机会,还是留给有心人吧。”贝思甜不打算再废话,绕过她准备离开了。从小培养出来的素养,让她不愿意轻易的恶语相向,她这明显的拒绝,对方若是识趣,就该走人了。可张宝祥显然不是那识趣的人,她横跨一步,再一次拦住贝思甜的去路。“你别给脸不要脸!你一个村妞,我自降身份来请你,你不但不知情,还一再的拒绝我,行啊,你有本事是吧,我就让你知道,你有再大的本事,我要是不让你走这条路,你就得回家给我种地去!”张宝霞那张扑满粉的脸有些狞厉,看着贝思甜恶狠狠地说道。张宝霞说完,冷哼一声,踩着小皮鞋走了,她已经打算好了,这村妞不就是凭着一手双面绣的手艺吗,那她就断了她的路子!要不哭着来求自己,要不就滚回家去种地!贝思甜看着张宝霞趾高气扬的背影,脸上的笑容微沉,晶亮的眸子带上些许冷凝。世界上总有一些自以为是的人,遇到大多数人的时候,可以旗开得胜,便助长了他们的气焰。贝思甜秉承医者仁心的仁慈,决定帮助张宝霞看清楚这个社会,顺便帮她将已经长到脑袋顶的眼睛归位,让她明白什么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个张宝霞并不能过多影响她的心情,她这一次来还有重要的事情,所以她继续向济世药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