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4章 你弟弟多大了?
  贝思甜转头看着他,澳门赌博网站:清澈的眸低闪过一抹疑惑。

  周济人迎上那双似是能够看透人心的眼睛,微微一笑,“消炎药是不能随便用的,这个东西见效快,但是副作用很大,要对人对症下药。”

  贝思甜暗自点头,的确是这样,听说西药见效十分快速,有时候数片药片下去就能见效,但是副作用也很大。

  听见周济人这般说,她心里那丝疑惑消散。

  “受伤的是我弟弟,一个孩子。”贝思甜如实相告。

  周济人将药递给贝思甜,“弟弟?”

  “是的。”

  贝思甜接过药,翻来覆去地看了看,发现上边是有用量说明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引过去,没有注意到周济人说到‘弟弟’两个字时,脸上一闪而过的古怪。

  说明上有写明孩子的服用剂量,贝思甜顿时唇角弯弯。

  “你那弟弟多大了?”周济人说完,又补充道:“如果太小是不能吃太多的。”

  贝思甜抬起头来,笑道:“我看到说明上写了,这样倒是很方便,谢谢你周先生,这药多少钱?我买半盒。”

  “五块钱。”周济人看着贝思甜,微张双唇,最后咽下了想要问的话。

  贝思甜暗自咋舌,半盒只有六片,居然要五块钱!

  以前在杨五郎那里买药,都是一毛钱两片,一毛钱一片,贵的两三毛钱一片,这五块钱六片,相当于八毛多一片!

  怪不得杨五郎会露出那样的神情,甚至不惜跟媳妇吵架借钱,这消炎药也太贵了!

  贝思甜交了钱打了个招呼就离开济世药房,周济人站在厅里看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

  贝思甜没有直接回村,而是去了中药房抓了点药,她制作玄符需要一些药材的辅助。

  珍贵的中草药自然是没有的,不过一般的草药都有,抓了两包的药才花了不到三块钱,可见西药真的是很贵。

  贝思甜没有再耽误时间,这一次她没有坐驴车,而是赶上了中午那趟汽车。

  这是她第一次坐这种四个轱辘的铁盒子汽车,相比于马车驴车这些人力车,汽车的确是快了不止一点点,而且没有那么颠簸,即便刮风下雨也不会太受影响。

  只不过汽车里浓重的体臭味让贝思甜犯恶心,不仅是体臭,还飘荡着一股怪怪的味道,让她有些想吐。

  幸好汽车速度快,没等贝思甜坚持不住就到站了,下了车她深深吸了口清爽的空气,快步下了大埝,向着村里走去。

  进村的路上,贝思甜看见张顺才扛着铁锨从不远处走来。

  “呦呵,这不是小寡……小甜儿吗?我听说你弟弟的事儿,怎么样了现在?”张顺才停下来,将铁锨放下杵在地上。

  贝思甜看着他,张顺才脸上没有嘲弄的神色,问这话问的也很认真,没有幸灾乐祸的样子。

  “还没醒。”贝思甜回道。

  “这也真是的,这孩子也太皮了,跑山上干啥去了,以后可得好好管管,那杨五郎咋说的,应该没什么事吧?”

  贝思甜默然不语,杨五郎怎么说的,肯定整个靠山村都知道了。

  “你也别太难过,小子哪有不淘气的,行了我还得下地,先走了啊。”张顺才扛起铁锨,向着大埝那边走去。

  贝思甜转过身,看着张顺才的背影,以往张顺才见着她都是当成空气,完全不理会她,今天怎么忽然这么关心?

  她的眸光微冷,最后看了张顺才一眼,转身向着家里走去。

  回到家里,贝思甜便感觉到一股十分压抑的情绪扑面而来,她知道秦氏和罗安国根本接受不了这件事,虽然罗安平的小命当时救过来了,不过杨五郎也实话实说,后边这一关不好过。

  伤口八成是会感染,发高烧不怕,就怕高烧不退,那就真的麻烦了,消炎药也只是能够扛过去的可能性之一,不过这种状况即便去了医院,恐怕活下来的几率都不大,毕竟孩子太小了,伤口太深了。

  杨五郎也不想再给两口子希望,然后再让他们的希望重新破灭,那样太残忍,索性他就一股脑的说了,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他这么说,其实心里感觉就不乐观,他觉得罗安平抗不过去。

  贝思甜刚进了院子,就听见秦氏的哭声,她忙快走两步,进了东屋。

  进去之后便看到躺在炕上的罗安平双颊坨红,显然已经开始发烧了。

  罗安国也没心思卷烟了,呆呆地坐在炕上出神,眼底一片死寂。

  贝思甜毫不怀疑,如果罗安平抗不过去,这两口子八成会跟着一起去了。

  农村人最看重的就是孩子,生了孩子所有的一切就都在孩子身上,孩子没了,也就没了盼头,这日子过着也就没意义了。

  贝思甜没有多加劝慰,这时候说什么都是白话。

  她检查了一下罗安平的伤口,已经有些发红,她回了西屋,关上一层薄板门。

  她把大门插上了,秦氏和罗安国没心思管其他的,她决定在这时候点灵成符。

  因为已经有过一段时间的制符,已经不存在适应性的问题,贝思甜如同上辈子一样,动作娴熟,姿态优雅,顷刻就制成三张玄符。

  因为她现在受到精气神的影响制出的玄符效果有限,所以她保险起见,仅是清理伤口的玄符便制作了三张,这三张化成符水涂抹于罗安平的伤处,可以起到极大的保护防护作用。

  这种玄符清理的是伤口内在的污秽,也就是这边所说的细菌一类,不过要等伤口稍微稳定一下,这也是为什么她现在才制符。

  将一张玄符化成符水,贝思甜便端着小碗开始给罗安平涂抹,她放的清水不多,液体稍稍有些稠,这样也好附着在皮肤上。

  虽然浪费了一些,但是大部分的符水都被贝思甜涂抹上去,等着符水一干,就会形成一层特殊的保护膜。

  一共三张玄符,是今天一天的用量。

  秦氏和罗安国一个眼神呆滞的默默垂泪,一个眼神空洞的出神。好似都没有看见贝思甜的举动,

  贝思甜暂时也没有时间去顾及他们,做完这些,她擦掉额头上一层薄汗,准备休息一下,临近傍晚的时候准备制作愈合的玄符,这玄符就要配合着消炎药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