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4章 我能治好你的眼睛
  因为这件事,澳门赌博网站:罗安平伤好的喜悦都被冲淡了很多,秦氏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傻子,被人算计了这么多年,如果不是无意之中被贝思甜发觉,他们到死都不知道眼瞎是被人害的!

  虽然不知道秦红梅这么做的目的,但是她可以肯定自己和秦红梅没有实质性的仇怨,矛盾也是因为她们是妯娌,仅此而已。

  这秦红梅实在太歹毒了,不管怎么样,她居然毒瞎她的眼睛!

  “娘,我能治好你的眼睛。”

  秦氏原本气的饭都吃不下了,乍一听见贝思甜这么说,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刚才说啥?”秦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能治好你的眼睛。”贝思甜重复了一边。

  一旁罗安国点烟的动作一顿,抬起头来看向她,秦氏看着她发呆,就连罗安平都张大了嘴巴。

  “你、你再说一遍?”秦氏声音都有些颤抖。

  贝思甜知道她的心情,嘴角弯了弯,轻声说道:“如果是做活儿做瞎的,我怕是无能为力,但如果是被毒瞎的,而且已经找到根源,我是可以治好的。”

  “真的?”一旁的罗安国忙问道。

  “真的。”

  若是之前贝思甜这么说,肯定是没人相信的,可是现在不同,她凭着自己的真本事治好了罗安平,不但让他重新站起来,还没有留下一点后遗症,跟好人一样。

  所以贝思甜这么说,罗安国相信了,秦氏也愿意相信,可是又怕到时候期望太高,失望太大。

  治好秦氏的眼疾并不难,不过眼下有一点,就是秦氏眼瞎的时间太长,想要恢复视力,恐怕需要一段时间。

  和秦氏讲明了,秦氏哪里还怕一段时间,别说一段,十段都没问题,总比一辈子瞎着强吧。

  她如今才五十多点,日子可还长着呢!

  听见贝思甜说可以治好秦氏的眼睛,罗安国整个心都亮堂了!

  贝思甜已经打算治疗秦氏的眼睛,不过这之前还要做些准备。

  罗安平已经不需要符水了,每天都在做着康复治疗,在院子里溜达,和小狼犬一起玩。

  “姐,它还没名字呢,你给取个名字吧。”罗安平抱着小狼犬说道。

  “你想叫什么就叫什么吧。”贝思甜笑道。

  “还是姐取吧,是姐抱回来的。”罗安平道。

  “行,就叫壮壮好了,壮壮实实的,给咱家看家护院。”贝思甜笑道。

  罗安平一手握着一只狗爪子,笑道:“小家伙有名字了,以后你就叫壮壮!”

  小狼犬嗷呜嗷呜的,被罗安平抓着前爪,只能两只后爪着地,非常难受。

  看一人一犬玩的高兴,贝思甜嘱咐了一句,“别跑,腿还不能用劲呢。”

  “知道啦~”罗安平高声应了一句。

  吃过了晌饭,贝思甜带着小狼犬壮壮进山了。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她还一直没有进过山呢。

  这一次不是去采草药的,是给周田送些玉米面的。

  这是上一次周田拜托她的事情,希望能吃些玉米面,这么多年了,不是吃野果树皮就是吃肉,已经很久没吃过玉米面了。

  周田还想用粮票换玉米面的,贝思甜也没告诉他粮票现在已经不流通了。

  周田住的地方是在一个山洞里,山洞的位置比较高,一般的野兽都上不去,而且有狼犬看着,也没什么野兽敢过来。

  山谷里有条小河,周田平日里喝的水都是这条河里的水,也是为什么他会选择在这里安家的原因。

  这个山洞很宽敞,估算了一下差不多有六十多平米,洞内干燥干净,一些日用的东西虽然破旧简陋,但是还算齐全,有的能够看出是周田捡回来的。

  周田喝了一大口玉米面粥,脸上出现满足的神色,他有多久没喝过了,这感觉真是怀念!

  贝思甜看着壮壮和母狼犬在一边亲热玩耍,还有它的两个兄弟也跟着凑热闹,笑了笑问道:“周叔不打算回村住吗?”

  周田喝粥的动作一顿,随即停下来摇了摇头,“不回去了,我是被他们赶出来的,回去干什么,和我这些老伙计待在山里更自在一些。”

  和贝思甜接触几次之后,周田便开始有意识的说话,练过几次之后,现在说话已经流利很多了。

  “那以后周叔想吃什么就告诉我,我给你带过来。”贝思甜笑道。

  村里一些年轻人已经不知道周田的存在了,一些岁数大的,提起周田来也是咒骂,对他的评价很不好。

  不过贝思甜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她和周田接触几次之后,发觉这个人心思很简单,他自小没了父母,吃百家饭长大的,吃百家饭都是遭人嫌弃的,长大一些后,周田便自力更生了。

  不过因为年纪还小,周田没法上山打猎,家里的地也都被亲戚占了,就靠捡破烂为生,后来一次饿极了便进了山,差点迷在里头,还遇见了一头母狼。

  周田本以为要丧生狼口了,没想到那头母狼没咬死他。

  后来母狼生产后虚弱,和什么野兽干了一架,重伤死了,留下六条小的。

  周田一看那六个小东西就不是纯狼,应该是那母狼和哪个村里的狼狗结合生下的。

  周田感慨小狼犬和他一样的命运,心生怜悯,便将这六条小狼犬带回了村里。

  一开始不觉得如何,可是等到小狼犬长大以后,村里不少人都认为那是狼。

  “那两年冬天来得早,黄鼠狼没吃的,便下山偷村里的鸡吃,村里人都认为是我的狼犬干的,要我打死它们。”周田冷哼一声。

  这些狼犬就是他的家人,他怎么可能打死它们。

  “我怎么说他们都不信,认定是我的狼犬干的,还找了村主任来说服我,非要让我打死这些狼犬,说放回山里也是祸害,我死活不同意,他们便威胁我要不带着狼犬滚出村里,要不就打死狼犬。”

  “所以你一气之下就带着狼犬进山了?”贝思甜道。

  周田点点头,继续喝粥。

  贝思甜也是第一次听周田的事情,和村里人传的不大一样,不过相对于那些流言蜚语,她反而更相信周田。

  周田对狼犬的感情,超过了大多数人类之间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