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34章 是你
  秦红梅被罗老太太噎的说不出话来,心里这个憋屈,罗爱国凡事都听他娘的,她不敢呛声,只得放软态度。

  “娘,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啥时候偷着买白面馒头了,要是买了能不给你吃吗,我要是那么做,爱国也不同意啊!”

  罗老太太冷硬的眼神瞪了她一眼,秦红梅忙低头,心里诅咒这个老不死的赶紧死了。

  晚上的时候,罗二一家喝着菌汤,吃着白面馒头,一家其乐融融。

  白天的事情贝思甜在脑子里转了一遍,就知道张连巧想干什么,她这是想引起罗家内部的争斗,她好坐在一边看热闹,顺便试探一下她现在的底细。

  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整治的就是张连巧,张连巧应该对她的改变非常深刻,心里定然也存着疑惑呢,再加上白面馒头这事,以前的贝思甜,哪有能力挣钱买白面馒头!

  贝思甜这一次没抓着张连巧的小辫子,只能暂时放过她,老有这么一个人盯着你出错,随时随地地挖坑让你跳,这种感觉很不好。

  要找机会好好整治她一番!

  吃过了晚饭,澳门赌博网站:罗安国叫住回屋的贝思甜,道:“你之前说想跟我学写字,是真的是假的?”

  贝思甜眼睛一亮,“真的!钢笔字!”

  “吃了饭没事,我这就教你吧。”罗安国看向秦氏。

  贝思甜微怔之下,看见秦氏从柜子里拿出一瓶钢笔水,和一支钢笔。

  “墨水是用你自己的钱买的。”秦氏说了一句,她自己也没钱。

  贝思甜笑了,那钱交给秦氏原本是没想着给罗安平存学费,没想到秦氏到底还是给她买了墨水。

  墨水是让人给捎回来的,钢笔是罗安国以前用过的,贝思甜拿着那支钢笔,绿色的笔身,银色的笔帽,让她充满了新奇的感觉。

  “练字首先坐姿要端正,坐要正、肩要平、背要直,这个不需要我多教你,你爸以前肯定已经教你了。练字先练楷、再练行,三练草,楷书我们也要从笔画开始练起。”

  “笔画里这个、落笔要如石坠地,什么部位需要用到,要做到意在笔先……”

  罗安国一旦开始教习,便十分认真严肃,而且十分严厉,贝思甜听的也认真,一边听一边想一边比划。

  秦氏在一边做活,罗安平拿着田格本在练字,油灯上的火苗偶尔晃动,四个人的身影摇曳摆动,宁静又温馨。

  有时候贝思甜觉得,真的有这么一家人,也挺不错的。

  每每有了这样的念头,她就笑着摇头,她志在天南海北,是不会拘束在一个小山村的。

  山上的羊肚菌数量不多,在贝思甜的采摘下很快就没了,她已经晒出了七八斤的干菌,明天再长,估计数量是要减少的。

  刘春雨每天见贝思甜采摘羊肚菌,吃了也没事,便也摘了一点拿回家去,刚进家门便被她娘看见了,统统都给她扔进粪坑里了,自那以后她就不摘了。

  “你明天还要去镇子上?”刘春雨问道。

  贝思甜点点头,这段时间刘春雨和她走的比较近,尤其是她放羊,她挖野菜,两个人都在一块,也没有坏心思,自然亲近起来。

  刘春雨很是羡慕贝思甜,她想自己去镇子上,她家里人肯定不同意的,她爹忙着做工,她娘帮衬着,她哥哥娶了媳妇有了孩子,都没时间陪她去。

  “下回我带你去。”贝思甜道。

  刘春雨惊喜地说道:“真的吗?要是有你就伴,估计我娘就同意了。”

  “你娘同意了,你哥能同意吗?”贝思甜笑着说道。

  她父母对她和贝思甜来往倒是没什么意见,但是她哥和嫂子却不愿意她和小寡妇来往,说这么一个扫帚星,来往多了会给家里带来晦气,到时候走了背运!

  尤其是她哥不想接她爸的手艺,想去下海,对运气更是在乎。

  刘春雨有些不好意思,贝思甜是个很聪明的人,她什么都知道,所以她解释了也会显得很苍白,毕竟她哥哥就是不喜欢贝思甜,就是不想让她俩来往。

  “我娘同意了,我就不用去管我哥了。”刘春雨说道。

  “行,你要是能走,下回我就带你去。”

  刘春雨欣喜极了,不到六点就回了家,准备和她父母说这个事。

  贝思甜深夜喝下一杯符水,甜甜睡去,第二天起了个大早,徒步向着青州镇走去。

  十来里地这一次用了一个多小时就走到了,若是平地这个时间长了点,不过走的是山路,这时间就差不多。

  贝思甜将绣活交给张宝丽,一共十块手帕,三块枕巾,一共74块钱,加上上一次的49块,两次总共挣了123块钱,除去给秦氏的十块和买馒头包子的钱,还剩下112块多!

  一个月挣一百多块钱,也就是城里人工资的一半,但是对于靠山村这种穷乡僻壤来说,真真是很多了!

  贝思甜没办法保管这些钱,依旧存进了镇子里的合作社,存取都很方便,又安全又隐秘。

  “小甜儿,这段日子有两个人一直在找你,说是有急事!我让他们留下地址,他们不肯说,非要等你来。”

  交易完,张宝丽照常拉家常。

  “是一个女的吗?”

  “大多数时候是一个女的,有时候会跟着一个男的,都是三十来岁的样子。”张宝丽想了想道,“哎呦你不知道,从一个星期前天天来,可烦死我了!”

  贝思甜点点头,男的不知道,女的应该是药房的服务员。

  上次那服务员嘴太欠,她临走的时候就在她的水杯里加了点东西,估计这段时间挺煎熬的,毕竟西医没有设备是查不出来的。

  “说曹操曹操到,你看见没,那两个人又来了!”张宝丽说话的语气中透着一股无奈,显然那女的把她烦的够呛。

  贝思甜见张宝丽努嘴,转身看过去,果然是药房的服务员马小玲,不过跟在她身边的男人却是十分眼熟。

  贝思甜歪头想了想,恍然想起是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

  那男人见到贝思甜也是一怔,“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