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12章 倒地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八零军嫂是神医最新章节!

  人们天生会站在弱者一方,去怜悯弱者,帮弱者抱不平,虽然罗二家出了那么个混账东西,让他们靠山村的名声受损,但现在看到这一弱一残这般模样了还要去给老家儿挑水,又忍不住帮衬两句。

  大众都有这种心理,贝思甜利用的就是这一点。

  以她现在的身体,若是今天挑了这两桶水,恐怕她这一个月的努力都白费了,甚至说不定会伤上加伤,更何况,她根本就挑不起来!

  老家儿如此欺负人,她不多点心思怎么行!

  贝思甜倒也不全是装,虽然每日下床走动,可是还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距离,她若是不拿根棍子支撑着身体,这段路怕是都走不完,到时候路上有了毛病,恐怕秦氏一个人都弄不了她。

  贝思甜走到大伯门口的时候,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脸色有些发白,这段距离,对于这个伤病弱的身体来说还是太勉强了!

  后边的秦氏挑着两桶水倒不觉得有什么,听见前边贝思甜气喘如牛,速度明显就慢了下来,眉心的‘川’字加深许多。

  “你在这等着我吧,我一个人进去。”秦氏说罢,越过贝思甜向着里边走去,步履明显慢了许多,这边虽然也常来,但是到底不如自己家,身上再担着两桶水,磕着拌着就不妙了。

  贝思甜见状,站在原地呼出两口气,缓了缓就向里边喊道:“大伯母!大伯母!”

  她只是喊人,却不说做什么,免得里边听见装听不见。

  里边秦红梅听见喊声,知道是给送水来了,回应了一声,扭嗒着不算细的腰过来开门了。

  这里的大门是由两扇木门组成,中间会有小臂粗细的门栓横在上头,一般有三道,白天只插上中间那一道,这一道门栓为了方便主人临时出门回来能从外边开门,中间通常都会有一道大缝隙,是常年开门磨出来的。

  所以贝思甜透过这道大缝隙看到秦红梅嘴里嘟囔着,脸上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娘你等会,大伯母出来接你了。”贝思甜说了一句,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周围人都能听得清楚。

  一些给老家儿挑水的向这边张望了一下就过去了,那些站在门口嗑瓜子的媳妇婆子没注意到的也都因为这声音往那边看去。

  贝思甜此刻哪里还需要装,缓了半天气息都调整不过来,呼哧带喘的,原本黑黄的脸此刻像是镀上一层铂纸,面色难看之极。

  “瞎叫唤啥,送个水还让人接,以为自个是城里姑娘呐!”秦红梅想也没想就嚷了回去。

  贝思甜要的就是她这样的反应,临近的几户都不远,这一嗓子别说看热闹的都听见了,就是前前后后的几家也都听见了。

  贝思甜不说话,本来就干扁的身体此刻在其他人眼里就跟受了气似的。

  倒是秦氏,作为妯娌本来就不忿秦红梅,听见了顿时就回了过去,“怎么着,我们这一瞎一残的来送水,让你接个人你还不乐意了?”

  贝思甜不由在心里给秦氏竖起大拇指。

  这一下周围人就算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也都知道了,罗家老家儿就剩下一个孤寡老婆子,兴许是岁数大了,有些糊涂,事事都听大儿媳妇的。

  若是大儿媳妇是个明白的也行,偏偏她就是个搅事精,没事都能搅和出三分事来,有事儿的时候就更别提了!

  那小寡妇一身的伤,这才两个月刚能下地,就着急忙慌的让人给挑水,肯定是这秦红梅出的主意!

  秦红梅回嘴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秦氏也来了,待听见她说话,又看见她挑着扁担站在外头,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看向一边的贝思甜,见她面色发白,双手拄着木棍子身体都晃悠,眉头便是一皱。

  秦红梅上下打量她一眼,前天还看见她在院子里溜达,这走两步路就能走成这样?

  这不会是装的吧?

  是不是装的和她也没关系,看见周围人都饶有兴趣地看着这边,到嘴的谩骂被她生生咽了下去。

  秦红梅绷着脸,瞪了贝思甜一眼,不咸不淡地对秦氏说道:“看弟妹说的什么话,谁想着是你来送呢,家里有这么大一个人,白养活了?”

  她说着,又扫了一眼贝思甜。

  “她不是受伤了吗!”秦红梅平白无故也不愿和她在街上吵吵起来,让人看了笑话,解释了一句。

  “这娇气的,前两天我还看见她在院子里瞎溜达呢,弟妹不是我说你,你家里啥情况啊,白养个人还要养成个城里姑娘,这不是笑掉人大牙吗!”秦红梅掩嘴一笑。

  贝思甜听出她在挑拨离间,若是秦氏不是个明事理的,说不定回去就会收拾她。

  而且这秦红梅话里话外都在告诉大家伙贝思甜早就好了,就是装给外人看的。

  贝思甜也不辩解,眼睛向着村里大道看去,那是一条贯穿靠山村东西的路,别的路都是土路,就那条路铺上了石板子。

  看看时间,那个人应该快出现了才对!

  贝思甜刚想完,就看到大道上出现了一个挑着水的人,她收回目光,转头对秦氏喊了一句:“娘……”

  说着,她身体晃了晃,一屁股坐倒在地。

  秦氏吓了一跳,忙将两桶水卸下肩,过来扶住她,但是眼睛看不见,也看不出贝思甜到底怎么样了。

  “没事娘……”

  贝思甜眼睛不瞎,她看的真切,秦氏脸上的担忧是真的,这一下她心里顿感愧疚。

  秦红梅是个什么性子,贝思甜通过原主的记忆大致也了解了一下,原主性子懦弱,秦红梅又极为看不上她,仗着家里有个老婆子,就可着劲地使唤贝思甜。

  对此秦氏都说不出什么来,她作为儿媳妇眼睛瞎什么也干不了,现在让秦氏的儿媳妇干,她还能说出什么来!

  贝思甜可不是原主,别说受着伤需要休养,就是没受伤,她也不能让人将她使唤的像个奴才似的!

  所以她才会装这么一下,好引起杨五郎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