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37章 有个一模一样的挎包
  周济人看着是个讲究的人,不但穿着上讲究,就连平日里生活似乎也讲究,一丝不苟的,那被子叠的方方正正,十分整齐。

  在贝思甜打量屋里的时候,周济人也在打量她,确切地说,是在看她挎在身上的包。

  贝思甜没有发现,周济人在看到她背着的军绿色挎包时,瞳孔缩了一下。

  “贝姑娘家里有当兵的?”周济人忽然笑着问道。

  贝思甜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身上的挎包,抬头笑道:“没有就不能用这挎包吗?”

  她和这人尚不熟悉,怎么可能任由人打听自己家里的情况。

  “当然不是,只不过这种包一般还是当兵的用的多,这才问一句,姑娘喝茶吗?”

  “不喝。”贝思甜道。

  她是懂茶道的,只不过以原主在靠山村长大的身份,怎么可能懂喝茶。

  周济人见她对喝茶没什么兴趣,给她倒了一杯清水便过去不说。

  贝思甜看着面前的青瓷茶杯,这人倒的确是讲究,听说城乡的普通民众都是用缸子的多,村里更是直接,直接用水舀子舀了水缸里的水喝。

  你说为什么不煮开了?那不是浪费柴火吗!

  “贝姑娘懂医术?”周济人开口问道。

  贝思甜点点头,“我父亲是中医,大病或许看不了,小病基本上没问题。”

  周济人笑道:“姑娘真是多才多艺!”

  “过奖了。”贝思甜唇边带着浅笑,语气淡然。

  周济人见她荣辱不惊,不禁对她又高看了一眼,澳门赌博网站:看她的穿着打扮,应该是村里出来的没错,只不过那双闪亮如星辰的眸子和这语气神态,无不展现出另一种气质,同她外貌截然相反的气质。

  这个姑娘,还真是有趣!

  贝思甜和周济人浅谈了一些,发觉这个人知道的东西很多,天南海北的,这倒是勾起了她的兴趣,她本就想了解这个世界,苦于目前状况不允许,她只能道听途说。

  可是不亲眼看看,只是听别人说,怎么能够知晓其中的滋味呢!

  “姑娘,你若是买东西,这挎包恐怕装下什么。”周济人的目光落在那个军绿色挎包上,抬头笑道:“其实我看到这挎包就很亲切,因为我家里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你以前当过兵?”贝思甜问道。

  “家里有人当过兵。”周济人回道。

  贝思甜点点头,见时间不早,就打算告辞了,她还要去买东西然后回家。

  “用不用我找人给你带个路,我知道有个地方的发面馒头十分不错,那里还有馅饼和芝麻火烧。”周济人道。

  “不用了,你将地址告诉我就好。”贝思甜站起身来。

  “也好,如果以后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来找我,我会在青州镇待上一段时间。”周济人跟着站起身来。

  “好。”贝思甜从善如流,向着外边走去。

  周济人送她出门,走到院子里的时候,他看着那个挎包,开口问道:“冒昧地问一句,贝姑娘是哪里的人?”

  贝思甜顿住脚步,回过头去看着他,淡淡地说道:“靠山村。”

  周济人脸上的笑容不变,点头道:“我知道那里,距离倒是不远,我们下次再见。”

  贝思甜盯着他看了片刻,并未发觉有什么不妥,压下心里那点古怪的感觉,转身走了。

  应该是错觉吧,这人听说不是青州省的人。

  在她转过身去的一刹那,周济人右拳猛地攥紧,脸上的神情依然没有变化,只有眼底闪过一抹复杂难言。

  贝思甜离开济世药房之后,便去了周济人说的那个地方,那里果然人更多,走街串巷的,固定摊位的,相比于之前的地方,这里卖的东西五花八门,不再局限于白面馒头。

  贝思甜买了四个烧饼,四个馅饼,十来个白面馒头,烧饼和馅饼装在挎包里,另外的则放进了包袱。

  她依然选了村里人都在睡晌觉得时候进村。

  回到家里,秦氏等人也都在睡晌觉,贝思甜将馒头馅饼都藏好,这才爬上炕去睡觉。

  不怪她如此,秦红梅那一次没能得逞,之后便时常来家里转悠,因为她总觉得贝思甜买了不止两个大白馒头!

  她来转悠的时候,还时不时地翻翻这看看那,秦氏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她只要一翻东西,就算是装作无意,秦氏都是一顿呛,秦红梅来几次,几次都是带着一肚子气回去的。

  贝思甜暗笑,幸好婆婆不是个软包子。

  因为‘成了’宝娘绣坊的绣娘,所以贝思甜这一次拿出了二十块钱,以后每个月都可以借口这一点拿出钱来,不用遭人怀疑。

  秦氏每次拿到钱都颇为感慨,罗安国同样如此,果然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自从那一次贝思甜从鬼门关转了一圈之后,整个人不但发生了变化,这气运也随之而来!

  最主要的是,贝思甜本身就有手艺,若不是以前被后娘压制着,这孩子哪里会窝窝缩缩地过这么久!

  真是白白耽误了一个好孩子,幸好离开那后娘离开的早!

  这一日,贝思甜依旧来放羊,今天没带着罗安平,因为他昨天的大字没写完,被罚在家里写字呢。

  贝思甜看见刘春雨带着刘春材出来捡柴火挖野菜,笑着朝她招招手。

  刘春雨她爹虽然是个手艺人,但她哥刚结了婚,家里还有一个男孩将来要娶媳妇,所以这日子过得只能说凑合,也不敢花销太多,刘春雨自小懂事,捡柴禾挖野菜,能帮着家里就会帮着家里。

  “这卡子送给你,我从镇上买的。”贝思甜拿出一个蝴蝶发卡,最近这种蝴蝶发卡风靡整个青州镇,听说是市里边传过来的,小姑娘头上如果带一个蝴蝶卡子,别提多美了!

  这发卡通体金黄色,顶端落着一只金色的蝴蝶,身子和触角都很清晰,翅膀上穿着一些颜色各异的小珠子,倒是十分好看,只不过这东西不值钱。

  贝思甜早先用的不是金银就是玉,自然看不上这个,只是因为这个在青州镇太流行了,刘春雨上次无意之间帮了她一个大忙,她才想着买一个回报她。

  刘春雨看见这蝴蝶卡子眼睛瞪得老大,真是太好看了!

  上一次她从镇子上来的表姐头上看到过,那金色带着漂亮小珠子的翅膀会随着走路一颤一颤的,就像是在飞舞,好看极了!

  她听表姐说,这么一个卡子就要一两块钱,一般的小姑娘可买不起,她记得很清楚表姐说这话时眼里的轻视。

  前两天她还看见张连巧头上也带着这蝴蝶卡子,走路都带风,她看得出张连巧不是表面上那么乖巧,那天更是带着这个卡子恨不得走遍全村!

  所以刘春雨一度怀疑刚刚她耳朵出了毛病,贝思甜说什么?这蝴蝶卡子要送给她?

  “你、你要送给我?”

  刘春雨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让贝思甜看的好笑,不过是个卡子,有这么难以置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