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2章 贝思甜出手施救
  “刚给缠上布,这孩子失血太多了,好在命是救回来了。”杨五郎站在一边,看见贝思甜面无表情的小脸,不知道为什么解释了一句。

  “不过虽然救回来了,这孩子的腿怕是……”杨五郎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而且现在救回来了,接下来还有一道难关。

  这一家子真是太多灾多难了,家里已经有了一个瘫的,希望全放在这个小的身上,结果这小的又瘸了!

  这让这两口子可怎么活。

  “血没止住。”

  杨五郎刚要叹口气,便听到身边的贝思甜说出这么一句,不由的一怔,目光落在她掀起的褂子上。

  布条上已经殷红大片,而且正在不断扩大范围,秦氏刚刚醒转过来,一看见那血,尤其是一想到那血是从自己儿子身上流出来的,顿时大喘气起来。

  张巧娘见状‘哎呦’一声,忙道:“秦嫂子你可要挺住,还得指望你呢!”

  秦氏怎么可能因为她两句话就没事了,只感觉胸口好似被什么堵住,气只能往外吐,却吸不进来!

  贝思甜见状,忙从身上掏出一个绣包,从里边拿出一粒药丸塞进了秦氏的嘴里。

  “巧婶,麻烦你照顾我娘。”

  贝思甜说完,脱了鞋上炕,将碍事的被子推到一边,解开罗安平的褂子。

  “你干什么!”杨五郎被她的举动吓了一跳,伸手就要拦住她,“你这么挪动他,他更得出血了!”

  贝思甜抬眸,推开他的胳膊,道:“给他止血!”

  杨五郎迎上了一双冷锐的眸子,他从未见过这样的眼睛,那里边的沉着冷静,让他不自觉地闭了嘴。

  这真的是靠山村里性子懦弱的小寡妇?!

  杨五郎仔细看着贝思甜,好似从来没认识过她一样,其实他的确和她不怎么熟悉,以前他就是和她打招呼,换来的也是低着头快步离开!

  一旁的张巧娘也有些怔仲,刚才小甜儿说麻烦她照顾秦氏?

  这句话说的干脆利落又笃定,让她不自觉的便认为这就是她该做的事情。

  “你会止血?”杨五郎还是问了一句。

  “会,我爹是中医,我也是中医。”贝思甜担心他再阻拦,找了个理由。

  杨五郎不拦着了,他已经没招了,既然贝思甜说能止血,就让她试试吧。

  他不拦着了,其余的人自然也不会去拦,罗安国精气神已经去了一半,秦氏半死不活的,家里哪还有一个主心骨。

  “马婶,麻烦你帮我烧点开水!”贝思甜抬头看向马氏。

  马氏一怔,一旁的杨五郎说道:“刚才烧了,你去端点。”

  马氏应了一声,澳门赌博网站:出去端了一盆开水放在炕沿儿上,贝思甜将秦氏用来做活儿的剪刀浸在水里烫了烫,便剪开了缠好的布条。

  一道狰狞的伤口竖在罗安平干瘪的肚子上,一道巨大的‘蜈蚣’趴在那里,杨五郎已经将伤口缝了针!

  “这伤很深,皮开肉绽的,见着内脏了。”杨五郎说道,他到不是要吓唬贝思甜,只是怕她又给拆了。

  贝思甜当然不会去拆线,不过伤口缝上了,还是有不少血不断往外渗。

  堵在屋门口的人见到这副血淋淋的样子,不少人都退了出去,都心疼这个孩子。

  杨五郎看着贝思甜,本以为她会吓得晕过去,没想到她面不改色,仔细看着那伤口,不由的有些诧异。

  秦氏一看见这伤口,直接就晕过去了,不说她这当娘的,就是马氏和张巧娘也都脸色苍白,吓得不轻,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媳妇,居然可以这么镇定。

  贝思甜轻轻按了按伤口四周,立刻便有更多的血渗出,这些血都不是淤血!

  她伸手在伤口周围的几个点不断按压,可惜没有银针,否则几针下去,止血的效果便会立竿见影。

  杨五郎看着贝思甜按压,他虽然没学过中医,可西医里边也是要知道一些穴位的,所以他看得出,贝思甜是在按压穴位以此止血。

  看那手法可不是胡乱的按压,是遵循一定规律的,杨五郎看的出神,没有发现伤口往外渗的血越来越少。

  按压了数分钟,伤口终于不再往外渗血。

  此刻罗安平身上和褥子上全都是血,状况看上去惨不忍睹。

  秦氏醒来见状,终于哇哇地哭了出来。

  “巧婶,带我娘出去。”贝思甜道。

  张巧娘忙点头,就要拉着秦氏出去,秦氏连连摇头,哭道:“我不走不走,他死也要死在我怀里!”

  张巧娘鼻尖一酸,手上的力道就松了,谁家没有孩子,谁家孩子变成这样不戳心窝子!

  贝思甜见状叹口气,虽然因为她的药丸让秦氏那憋在心口的淤气散了出来,可这一散出来,秦氏也有了力气哭。

  “娘,平安死不了,我也不会让他这条腿废了的!”贝思甜扬声说道,不然压不过秦氏的哭声。

  一旁的杨五郎闻言叹了口气,他只当这是贝思甜安慰秦氏的。

  秦氏眼泪哗哗的,听见贝思甜的话,脸上出现一瞬间的茫然,这段时间以来,贝思甜显然已经成了家里的主心骨,更何况从她进来到现在,她一直镇定的样子,让人的确安心不少。

  “你说的是真的?”秦氏掉着眼泪问道。

  贝思甜点点头,“娘,我不说谎的。”

  秦氏见到她这副神情,这才松懈下来,任由张巧娘给拉去了西屋。

  给罗安平止了血,贝思甜就开始给他擦身上,尽可能的减少感染的可能性,不过这么大的伤口,罗安平还要渡过一个难关。

  “我这没有好的消炎药,要是能买到好点的消炎药,这孩子还有点希望。”杨五郎道。

  这么大的伤口,肯定会有一定的感染,如果高烧不退,恐怕就不妙了,以罗二家的情况,恐怕是没钱到大医院去看的,乡的卫生所根本就不管用,挨宰不说,也没有效果。

  贝思甜不是不想用玄符,可是以她现在的精气神制作出来的玄符调理身体尚可,想要完全治好罗安平,恐怕还带有很大的风险。

  这个风险是贝思甜不愿意承担的!

  消炎药?

  杨五郎的话让贝思甜心里一动,想起了一个人。

  如果双管齐下,这伤后带给罗安平的强大冲击应该就不会那么猛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