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6章 意寓脚踏祥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八零军嫂是神医最新章节!

  贝思甜没和秦氏对着来,将一旁掐好的辫子拿过来,道:“娘,您看看这一次掐的怎么样?”

  秦氏愤愤地放下鞋面,离贝思甜远远的,因为生气,劈手夺过了那把辫子。

  脸上阴沉的脸色,在手摸到辫子的时候愣住了,她眼睛看不见,但是掐了几十年的辫子,这辫子怎么样,一摸就能摸出来,而且模模糊糊的能够看到一条整齐的辫子!

  秦氏将辫子凑到眼前,仔细看了看,嘀咕道:“你该不是把我掐的拿过来了吧?”

  这么说着,她自己先是摇了摇头,她掐的辫子都在东屋,那簸箩也是因为纳鞋底子拿过来的,里头存着麦梃子,才让贝思甜没事掐的。

  秦氏顺着辫子一路摸过去,摸到起头的地方,发觉起头的地方很粗糙,包括后来的一段也不是很工整,过了这一小段,大概有五六寸的长度,这辫子便能入眼了,而且越编越好!

  摸到后来,秦氏脸上的诧异越明显,后边的似乎编的和她这个几十年的老手差不多?!

  秦氏几乎不敢相信,她拿到眼前看了又看,有点恨自己这眼睛不行,要是能看见,就知道是不是真的和她编的差不多了!

  “你咋忽然掐的这么好了?”秦氏抬头看着贝思甜。

  那双眼睛蒙上一层白雾,又因着脸上的横肉和眉心的‘川’字,被这么一双眼睛盯着,一般人心里都会犯怵。

  贝思甜脸上的笑容不变,仔细看了那双眼睛一眼,发觉她这眼疾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厉害,嘴上说道:“爸不是说了厚积薄发吗,好歹也掐了那么久,熟能生巧,时间长了也就会了。”

  她将罗安国搬了出来。

  秦氏听她说话还用上了词儿,没好气地放下辫子,也不那么生气了,道:“你倒是会说,哪有突然就掐这么好的!”

  贝思甜闻言垂眸。

  “肯定以前不好好掐!”秦氏补了一句。

  贝思甜一颗心落下,还以为露出破绽了。

  “娘,家里这因为我的事把钱都花出去了,就连平安明年上学的钱都没了……”

  “行了行了,说这干啥!”秦氏打断她,虽然语气带着不耐烦,不过脸上却是缓和下来。

  果然像当家的说的那样,这孩子经历了一场大难,变得懂事起来,以前哪知道这些,给指令了让干啥干啥,没指令的时候就往那一呆,就跟个木头傀儡没区别。

  秦氏或许心里想的有些夸张了,不过以前的原主,一天不说一句话也是常事!

  贝思甜的话让秦氏心里的郁结散了一些,原先家里一个瘫的,一个小的,一个不顶事的,就她一个瞎婆子撑着,别提过的有多累了。

  如今有个人能说说话,她都很欣慰,更别提贝思甜现在还懂事了。

  贝思甜见秦氏心情好了,于是说道:“娘,这鞋面上若是绣上两朵祥云,卖相会好很多,说不定就好卖了。”

  肯定会好卖的,村里那些老太太们家里稍微过得去的,都会买鞋面上带着小花的,一个个还都很高兴,那在她看来简直粗鄙不已,若是绣上两朵祥云,再说点好听的,老爷们定然会喜欢。

  “那你也得会绣啊!”秦氏白了她一眼。

  贝思甜刚才转念间已经想好了借口,说道:“会啊,以前杜姨就老让我这么绣,说这样好卖,还买了好多花样子让我照着学,我学了好多呢,有几次去镇上,杜姨还专门找人教过我!”

  杜姨,就是贝思甜的后娘。

  秦氏一听这两个字,脸就先沉了沉,那姓杜的老娘们能好心教她学绣活?

  秦氏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变着法的压榨贝思甜,等到她眼睛跟自己一样了,非后悔莫及,幸好离开的早!

  不过听到贝思甜真的学过,不但是杜春梅找人教的,还特意拿到集上卖,就相信了贝思甜。

  杜春梅那个人她太了解了,能让她下本钱,说明贝思甜是这方面的苗子!

  贝思甜见她不说话,知道她心动了,趁热打铁,道:“娘,往年这些鞋也不好卖,不如让我试试,我看杜姨每次都背着一箩筐去,回来箩筐都是空的!”

  秦氏有些出神,村里的箩筐都有半个水缸那么大,真能都卖出去?

  “真行?”

  “真行!”

  “那就先绣一双试试吧。”秦氏最终松了口,见贝思甜拿起针和鞋面就要绣,又给夺了过来,“明天再绣!白天一天天的都没事,非得晚上浪费我灯油!”

  贝思甜看着又向鞋底子扎下一锥子的秦氏,心里忽然一暖,她这哪是怕费灯油,她这是怕自己跟她一样把眼睛绣瞎了!

  上辈子唯一关心她的人就是师父,堂堂侯府嫌她当街怒打登徒子丢了侯府脸面,后又被夫家以此为由退亲,拖累家里姐妹的因缘,父母因此在家族抬不起头来,对她的态度便也冷了。

  “我听娘的,娘也早点休息吧,不急在这一时片刻的。”贝思甜道。

  秦氏揉了揉眼睛,实在撑不住了,便将针线和鞋底子放进了簸箩,准备回屋睡觉去了。

  她一边往外走,心里头一边怪怪的,澳门赌博网站:这大晚上,她居然和小甜儿聊了这么久?

  能这么正常和贝思甜聊天,秦氏之前是想也不敢想的。

  第二天,贝思甜就开始了绣活,两朵祥云对她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不说分分钟绣好,也不过就是一时半刻的事儿,不过考虑到原主的能力,她还是放慢了速度。

  她将绣完的第一双鞋拿到东屋给秦氏看。

  罗安国半躺在被子垛上,一眼就看见她手里的鞋,白色的鞋底,黑色的鞋面,鞋面上两朵紧邻的祥云,栩栩如生!

  布鞋本身就朴素,更何况是黑白的,还显出几分老气,如今配上这两朵祥云,虽然只有一个颜色,但是那样子很精巧,好像凭空增添了好几种颜色一样,立马就不一样了!

  “这就是小甜儿绣的鞋?”罗安国大感诧异。

  “是的爹,意寓脚踏祥云,您说这么说是不是好卖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