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8章 第一张玄符
  制作玄符的过程不能被人打扰,一旦中断,玄符失败,制作者也会受到反噬,有轻有重,轻则消耗精气神,重则有生命危险。

  贝思甜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制作玄符,她必须要小心翼翼,这副身体已经再也经受不起一点的伤害!

  所以她选在了后半夜,凌晨一点多钟,这时候人们睡得正深沉,不用担心受到打扰。

  贝思甜耐心等到时间,悄无声息地推门来到院子里,她要借助月光的光亮来画符。

  她将巴掌大小的黄纸置于左手掌,右手握着毛笔,深深吸了口气,手腕轻抖,行如流水地在黄纸上画下符咒。

  第一次制符,她选择的是最简单的能够强身健体的玄符,配合一些食材和药材,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补充气血,达到增强体质的效果。

  这个最短时间,可能是两三天,也有可能是两个星期,效果因人而宜,如果这个人的身体有斥符相像,见效时间会变长。

  画符咒的过程相对来说是简单的,点灵是最后一步,也是最关键最难的一步!

  点灵过程便是制符者凝聚精气神使得玄符起作用的过程,很多人之所以无法成为玄医,全部都是难在了点灵上!

  玄医对精气神的要求非常之高,三者相辅相成才能完成点灵!

  贝思甜不是初学者,她在画下最后一笔符咒的时候,亮如辰星的眼睛猛地圆睁,瞳孔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忽然亮了一下,转瞬即逝,快的让人根本看不清!

  就在瞳孔中的光亮闪过之后,符纸在贝思甜手心飘动了一下,便重新归于寂静。

  符成!

  贝思甜松了口气,使用这副身体毕竟才两个多月,她真怕第一次制符就失败了,好在喝了半个月的菌汤,精气神恢复了不少,又有上辈子的经验,她最后还是让精气神归一了。

  贝思甜早早地准备了一缸子清水,玄符制成之后,她将玄符致于缸子口上边,玄符忽然无火自燃,转瞬便烧成一小撮青灰,落入清水当中。

  贝思甜将符水喝下去,便有一股淡淡的暖意蔓延至四肢百骸,知道玄符起作用了。

  这副身体虽然弱了一些,但是没有斥符现象,不然作为玄医来说,可是一大讽刺了,这都是其次,主要的是比较麻烦,花费了同等时间,却得不到相应的效果。

  这符水喝上两三天,再走远路,就不至于大喘气了,算是补充回来一些气血。

  上一次徒步从青州镇走回来,贝思甜当时跟打了鸡血一样又去放羊了,那股兴奋劲过了,身体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了,足足缓了一个星期才真正的缓过来。

  之后贝思甜只要想到再去青州镇就有些发憷,身体素质不行,她从心里就觉得累。

  若是身体好了,干什么都有劲!

  连续三天,贝思甜都在制作强身健体的玄符,她的身体以非常明显的变化一天比一天好!

  喝了三天以后,贝思甜虽然身上依然没长肉,但是眼睛更加有神了,走路稳当了,说话也有了底气。

  这个改变不算快的,玄医之所以受到世人尊敬推崇,便是因为神秘的玄符,玄符见效快,不会产生任何不良症状。

  原主的身体亏损的太厉害,玄符的效果因此而降低了一些,这和虚不受补有相同的道理。

  贝思甜准备下一步制作专门补充气血的玄符,这样不仅强身健体,还能让她的气色看上去好一些。

  她还要上山再寻些野物,天天窝头和熟咸菜,身体得不到一点营养,哪里可能长肉?

  她印象里原主小时候长得十分可爱,若是长点肉胖点,再白一些,应该是个漂亮的人。

  对此贝思甜还是有些在意的,哪个女人不在乎自己的容颜?

  补气血着急是不管用的,只能慢慢来,依靠着强身健体的玄符增强了一些身体体能,其实也是补充气血的过程,气血不足,人就爱不自觉地叹气,就容易大喘气,坐着一起来就会头晕,这些都是很明显的表现。

  贝思甜坚持喝菌汤,除了制作补充气血的玄符,也捎带着制作了一些提高睡眠的玄符,不然总是半夜制符,短时间内还可以,时间长了,会消耗精气神。

  贝思甜喝下符水就立刻回屋睡觉了,明天早起还要去青州镇,这一次她仍旧是打算徒步走过去,不是为了省钱,而是为了锻炼身体。

  什么事情都是相辅相成,没有一蹴而就的!

  早晨起来,贝思甜将一个军绿色挎包装进一个蓝色的包袱里,带着包袱就出门了,她想着回来带点吃食,只有包袱怕是不够,就跟秦氏说了,秦氏便给了她这个军绿色的挎包。

  上一次用了三个多小时,这一次只用了两个小时就到了青州镇,有进步贝思甜就是高兴的。

  来到宝娘绣坊,贝思甜见柜台后边坐着的不是秀玲了,换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应该是个小媳妇,眉眼弯弯的,未语先笑,倒是比秀玲亲切多了。

  贝思甜一进门,那女人就站起身来,问道:“有什么需要的吗?”

  女人上下看了贝思甜一眼,目光清澈,就是单纯的打量。

  “我来找宝丽姐。”

  那人一听,眼睛一亮,忙问道:“你是小甜儿?”

  贝思甜点头,看来宝丽姐已经提前招呼过了。

  “真的是你啊,你跟我来吧,我们老板说了,你要是来了,直接带到她的绣房就行!你叫我春妮。”春妮一边说着一边掀开门帘带着她向后走去。

  贝思甜来到张宝丽的绣房,她正坐在撑子前头绣活呢。

  看样子似乎是个门帘。

  张宝丽这段时间有些焦虑,贝思甜走了以后就没有再来,虽然知道靠山村距离这里不算近,可这时间太长了。

  她后悔当初没留下贝思甜的地址,不过她若是还不来,她就真的准备去靠山村找一趟了!

  张宝丽担心贝思甜被别人发现给挖走,这二十来天一直担心受怕的,不断回忆那天的交易场景,心里又忍不住后悔,那天真是傻了,就算那手帕的材质不行,但就冲着那双面绣的手艺,多给一些钱,贝思甜保准不去别家了!

  张宝丽心里有事,绣活都静不下心来,听见动静,一抬头,便看到了贝思甜,顿时大喜过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