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6章 吃蘑菇会撞客
  贝思甜手一顿,抬头看向刘春雨,问道:“你在和我说话吗?”

  刘春雨张着嘴看着她,那意思是,不和你说和谁说,只有你在摘那蘑菇!

  “为什么不能吃?”贝思甜歪头问道,看这姑娘的模样不像是在瞎说,总该有个缘由的。

  刘春雨其实是和贝思甜一块长大的,在她小时候两个人还在一起玩,后来她有了后娘,两个人接触就渐渐少了,再后来,贝思甜见着谁都不说话,两个人又都长大了,这才生分了。

  一个村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刘春雨很是同情贝思甜,她有疼她的娘,贝思甜却没有。

  这还是贝思甜成了罗家媳妇后,她们说的第一句话。

  “不能吃的,这蘑菇是山火之后长出来的,长辈们说吃了会中邪!”刘春雨郑重其事地说道。

  贝思甜一怔,随即哈哈笑起来,羊肚菌可不就是生长在山火之后吗,山火过后的两三年是长势最好的时候,之后每过一年数量都会减少,要不怎么会说珍贵呢!

  这北坡几年前是有山火,但是没烧成灾,被村里合众给扑灭了,那之后,北坡就钻出了这种蘑菇,所以大家都认为不吉祥。

  毕竟那场山火是有缘由的,那可是一尸两命,这蘑菇这时候长出来,一定带着怨气,所以老人们都告诫下边,不允许采摘这种蘑菇,吃了会撞客!

  刘春雨皱着眉头看贝思甜大笑,她又没说错,这人怎么回事,以前一句话不说,现在又莫名其妙的笑!

  贝思甜是没忍住,笑了几声忙收了声,对方一片好意,她不能枉顾。

  “谢谢你,不过这蘑菇吃了没事,反而对身体有好处,我看过我爸的图鉴,上边就这么说的。”贝思甜煞有其事地说道。

  贝思甜的父亲是干什么的,村里人都知道,以前他父亲是村里的大夫,后来人没了,杨五郎才接替了村大夫,不过论水平远远不如贝思甜的父亲。

  刘春雨一听垂眸看了她手里的羊肚菌一样,犹豫片刻还是摇摇头,“还是别吃了,万一要是撞客了怎么办。”

  贝思甜当然不可能扔掉这么珍贵的东西,她笑了笑,也不再多劝,只是说没事。

  刘春雨见她执意要采摘,跺了跺脚,说了句不管你了,就走掉了。

  六点多钟,刘春雨准备带着弟弟回去做饭了,看了贝思甜一眼,犹豫着是不是要说个话。

  今天虽然就交流了几句,但是她好像见到了小时候的贝思甜,爱说爱笑,一点也不沉闷。

  “你也回家啊?我也准备回去了,平安,走了!”贝思甜主动和她说了话。

  刘春雨忙笑着点了点头。

  罗安平一听回家,嗖嗖就跑了回来,眼睛亮亮的,回家就可以吃肉包子了!

  贝思甜摸摸他的头,赶着羊回去了。

  到家里的时候,秦氏正在抱柴火生火,见她俩回来了,问道:“晚上吃啥?”

  现在贝思甜在吃上可有注意了,连秦氏不知不觉间都开始询问她。

  “炒个豆芽,在凉拌一盘子马荠菜!”贝思甜顺势接过了铲子。

  秦氏点点头,看见罗安平就在一边站着,皱眉道:“写字去。”

  罗安平一瘪嘴,进了东屋。

  两个菜十来分钟就弄好了,将包子放在锅架子上热着,进了屋,看见罗安平早早就将炕桌放好,坐在一边准备吃饭了。

  贝思甜出去将包在和两个窝头捡在篦子上端了进去,秦氏将两个菜端了进去,一家四口就开始吃饭了。

  罗安国眼看着那肉包子却迟迟不伸手,眼睛一直瞄着罗安国,贝思甜笑了笑,看来罗安国没有放松对罗安平的教育,也不是全然放弃了希望。

  贝思甜知道罗安平心急,将两个肉包子夹在罗安国的碗里,又将两个肉包子放在秦氏碗里,这才对罗安平说道:“吃吧!”

  罗安平哪里还客气,夹起一个就塞进嘴里大半!

  “你的呢?”罗安国将最后一口烟卷吸没了,抬头问道。

  “我在镇上就吃过了。”贝思甜道,见秦氏也望着她,又说道:“所以才拿回来两块两毛钱。”

  罗安国点点头,将碗里的包子夹回去一个,“我一个就够。”

  贝思甜心里一暖,不好拒绝他的好意,埋头吃起来,以后挣多了钱,可以再买,不,到时候自己做!

  秦氏和罗安国也是好久都没吃过白面了,更别提白面的肉包子,吃的也都是极香,这比肉渣子还好吃呢!

  中午的时候秦氏就把那一大块肥肉耗出油了,澳门赌博网站:剩下的肉渣子就当做荤菜,不过因为晚上这顿有肉包子,她就没端上了,这样也算好几顿都有荤菜了。

  耗的油都保存起来,以后用来炒菜,农村的食用油基本上都是这么来的,省钱!

  晚上的时候,贝思甜掐了会辫子,就催着秦氏去睡觉了,眼睛怎么瞎的,就是这么瞎的!

  秦氏倒也没说什么,反正距离下一次集还有一个月,她也不着急。

  村里人一般都醒得早,醒的晚就被称为懒汉懒婆娘,影响自己不说,还影响下边儿女找对象。

  贝思甜醒过来之后,就将昨天采摘回来的羊肚菌泡上,中午准备做一个肉片炒羊肚菌,再做一个菌汤!

  山上还那么多,吃一段时间,再配上其他的食材药材,这一家人的身体都会有所改善!

  不过吃这羊肚菌,还要跟秦氏和罗安国打招呼,昨天回来的时候罗安平也说这不能吃。

  她依然用的是那个便宜爹的说辞,说是看过相关的图谱,罗安国对贝德旺还是很信服的,不仅因为他救回了他的命,还因为他没让自己完全摊在炕上,要不然更麻烦!

  所以虽然秦氏不乐意,不过当家的同意了,她还是让贝思甜做了。

  吃蘑菇就撞客的说法她不信,就是觉得吃了也许不好。

  上午绣了点绣活,用的是从宝娘绣坊买回来的手帕和枕巾,材质自是没话说,既然是要双面绣,张宝丽自然给她最好的,而且都是以成本价格给她的,就是希望能拉拢住她。

  到了中午,贝思甜在肉片炒羊肚菌里放了两个家里中的辣椒炒了一下,屋里顿时弥漫着一股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