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61章 留了三只羊羔
  村里人发现一个多星期了,霸王张家都紧闭着大门,即便有人出来,也都是三五个一起出来,办完事就立马回家,重新关闭大门。

  众人不知道这一家子又在搞什么鬼,想知道也没人敢去打听,这阵子估计心情还不顺呢。

  贝思甜这两天心情不错,她将十张羊皮卖了小一百块钱,还有一棚子的鸡也卖了五十多块。

  可惜的是,狼犬们下嘴还是没太多顾忌,羊皮很多地方都破损了,要不价格还能再高上很多。

  那头大肥猪贝思甜原本也是想卖掉的,可是她觉得还是应该给张家提个醒,不过看样子张家根本没往她提示的地方想。

  想想也是,整个村都有可能会干这种事,唯独罗二家没法干。

  就是可惜了一头大肥猪,早知道还不如用羊来代替,那一头猪可值不少钱呢。

  秦氏拿到贝思甜给的二百块钱,整个人都傻在了那里,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票子,还有五十和一百的!

  贝思甜补了五十块钱进去,给了秦氏二百,其中一张是一百的,一张是五十的,剩下的都换成了十块和一块的,这样花着方便,存着也方便。

  “小甜儿,这钱哪来的?”罗安国脸上十分吃惊,压低了声音问道。

  贝思甜笑了笑,“是张家赔给平安的。”

  张家赔给平安的?

  这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霸王张家能赔钱?

  罗安国和秦氏都不相信,两人相视一眼,忽然想到最近霸王张家似乎有点事情。

  “前几天他家不是出事儿了吗?怎么还有钱赔咱们?”罗安国觉得事情不像贝思甜说的那么简单,于是问道。

  贝思甜点点头,“没错啊,不出事儿,怎么能有钱赔咱们呢。”

  听见贝思甜的回答,罗安国张了张嘴,忽然不安起来,问道:“这话怎么说?”

  贝思甜本也没打算隐瞒,这么多钱拿出来,总要有个说辞。

  “我说过要给平安出气的,上一次害我,我还没找他们算账,现在又来害平安,要是不给他们点教训,下一次他们还会变本加厉。”贝思甜一边掐辫子一边说道。

  所以说,张家前两天出现那么大的骚动,都是贝思甜的杰作?!

  两口子听的目瞪口呆,她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大姑娘,怎么可能做到那样。

  “你、你怎么做到的?”罗安国舌头有些捋不直,要是贝思甜没有说谎,那……

  贝思甜笑着看了看在炕上拱着罗安平手的小奶狗,道:“前段日子在山里头认识了一些小伙伴,它们帮忙教训的张家。”

  罗安国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小奶狗,忽然想起前段时间村里忽然出现一头狼的事情,好像就是那一天,贝思甜抱回这条小奶狗的。

  罗安国抽烟卷的动作一顿,目光死死地盯着那条小奶狗,这么小的东西,实在看不出到底是什么。

  “放心吧爸,它不是狼,是狼犬,不过应该是狼的直系后代。”贝思甜道。

  周田说母狼犬是和真狼结合的,所以这大山里,是真的有狼。

  罗安国手一抖,烟灰掉在炕上,好在已经灭了,不然肯定烧出一个窟窿。

  狼的直系后代!这和狼狗可是有很大区别的!

  “没、没问题吗?”罗安国现在看那小奶狗的目光有些心惊。

  “没问题的,什么东西自小养都会培养出感情,虽然它狼的血统多一些,不过到底有狗的特性,到时候教一教,不会反噬主人的。”贝思甜知道他担心的是什么。

  罗安国听她这么说,稍稍安心一些,再看了看那牙都没长出来,呆头呆脑的小奶狗,也就没那么纠结了。

  “那这钱……”

  “除了那头大肥猪之外,一棚子鸡卖了五十多,十只羊剥皮买肉总共一百五十多。”贝思甜把卖羊的钱多说了一些。

  罗安国和秦氏一听瞪圆了眼睛,异口同声道:“什么卖羊的钱?!”

  “他家的羊被拖出来卖了,只可惜都给咬死了,不然卖的会更多一些。”

  罗安国和秦氏面面相觑,怪不得这段时间张家都紧闭着大门,只要出门至少都是两三个人一起,这是给吓的!

  大肥猪的事情之后,大家伙都以为没事了,没想到紧跟着就是十只羊丢了!

  那群狼犬到底干了什么,居然能把霸王张给吓住了!

  “小甜儿,这件事可不能说出去,不然要被他们给缠上的,以后做事定要留一线啊!”罗安国郑重地说道。

  这基本等同于断了霸王张家的收入来源,也就是断人生路的事情,做的太绝,是会引起反弹的。

  贝思甜淡淡地说道:“张连巧推我下山的时候,可没想着留一线,张顺才害得平安掉下去的时候,也没想着留一线,但凡他们有所顾忌,都不会把事情做绝,这种要人性命的事情,一次可以说是不小心的,两次呢?”

  罗安国沉默了,贝思甜说的不错,是他太仁慈了,不,可是说是懦弱,他怕霸王张家知道了报复!

  家里这瞎的瞎,小的小,一旦霸王张报复,他们只能受着。

  贝思甜忽然一笑,“医者仁心,放心吧爸,我给他们家留了三只羊羔呢。”

  三只……羊羔。

  罗安国看着贝思甜一脸认真,不禁苦笑,就算留了三只小羊,短时间内霸王张家也没有了收入来源。

  他家可算是一朝回到解放前!

  出了气,贝思甜便不想在张家人身上多浪费精力,将注意力转移到罗安平的腿伤上。

  要尽快治疗他的腿,不然等到长上了,可就晚了。

  治疗这种伤或许对别人来说比较困难,但是对于贝思甜来说,反倒比之前发烧感染更容易一些。

  玄符她已经制好,这几天每晚都在给罗安平用,不过这些玄符都是用来促进断骨处血液循环的,这样有利于骨痂结合。

  这几天贝思甜一直摸着她的腿骨,之前是杨五郎给正的骨,但是因为手法问题,骨断面并没有完全相合,如果就这么长上,将来肯定是要跛脚的。

  杨五郎倒不是成心的,只是受限于他的水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