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51章 心悸
  在潭边,澳门赌博网站:贝思甜除了找到黑枸杞,还发现了一些其他的药材,这一趟出来,可谓收获满满。

  在潭边虽然发现了熊的一些踪迹,但是并没有看到踪影,和周田说的一样,那头熊只是暂时跑到了这边,因为误闯他家,和他的狼犬们杠上。

  那一次它伤了母狼犬,后狼犬们自发大范围找那头熊,却没有找到一点踪迹,应该是已经跑掉了。

  在这片区域这群狼犬就是地头蛇,出了这片区域,这山里头什么东西都有,狼犬群也不敢太深入。

  贝思甜摘了一些成熟的黑枸杞便向回走,七八头狼犬围在四周跟着,若是被村里的人看到,定然会吓一跳。

  周田等在一线天外边,见都出来了,便邀请贝思甜去他家里坐一坐,他已经好久没见过靠山村的人了。

  这两年因为经济发展,政策的变化,更因为野生动物的保护,猎户越来越难以生存,不少年轻人也不想走老一辈的路子,纷纷跑出去打工,所以进山的附近村里的看见不少,靠山村的最近两三年,他是一个都没见过。

  一些猎户进山,周田只是远远地看一眼,从来没想过去说话,尤其是之前遭到那种待遇,他也不想去和这些人说话。

  至于靠山村,周田心里没存下仇恨,可也没有太多的眷恋就是,只是听见‘靠山村的’这几个字,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一些涟漪。

  这些涟漪,也是唯一有的一些感情,是因为他出生靠山村,长大在靠山村,仅此而已。

  贝思甜虽然是靠山村的人,可在他眼里是个例外,她不排斥狼犬,还救了狼犬一大三小,周田对她十分和善。

  所以他想和贝思甜说说话,了解一下外边的世界,十几年不出去,不知道外边有什么变化。

  贝思甜原本是打算和这老人聊聊的,能够独自和一群狼犬在山里生活十几年,她十分想了解这个老人的心境。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些心悸不安,不知道这种感觉来源哪里,她现在只想回家。

  和周田相约过段时间再来,贝思甜就要走。

  “等一下。”周田喊住了她。

  贝思甜回头,周田忙从身上掏出几张粮票递到她的手里,“谢谢!”

  虽然黑枸杞是好东西,可到底对农村人不适用,粮票就不一样了,生存之根本,他反正也不离开大山,留着也没有用处。

  贝思甜从他手里接过粮票,发现粮票还是新的,一个褶子都没有,不由一怔,她在罗家也见过这东西,听罗安平说,他刚出生的时候粮票就废弃了。

  贝思甜心里的不安更甚,顾不上和周田多解释,收下粮票,到了谢匆匆离开了。

  贝思甜背着草筐疾步而行,很快爬上北坡,上了北坡距离靠山村就很近了。

  她顺着村口的小桥走过,进了靠山村,见周围炊烟袅袅,已经有人家开始做晚饭了,并没有什么异样,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树底下坐着三个媳妇,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聊天,贝思甜脚步轻盈,她们并没有发现她。

  “罗安国!罗安平!你说这当爹的哪有和儿子排在一起的,真是让人笑话死了!”

  “你没听说吗,那是因为有个算命的说,他儿子必须有一个字占着当爹的字,要不就跟他那哥哥一样,要早夭!”

  “罗旭东死了活该,让他当兵是为了保家卫国去了,他倒好,怎么说来着,临阵啥玩意?反正就是碰见敌人连枪都没开就跑了,结果跑还没跑掉,让人给打死了!真真是丢人丢到阴曹地府了!”

  “要不说呢,一说罗旭东是靠山村的,我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靠山村的!”

  “这罗二家也是,你说罗旭东多俊的一个小伙子,那时候哪家的姑娘不喜欢他,听说部队里也特别有人缘,当领导的还想给说亲,没想到骨子里是这个德行!什么叫蛇鼠一家啊,这就是!”

  “张嫂子说的没错,你看罗旭东死了,两口子那么大岁数了居然还铁树开花,老蚌生珠,真是没皮没脸,要一个就要一个吧,总要有个传宗接代的,结果生了跟自己老子排辈分!”

  “要我说啊,就是那小寡妇带来的灾,你说自从那小寡妇进了罗家,克死丈夫克公公,克完公公克婆婆,现在连小叔子也克!”

  “不说别的,罗安平那小东西这下算是废了,连杨五郎也说没招了!”

  贝思甜听见罗安国和罗安平的名字时就放慢了脚步,待听见最后一句,她心下大惊,匆忙越过几个长舌妇,向着家里跑去。

  三个媳妇哪想到被人家听了个正着,都吓了一跳,看着贝思甜的背影撇着嘴又小声谈论起来。

  贝思甜上辈子从来没有心悸过,因为除了师父没有让她牵挂的人,所以这种感觉很陌生。

  她匆忙跑回家,刚进了胡同口,便看见家门口围着不少人,地上竟然还有血!

  她扒拉开人群,冲进了院门,众人本来不满,看见是小寡妇,在背后开始指指点点的。

  无非就是她克小叔子一类的话。

  进了屋门她放下草筐,外屋站着好几个人,其中就有张巧娘她男人,都是和罗二家关系不错的。

  贝思甜掀开门帘便进了屋,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

  罗安平苍白着一张小脸躺在躺上,脑袋着绑着白布,身上盖着被子,杨五郎在一边直叹气。

  秦氏靠在被子垛上,张巧娘正给她顺着气,看样子人是晕过去了刚醒过来。

  罗安国也靠在被子垛上,脸色苍白,双眼无神,卷烟的家伙扣翻在炕上,撒了一炕。

  杨五郎媳妇马氏见贝思甜绷着一张小脸进来,肯定是一脸懵,正等着她问,然后跟她说一下,没想到就看到她直接向着炕沿儿走去,伸手探向罗安平的脖颈。

  贝思甜按住罗安平的颈下脉搏,跳动的虽然弱,但不是生机丧失之象,这让她大大地松了口气。

  随即她做了一个让所有人吃惊的举动,伸手掀开了盖在罗安平身上的被子!

  被子一掀开,顿时一股子血腥味弥漫开来。

  罗安平的褂子上全都被血浸了,腿上绑着一根大木棍子,只一眼,贝思甜就知道不太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