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4章 做粥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澳门赌博网站:最快更新八零军嫂是神医最新章节!

  秦红梅闹了个没脸,之后也没再出什么幺蛾子,一切都等她好了再说。

  贝思甜见秦氏十分担心,罗安平也吓得够呛,就是公公罗安国也一直伸着脑袋向外看,脸上的神情十分沉重,她心中的愧疚更甚。

  “娘,你们别担心,我没事,我、我这是装给他们看的!”贝思甜苦笑着说了实话。

  罗安平干瘦黝黑的小脸满是严肃,“姐,你别说话了,赶紧躺下吧。”

  他说着,伸出小手想将贝思甜的脑袋按回床上。

  贝思甜见状,连忙躺好。

  秦氏坐在柜子前的长板凳上,沉着脸不说话,对于她所说装的这种话,她是半点不信的,这人有没有病,一眼就能看出来!

  她心里生气,生秦红梅的气,生婆婆的气,也生自己的气。

  气秦红梅没事找事,气婆婆糊涂听小人的话,气她就不该答应送水。

  “娘,我真是装的!”贝思甜见秦氏一脸阴沉不说话,就知道她在生气。

  不论贝思甜怎么说,家里的人没有一个信的,她只好表示好好养身体。

  第二天开始,秦氏又不让她下地了,罗安平照常去放羊,秦氏照常做饭照顾东屋西屋。

  贝思甜总有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好在她‘恢复’的快,一个星期以后,她又可以下炕活动了,和秦氏商量多次,她再一次拿到了做饭的大权。

  对于其他人来说做饭就是干活,谁都愿意坐等吃饭,但是对贝思甜来说,做饭是一种享受,她喜欢做药膳,享受口腹之欲的同时,也能让身体越来越好。

  村里条件虽然有限,不过背靠大山,里边的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前两天她发现家里还有些山楂扔在草框里没人吃,便生了想做山楂粥的打算。

  山楂粥可以健脾胃、消食积、散淤血,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很有用,可惜家里没有粳米,只有棒子面,白糖也被秦氏封了起来,吃起来味道会欠佳。

  贝思甜是个讲究的人,也是个会享受的人,粳米她是没办法弄到,但是可以弄到代替白糖的东西。

  甜根,这种长在地下的,被小孩子们挖出来当零食的东西,用来代替白糖再好不过,尤其它性温。

  罗安平不负她所望,放羊回来之后就将一把甜根放在炕沿上,上边还带着土。

  贝思甜将甜根处理干净之后,蒸出甜水,又将山楂煎煮取汁,然后取出山楂汁用来煮粥,后放入甜根水。

  罗安平早早在东屋放上炕桌,将熟咸菜和窝头摆放好,就等着山楂粥。

  贝思甜做饭本身就比秦氏好吃,她能做饭了,罗安平可高兴了。

  罗安平见贝思甜端进来两碗热腾腾的粥,金黄色的玉米面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色,看着让人食欲大振。

  他连忙出去将灶台上两碗也端了进来。

  “这山楂还能用来熬粥,我也是第一次听说,真是新鲜了!”秦氏哼了一声。

  “我喝一口。”罗安平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喝完只吸凉气,烫的舌头都有点木了。

  “慢着点,没人跟你抢!”秦氏没好气地说道。

  秦氏吹了吹,将第一口送进了罗安国的嘴里。

  罗安国对于吃就是那么回事,能填饱肚子就行,一个残废,他能过多要求什么?

  罗安国砸吧砸吧嘴,一怔,忍不住说了句:“好喝!”说完,将秦氏递过来的第二勺一口吞下。

  罗安平见状忙将吹了吹,第一口太烫,他根本没尝到是什么滋味,不过他可是知道,爸从来没直言说过什么东西好吃。

  罗安平吹了吹面上,便递进了嘴里,一种酸中带着甜味的口感顿时充满了口腔,味蕾像是久逢甘露,促使他立刻喝下第二口,哪怕比较烫!

  “慢点喝,锅里还有呢。”贝思甜笑道。

  可惜是玉米面粥,如果是粳米,味道会更好。

  贝思甜自认为不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目前的条件有限,她也只能在此基础上尽量满足自己。

  秦氏见他们都一般模样,也对这山楂粥产生了好奇。

  罗安国待胳膊没那么沉了,从秦氏手里端过碗自己喝了起来,秦氏便端起自己的碗。

  送进嘴里,秦氏微怔,酸酸甜甜的,的确是好喝的很!

  这家里有多久没有像样的吃食了,秦氏看见罗家父子喝完一碗又要一碗,一边喝着,心里一边叹气,以后就让小甜儿折腾去吧,她也不管了。

  一大锅的粥四个人一人两碗全都给喝了,炕桌上的窝头反而吃的少了,贝思甜将窝头放进篮子重新挂起来,便开始收拾桌子。

  罗安平听了秦氏的嘱咐,现在知道主动帮着一起收拾桌子了,比以前乖巧懂事了许多。

  “姐,我又发现好些新品种,晚上我告诉你!”罗安平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笑的见牙不见眼,不过看到贝思甜望过来的眼神,连忙补充了一句,“姐你放心,我没去危险的地方!”

  晚上的时候,罗安平依旧窝在西屋给贝思甜将附近看到的花花草草,大多数都是没用的,只有极少数的有用。

  “平安,这山脚下头都是草药,村里怎么没人卖草药过活呢?”贝思甜一直好奇这个问题。

  靠山吃山,卖野生草药的确是一种出路啊。

  “听说以前还有人来收的,不过嫌这边太远,后来收的就少了,这几年也没看见有外边的人来收。”罗安平道。

  贝思甜了然地点点头,这时候秦氏端着针线筐走了过来。

  “你爸睡下了,我在这屋纳鞋底子。”秦氏说了一句。

  “娘你眼睛这样,还能纳吗?”贝思甜皱眉。

  “都纳了多少年了,不用眼睛我也能纳!”秦氏颇有点自豪,以前她纳的鞋底子针脚细密,穿好几年都穿不坏!

  贝思甜见秦氏拿着针锥子一下下扎下去,倒的确是没什么大影响。

  “娘纳鞋底子干什么?”贝思甜问。

  家里人的鞋都好好的,也有倒替穿的,一时半会不需要新的。

  “拿到集上去买,挣点零花也是钱呐。”秦氏将一盘的辫子扔给她,“你要是能掐就掐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