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20章 宝娘秀坊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八零军嫂是神医最新章节!

  “大姐,这手绢卖多少钱?”贝思甜问道。

  “五分钱俩,一毛钱五个!手绢这东西时间用时间长了就得换,多买点回去,用来干啥都方便,姑娘,还不来两毛钱的?”大姐乐呵呵地说道。

  贝思甜别说身上没钱,就是有钱,也不打算买这手绢,这手绢厚不说,上边的绣工真是惨不忍睹,那红色的小花上还留着好几个线头。

  贝思甜笑了笑,澳门赌博网站:道:“便宜倒是便宜,就是这绣工太差了,大姐你这有没有绣工好一点的?”

  “这拧鼻涕擦脸的东西要啥绣工好坏,能用就行了呗,就一块手绢,谁在这上边下功夫呢,你要看绣活,就看看这门帘,这上边的绣活可是好得很,都是专门的绣娘绣的!”卖货大姐将绣着大朵牡丹的门帘拿过来。

  贝思甜瞥了一眼就不想再看了,这上头或许没有明着的线头,但是绣活十分粗糙,根本入不了贝思甜的眼。

  这样的摊位,恐怕就算贝思甜将自己的手艺拿出来,对方也是不会收的,所以她看了看放下就走了。

  又转了两个卖帕子的摊位,水平都是差不多,贝思甜稍稍有些失望。

  这种临时集市,原本在手艺上就不能多要求,都是十里八项的,在这种物质不算丰富的年代,能够吃饱穿暖就行,至于要求其他的,就有些奢望了。

  贝思甜带着失望准备往回走去找秦氏汇合,路过一家鞋摊的时候,脚步停了下来。

  上边小巧的虎头鞋十分可爱,主要的是虎头鞋上的绣活,虽然在贝思甜看来依然很粗糙,但是甩了整个集上好几条街,这才吸引了她的目光。

  “大婶,这虎头鞋怎么卖的?”贝思甜问道。

  那大婶打量贝思甜一眼,虽然她年纪轻轻的,不过农村十六七岁嫁人生娃的到处都是,倒是二十岁还不嫁人,那可就是老姑娘了。

  她之所多打量贝思甜,是因为她太瘦弱了,这样的有了娃娃,怎么养活?

  一看就是个没奶的。

  不过这也不是她该操心的,她笑着说道:“一双三块五!我家的鞋是这集上最贵的,但也是卖的最好的!”

  她怕这价格把人吓跑,连忙跟了一句。

  这句话贝思甜倒是信,就看这绣活,应该卖的也不差。

  “是挺贵的。”贝思甜接了一句。

  那大婶一听忙接着说道:“贵自然有贵的理由,你看看这做工,这鞋底子厚实又软和,最适合小孩子了,你看看这鞋面上的针脚,细的呦你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这些都不是最好的,你看看这老虎纹,这可是用了十多种颜色的线,绣出来跟活了似的,你去找找哪家的虎头鞋能绣成这样的?还有啊,你再看这里边,外边找不到线头是应该的,可是这里边也找不到线头!小崽子穿鞋就怕里头有线头,缠了脚趾头就麻烦,这鞋买回去给娃子穿上,绝对不缠脚趾头!”

  贝思甜拿着虎头鞋翻来覆去地看,这大婶的嘴皮子相当利落,一般人保不齐就给说动心了。

  “这绣活确实好,是大婶自己绣的吗?”贝思甜顺势问道。

  那大婶见贝思甜像是动了心的模样,话更多了,“我哪有这水平。”她看了看四周,凑近贝思甜小声说道:“婶子我瞧着你面善,悄悄告诉你,我这鞋啊,都是在宝娘秀坊进的,一双就要三块钱,我卖你三块五,真心不赚钱!”

  贝思甜心里不由好笑,什么不赚钱,不赚钱谁大早清的来这里摆摊?

  她虽然知道,可是也不戳穿,小商小贩的共同点,就是告诉你我不挣钱,你别砍价了。

  “宝娘秀坊啊,我倒是听说过,这么说来,这鞋确实不错。”贝思甜点点头,“行,那我下回来买。”

  说着,她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卖鞋大神一脸呆滞地站在原地,直到她钻进人群里看不见,这才反应过来,不买问这么多干嘛,给了她消失的背影一个大大的白眼!

  贝思甜不打算在集上卖掉手绢了,五毛钱一块肯定没有人买的,她想去宝娘秀坊看看。

  她的确是听说过宝娘秀坊,从秦氏的嘴里听说过,以前秦氏眼睛没瞎的时候,做的鞋大多数都卖到宝娘秀坊里,因为她的手艺好,卖的价格也相对集上高一些。

  宝娘秀坊,她这怎么就没想起来呢,也是秦氏好长时间都没说过了。

  贝思甜不再耽搁,这集市总共占用了三条街,不算很大的集市,她估计秦氏是去买猪肉了,所以直接向着那边走去。

  转了转便看到罗安平拉着秦氏的手向外头走去。

  贝思甜连忙赶了上去。

  罗安平一看见她,便露出大大的笑脸,“姐你回来了,看见啥好玩的了?”

  贝思甜心里有些抱歉,罗安平一定也想到处转转玩玩,她本想说让他去玩会,转念一想,这集上虽然都是十里八项的,但到底太乱,他一个五六岁的孩子,乱跑还是有些危险的,遂打消了这个念头。

  等到治好了秦氏的眼睛,就不用罗安平当眼睛了。

  “娘,背筐给我吧。”贝思甜将秦氏背上的背筐拿下来背在身上。

  背筐里已经装满了东西,两大块猪肉,一块瘦的,一块纯肥的,还有一些零碎的东西。

  那些零碎东西里除了日用的,居然还有一小袋的彩线和一小盒绣针,除此之外,还有一刀黄纸以及一小盒子墨!

  “娘……”贝思甜这声‘娘’是发自内心的,她着实没想到家里紧巴巴的时候,秦氏还是会给她买这些。

  上辈子她兄弟姐妹众多,娘亲比较偏疼的是儿子和小女儿,她这个在中间的女儿,做得好是应该的,做不好就挨骂挨罚,娘亲是想给她找一个好的门户,所以对她的要求十分严格,可自从她‘自毁’后路之后,娘亲对她的态度也冷淡下来。

  直到娘亲和爹在家族的压力下同意将她送去家庙,她心里就再也没有了念想。

  到了这里,原本是天生冤家的婆婆,却意外的对她很好。秦氏那张嘴不饶人,可是这心却是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