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八零军嫂是神医 > 第7章 站起来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八零军嫂是神医最新章节!

  上辈子被夫家退亲,只因她当街暴打调戏她的登徒子,被认为性情粗暴,品行不佳,甚至被说成失了女徳,故而她到了双十年华也没有再嫁出去!

  谁想到了这里,先是成了童养媳,然后又成了小寡妇,她很想抬头问问,老天爷,我是哪里得罪您了吗?

  贝思甜不是个自怨自艾的人,摇头笑笑,她就将目光重新放在了眼下,她要先将自己的身体调理好,最好是能够制出增大力气的符水。

  贝思甜二十岁以后跟随父亲走南闯北,最大的体会,一凡是三思而后行,就是做事要动脑子,二则是要有强壮的体魄,有着超于一般人的力气在身上最好不过!

  后一点贝思甜非常有体会,对于有些人来说,光靠脑子是不行的,还要靠拳头,拳头硬了,没理都是理!

  就像村里的霸王户张家一样。

  上辈子如若她没有天生大力,被人调戏了也就调戏了,被调戏之后,仍然免不了被退亲的结局,到最后不但嫁不出去,还会染上一身污命,连累家里的姊妹因缘,所以她一直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贝思甜来到这里,原主的身体本就孱弱,长期营养不良,又被人推下山崖,最终一命呜呼,底子本身就很薄弱,又没有她原本的大力,想要调理好,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上辈子虽然不是寿终正寝,但好歹一辈子,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她都尝过了,师傅已走,她也就没有了留恋。

  来到这里之后,她发现世道不同了,很多的章法理念给了她很大的冲击,她对现在的地方充满了兴趣。

  回罗草砸碎了之后合着汁液涂抹在红肿的脚踝上,一丝丝清凉的感觉便传来,这样敷几天,大概三五天就可以消肿。

  这个时间对贝思甜来说还是长了一些,可惜她现在没有精气神制符,只能慢慢等着好转。

  已经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月,也就不在乎这三五天了。

  吃了晚饭,罗安平偷着跑到西屋,双手一撑就跳上炕,坐在炕沿上笑嘻嘻地说道:“姐,你画的图画呢?”

  对于贝思甜的画儿,他可新鲜了,以前从来没发现她画画那么好,跟真的一样,要不他怎么会一眼就认出贝思甜想要的是回罗草呢。

  贝思甜笑了笑,将红色横线信纸递过去,这信纸也是罗安平偷着从东屋柜子里翻出来的,是以前罗旭东给家里写信顺便捎带了几张,好让罗安国回信用的。

  “姐,你画的真好!我知道这个,我在树底下见过这种苗苗,还有这个我也见过!姐,简直一模一样!”

  贝思甜笑笑,用惯了毛笔,刚开始都不会用铅笔,适应了好一阵子才能握笔,好赖不是用来写字,只是简单的画画草木,习惯了力度倒也不难,只不过这画的实在没法看罢了,和毛笔画出来的差太远,哪里能称的上画!

  罗安平的话,她自然也没当真。

  三天的时间,在贝思甜敷回罗草以及不断轻揉推拿之下,脚踝上的肿胀很快便消除了,她转动着脚脖子,没有了疼痛感,便决定下床了。

  贝思甜起身的时候小心翼翼,尽可能的不要给肋骨太多的压力,她起身之后,先靠在被子垛上休息了一会,这才将双腿挪到炕沿上,然后慢慢往下放。

  双腿放下去后,却是怎么也没办法借力起身了,贝思甜身体太孱弱,双臂不够有力,没办法完全支撑身体的重量,如果使用腰部力量太多,一定会给肋骨造成很大压力。

  贝思甜试了半天,试出一身汗都没能起来,不知道秦氏是不是听到了动静,慢慢走过来,看到屋里大致轮廓,看到贝思甜临着炕沿,吓了一跳,以为她自己乱动快掉下来了,急忙往里走,脚下一急便没看清门坎,一个踉跄差点摔在那里。

  “娘,我没事。”贝思甜见状忙喊了一句,“我想试着下炕。”

  秦氏一把扶住门框才避免摔在那里,她这身子骨要是摔一下,可真是够呛,家里已经没钱再拿药了。

  秦氏差点摔倒,吓了一跳吓出一身火了,顿时扯着嗓子骂道:“没事你下炕干啥!不省心的玩意儿!”

  贝思甜看的真切,秦氏刚才以为她要摔了,脸上透着担忧着急,要是心里没惦记,这屋里屋外包括院子里,秦氏都走的很溜,不会磕着拌着。

  所以对于秦氏的话,她一点没往心里去,这个婆婆,就是个刀子嘴豆腐心!

  “娘,是我不好,应该提前跟你说一声的。”

  秦氏没想到贝思甜会说软和话,到了嘴边的咒骂没吐出来,以往她骂街,定然是将她吓得半天不敢吭声,跟个受气包似的,更别说像现在这么说话了。

  秦氏紧闭着嘴,眉心的‘川’字可以夹死一只蚊子,她顺着炕沿走过去,扶住贝思甜的身体,往上一带,她便坐起来了。

  “天天伺候你们这些祖宗,能站起来了就赶紧干活,家里这么多活,都指望我一个人!”秦氏没好气地说道。

  贝思甜笑笑,扶着秦氏的手,在她的搀扶下,从炕上下来,站到了地上。

  刚刚肋骨虽然疼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太大的影响,走路的时候尽量小心一些,不断不会影响恢复,还会促进恢复。

  秦氏见她一个人问题不大,嘴里念叨两句,走出西屋做饭去了。

  瞎摸合眼的,做饭也是凑合做,菜叶子洗不干净也都只能凑合吃,干粮都用篮子吊在房梁上,怕猫给祸害了,一般都等着罗安平回来踩着外屋的柜子用钩子勾下来。

  做饭的事情贝思甜暂时帮不上忙,她也不考虑,一心一意地走着,地面不平,土地面被踩实,因为房子时间太长,已经变得坑坑洼洼的,走路要异常小心。

  贝思甜尽量挑平坦的地方走,就是这样,还是走了一脑门的汗,肋骨疼了两次,她便反身回了炕上,小心地躺了回去。

  刚躺下没多久,她便听见大门响了一下,一个声音在外边喊道:“小甜妹子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