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3章 半年内干不了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八零军嫂是神医最新章节!

  村里拿药看个小病都在杨五郎那看,杨五郎也是个热心的,罗二家说起来也是可怜的,家里出了那么不争气的儿子,没给家里争光反倒给家里招来了不少骂声,这一家老小跟着倒了霉,那小子也不想想,他那么做,给家里人带来什么影响!

  小甜儿那一身的伤,杨五郎看了都心惊胆战的,虽然给打了吊瓶,但是心里觉得活下去的可能性不大,没想到就真的挺过来了!

  他老远就听见他们老家儿那吵吵,站住脚一看,就看到小甜儿倒在地上,那脸就跟镀了层蜡似的,吓了他一跳,忙将水桶放在地上,脚上趿拉着布鞋就跑了过去。

  “别动她!别动她!”

  杨五郎底气足,嗓门大,两声就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众人看他连跑带喊的,就知道小寡妇不妙!

  秦氏本来就担心,听见杨五郎的声音,心里咯噔一下,嘴里直念叨:“不动不动,我不动……”

  杨五郎也没带着听诊器,现在回去拿肯定来不及了,找了个熟人帮忙回去取一趟,然后向周围看了一下。

  “来两个力气大的!”杨五郎看了最近的两个媳妇一眼。

  村里男的一般都上山打猎,女的都下地干活,地里刨食的哪有力气小的,虽然她们不是很情愿,不过杨五郎是村里唯一的大夫,这点面子必须给!

  两个媳妇都四十出头,一头一脚将贝思甜抬起来,秦氏帮不上忙,怕自己添乱向后退去,让路的时候不小心将水桶弄散了,地上顿时一片狼藉,一时之间也没人顾得上管。

  秦红梅站在那里看着一众人闹哄哄地将人抬回去,澳门赌博网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罗爱国趿拉着鞋披着一件褂子从里边出来,皱着眉头问秦红梅,“闹腾啥呢?”

  秦红梅听见自家男人说话,抿了抿嘴,脸上的神情有些不自然,没回头,说道:“小甜儿那死丫头晕过去了,我去看看她咋样了!”

  罗爱国看着秦红梅颠颠地小跑走了,心里直纳闷,刚不是还送水来了吗,怎么这就晕过去了?

  他摇了摇头,秦红梅去了,他就不用去了,转身又回屋去了。

  贝思甜被抬了回去,路上她心里就有些哭笑不得,如果真的是旧伤复发了,这么抬,肯定更是伤上加伤!

  她当然不是真的旧伤复发,用了点小手段让自己看上去很糟糕,不过是做给别人看的。

  被抬回西屋的时候,罗安平正端着脸盆要把水泼院子里,他看到这么多人呼啦一下子涌进来,当即傻了眼。

  随即看到后边两个婶子抬着的人是贝思甜,脸一白,手里的脸盆咣当掉在地上,撒了一地的水,泥珠子溅在身上也无所觉。

  “我姐怎么了!”罗安平猛地上前两步,却被一个媳妇一只手挡了回去。

  他挡着路了!

  罗安平虽然被推开,却没有不高兴,他看到贝思甜身上没有血,大大地松了口气。

  一想到两个月之前,他看着浑身是血的贝思甜被人给抬回来,就心有余悸,那段时间他一直做噩梦。

  把贝思甜放在床上后,两个媳妇也没着急离开,做了好事哪能这么干脆的走人呢,怎么也要听人说了‘谢’啊!

  杨五郎随后跟了进来,站在炕边上看着贝思甜的脸色,他已经让人回去取听诊器了,虽然不远,不过一来一回的也要十来分钟,只能先肉眼看看。

  贝思甜躺在床上不动,很快听诊器就送了过来,她好奇地看过去。

  见杨五郎将带着勾的东西挂在耳朵上,下边是黄色的胶皮管子,右手拿着一个看上去铁制的圆盘,他将圆盘贴在她的身上,表情严肃而认真。

  贝思甜半垂着眼睛,外人也看不出她到底怎么样了,她此刻的注意力都在那古怪的东西上。

  这东西叫听诊器,听说是西洋那边的大夫发明的,用来听内腑的动静,大概和号脉差不多,不过感觉没有号脉准确,听个小灾小病的应该没啥问题。

  杨五郎听了半天,心里有些奇怪,又翻看了贝思甜的眼皮,问了她几个问题,虽然说话有些中气不足,不过看上去没有大碍,甚至比一个多月前强了不少。

  杨五郎琢磨半天也不得要领,反正人现在是好的,便将这一个自己解释不了的情况归于贝思甜身体太弱造成的晕倒。

  “她这么弱的身体,哪还挺挑水呢!”杨五郎皱眉对迈入外屋的秦氏说道。

  秦氏后边是秦红梅,她腿脚好,三两脚便追上了秦氏。

  秦氏还未说什么,一旁的秦红梅听见了撇撇嘴,嘀咕道:“水又不是她挑的,她倒是先娇气上了!”

  杨五郎转头眼睛一瞪,“我说她大伯娘,伤筋动骨还一百天呢,她这么重的伤才两个月,能下地走已经很不错了,现在让挑水,不是要她的命呢吗!”

  秦氏一听连忙在一旁点头,这话她早就说过。

  秦红梅轻哼了一声,将脑袋转到一边,看到一旁两个媳妇看她的目光带着一些让她不舒服的意思在里头,不得不说道:“我当时不也是不知道吗,杨大夫您是大夫,我们就一个老百姓,哪懂得这个啊,这不是我赶紧跟着过来看看吗!”

  杨五郎哼了一声,“半年内都干不了什么活,二嫂,好好让她将养身体吧,没啥事我就走了。”

  “还用不用拿点药?”秦氏忙问道。

  “不用,让她多休息就行了。”杨五郎心里想着水还没送,还得紧着去送水去呢。

  秦氏也不再多留,将杨五郎送了出去,便回到了西屋。

  秦红梅闹了个没脸,正准备往外走,和秦氏走了个对脸。

  “大嫂,你瞅瞅不是我们不想送,是实在送不了,明天我跟娘说说,让她再缓一缓。”

  秦红梅绷着一张脸,水没得着还弄了一身骚,她也懒得多说,留了一句她去和老太太说就走了。

  秦红梅一走,两个媳妇也在秦氏的千恩万谢中走了,贝思甜松了口气,她要的就是杨五郎的那几句话,半年之内秦红梅都没法再使唤她,这样一来她也可以好好休养身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