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797章 杀其子,要其命
  “在本王的地盘竟敢无礼,澳门赌博网站:要不是看在武修亲王的份上就不是灵魂受伤这么简单了!”金翅大鹏王怒声道:“滚!”

  忽然在金翅大鹏王的身前出现了狂暴的飓风,双翅猛然一扇该月君王顿时跌跌撞撞的退出了几十步,他情知不是眼前的金翅大鹏王对手,狠狠的道:“本王领教了!”

  说着他面无表情的带着两名手下毅然和绝歌消失而去。

  “大王,你是拒绝了血界的请求,但是我们该如何应对?”金翅大鹏王身边的一名人面妖兽问道。

  “黄龙,难道大王教训这个目无尊上的血君王有错不成?”另一个人面妖族怒声道:“只要看看他那种不屑一顾的模样,就知道他根本就不将我们妖族放在眼中。”

  “稍安勿躁。”金翅大鹏王淡淡的道:“本王并没有回绝,只是让他们等等而已。而本王也在等待,也许此人会很快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咦,他们出来了。”郭天好奇的道:“出来的这么快,是不是现在就动手?”

  苍玄庭的神识到处,顿时发现了问题:“不,计划有变,先不忙动手。”

  苍玄庭感应到这三名血族出了妖族的地盘,没有离开而是在就近站住了,而很容易就能感到他们剧烈的情绪波动。

  难道妖王并没有答应他们的联盟要求,这倒是一件好事。

  只是如果是我的话,也不会轻易的得罪他们,毕竟妖族的数量虽然庞大但是血界有十二名君王,其中那个武修亲王听说还是一个亚主宰之力,要是激怒了血界,妖族是抵挡不住的。

  当苍玄庭神识到达血族的该月君王和两名随从毅然、绝歌的附近时,本来他即使能够躲过毅然和绝歌的感应,该月是可以察觉到苍玄庭的神识探查的。

  但是气急败坏的该月早就被金翅大鹏王给气坏了,在他看来今天的遭遇是他从来没有过的奇耻大辱,竟然被低等的种族妖族给赶了出来,此仇非报不可!

  可是该月心中也明白,自己这次输给金翅大鹏王虽然因为深入妖族内部有着天然的劣势,加上自己的灵台失守导致了溃败,但从实力上来说自己的确不如金翅大鹏王。

  要想出气非武修亲王不可,但是武修亲王的用意是要和妖族联手,怎么可能为自己出气?

  该月的脸上露出了阴冷的笑容:“金翅大鹏王,本王今天遭到的羞辱必定要报!毅然、绝歌,我们再入妖族一趟!”

  “该月君王,你想要和金翅大鹏王一战?”毅然和绝歌都是该月多年的心腹,当然对该月的小肚鸡肠心中有数,他们连忙劝阻道:“您已经受伤,恐怕不是金翅大鹏王之敌。”

  “哼,老子打不过,难道本王就不会抓他的儿子吗?”该月低沉的声音怒喝道:“金翅大鹏明显是不愿意和我们血族联手,他使用的是敷衍之策,本王岂能让他如愿,抓了他的儿子,看他还敢在本王面前猖狂不!”

  毅然和绝歌相视一眼,都觉得该月虽然是含怒之言,但是金翅大鹏王的所言的确没有什么诚意,该月的办法也的确有效,但这要建立在能够抓住目标。

  “我们如何能够知道金翅大鹏王之子在何处?”绝歌忧虑的道,从本心来说,他并不赞同这样冒险的举动,太危险了。

  “进去就知道了。”该月看了看他们两个说:“你们在此处等候,本王待天黑动手。”

  该月知道,这两个手下虽然已经到了八星境界,但是进入妖族的重围中容易被察觉,毕竟金翅大鹏王的实力还在自己之上,还是自己一个进去要安全的多。

  之所以等到天黑,不但是因为天黑容易得手,也是因为自己的灵魂需要修复。

  绝歌和毅然求之不得,他们才不愿意冒险,该月此举危险异常,他是血君王的实力当然有脱身的本事,而这两个却没有什么把握。

  “你们有没有感到有人窥探?”因为已经锁定了复仇的目标,该月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忽然他感到心灵一阵悸动,顿时警觉的说。

  “没有啊。”绝歌和毅然都摇摇头。

  “哦,没有就好。”该月觉得是自己过于小心了,也许只是灵魂受伤的原因,这样自己可要抓紧修复了。

  “这个血君王看来实力比那个山鹰君王还要强大,差一点就被他发现了!”苍玄庭的心中也有些庆幸,因为刚才他的神识的确有一种被感知的波动,好在自己撤离的及时,否则一定会被这个血君王发现了。

  苍玄庭还是低估了对手,该月要不是灵魂刚刚受伤,他的神识必定会被该月捕捉住,并不是苍玄庭速度快使然。

  苍玄庭也是大意了,他发现该月的情绪波动很大,神识就发出太过深入,虽然得知了真相,却也导致差点被该月发现。

  “郭天,你先回去吧。”苍玄庭说:“血族想要对金翅大鹏王之子不利,要作为人质来胁迫金翅大鹏就范,本座正好暗中潜入,相助妖族阻止这件事,这样我们就可以和妖族顺利结盟了。”

  “啊,怒尊大人,恐怕不行啊。”郭天先是一喜,接着为苍玄庭担心起来:“你一旦被妖族发现的话,必定会引起误会,还是三思而后行。”

  “不,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否则我们很难获得妖族的信任。”苍玄庭用不容置辩的语气道:“你先回去,立即。”

  苍玄庭的语气并不严厉,但是给郭天却是一种不容对抗的威力,他正好点点头前往向项天羽禀报了。

  “他的灵魂受伤?可惜了。”苍玄庭遗憾的想,要不是知道这个血君王要劫持金翅大鹏王之子,自己要是动手的话就可以轻松地办到。

  可惜自己需要得到妖族的信任,就必须留这个血亲王性命。

  等他恢复了实力,再要想制服他看来就要困难了,毕竟正面交锋要解决起来麻烦的多。

  不过……苍玄庭暗想,怎么血族和妖族会冲突的如此厉害,要是出手的是金翅大鹏王的话,看来他的实力至少也在九星巅峰境界,倒是一个不可小视的家伙。

  有实力,就有骄傲,否则就没有骄傲的资本!

  如果不是,恐怕这妖族的实力就更要高看一眼了。

  黑夜很快就来临了,该月展动双翅很快就消失在了暮色中。

  而当他刚刚消失,绝歌和毅然忽然发现就在下一个呼吸间,一条人影也一闪而逝。

  是错觉吗?两人不由面面相觑,共同的错觉毕竟太少了。

  但是他们也知道,就算是想提醒该月也无法提醒,该月是去对妖族图谋不轨的,最重要的就是不能泄露行踪。

  “无妨,该月君王实力高超,即使有人跟踪也不怕。”绝歌对该月君王异常信任:“恐怕即使真的有追踪者,也被该月君王杀了。”

  该月是在血殿君王中屈指可数的强大,此次入侵东夷洲的君王中他的排名在第七位。

  不要小看这第七,其中四名排在他前头的血君王已经奉命回到了血界,因此在东夷洲比他的实力还要强大的血君王寥寥无几。

  因为要深入的是妖族内部,该月的敏锐神识顿时提升到了至高的境界,他忽然发现竟然有一种隐隐被锁住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让该月异常警惕,难道这么快就被妖族发现了吗,但如果发现的话岂会不声张起来?

  该月迅速停住了自己的双翅挥动,用自己庞大的神识向着后面探查而出。

  连续几遍都没有任何的发现,该月顿时放下了心,看来是金翅大鹏王令自己受伤在心理上造成了一定的负压,导致自己都有些谨慎过头了。

  该月当然不希望被发现,否则他就不要想报复金翅大鹏王了,带着这样的心理倾向他的判断当然出现了误差,这让苍玄庭不由暗自侥幸。

  看来这个血君王的实力比自己想象的要高不少,伤势恢复的他竟然可以发现自己在追踪他,自己还要更加的小心些才是。

  苍玄庭的腾跃速度堪比君王,每一腾跃就可以有数万亿里,但是这样的速度在这里用不上。

  血族的翅膀就要好用多了,可以快可以慢,非常灵活,苍玄庭恨不得将前面的血君王双翅给自己安上才好。

  他只能远远的跟踪着,还不敢太过靠近,好在不久那个血君王就从天空中下来,落到了地面上。

  “需要抓一个俘虏。”该月暗想,神识一动,他就感应到了就在近前有几个妖族走过,于是他从天而降,以他的血君王之力很容易就让这几个妖族动弹不得,任由他宰割。

  “好好配合本王,否则本王并不介意让你们当即妖丹破碎而亡。”妖族最为重要的就是妖丹,妖丹在妖在,妖丹没有的话妖也会亡。

  见到几个妖族一脸惊恐的神情,该月满意的说:“现在你们告诉我,你们妖王有几个孩子,他们都在什么地方?”

  “不可能,你要对我们大王不利,我们宁可死!”一个妖族还没有说完就让该月凶狠的爆体而亡,该月冷厉的说:“你们几个也想如此吗?”

  “这,大王只有一个独子,他就在那里。”一个妖族屈服了,他战战兢兢的指了一个方向。

  可怜的妖族,吓得头都大了,因此他东南西北指了半天,也没有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