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746章 孰走孰留
  “不为什么,苍翼,我觉得我们就算不能成为苍玄庭的盟友,也不应该是他的敌人。”仙王毫不掩饰自己的改变:“苍玄庭比起混灵来说,雄才大略,有一代雄主之气度,因此我们之所以答应成为他孩子的师傅,是希望有一个和苍玄庭和好的契机。”

  “但是,我不需要这样的契机,我和苍玄庭势不两立,绝不可能握手言和!”苍翼怒声道:“仙王、苦刹还有白鲟,你们不是要和苍玄庭在一起吗,我可以让你们走!圣衣、山河、龙翔,你们是什么态度,是走还是留?”

  “苍翼,你……”山河叹了口气,他虽然同样倾向于苍玄庭,看到苍翼如此气急败坏山河却不由得有些同情,难道真的将苍翼放弃吗,这样如何对得起羽皇的重托?

  圣衣和龙翔也是欲言又止,其中的龙翔更为倾向于苍玄庭,而圣衣则在犹豫,如果能够用表决通过的话就好了,但是世界上的事情并不都是能用表决就可以决定的。

  “苍翼,你先冷静一下,仙王苦刹白鲟是我们的手足,怎么会和我们分道扬镳呢?”圣衣在龙翔的示意下只好说话了,本来仙王和苍翼之间的交情是最好的,而现在仙王和苍翼的立场竟然冲突了起来,只好有他说话了。

  “仙王,你们也要为苍翼考虑一下,即使苍翼同意也要有一个过程,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决定的。”圣衣的言语中还是偏向了苍玄庭,这让苍翼更加大怒。

  连圣衣都倾向了苍玄庭,这让他顿时觉得自己被这六个人都抛弃了,苍翼大怒叫道:“你们听着,我的想法是不可能改变的,无论多久苍玄庭都是我的敌人,这无论多久都无法改变!”

  众君王都愣住了,他们都知道苍翼对苍玄庭很是反感,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会到这样的程度。

  难道真的站在苍翼的对立面?

  这让众君王都不由的叹了口气,苍翼横了他们一眼,怒气冲冲的往自己的静室而去了。

  正在仙王他们犹豫的时候,一阵大笑让他们的心中不由一凉,这是混灵的声音。

  “哈哈哈,原来是诸位回来了,我混灵有失远迎啊。”混灵的身躯忽然从面前出现,他满面春风的说:“本王已经和苍翼说过了,对于之前的怠慢我混灵非常过意不去,此番前来还请诸王不要见怪的好。本王保证,只要诸位帮本王铲除了苍玄庭,我一定话符前言,立即回援青冥洲,你们看如何?”

  仙王的目光上下打量着混灵,淡淡的说:“但愿阁下说到做到。”

  “那是当然,我混灵也是一方霸主,岂能说了不算。”混灵笑呵呵的和东夷洲众王说了两句后就告辞了。

  “我们应该知道苍翼的态度为什么会这样激烈了吧。”龙翔道:“混灵看到事情不妙,就吃了回头草,想要让我们和他一起对付苍玄庭,否则他就来不及了。”

  仙王皱眉道:“苍翼固执,他上了混灵的当还不自知,难道我们还和他一起错下去不成?”

  “可是现在能够怎么办?”圣衣摇头道:“要说服苍翼你都不行,我们就更不行了。”

  “我们不能放弃苍翼,我们要来一起来,要走也是一起走!”山河掷地有声的说:“但是我们现在看来只能陪着苍翼一段时间了,但愿有办法能够说服苍翼。龙翔,你有传送阵,你可以想办法给苍玄庭送个信,说明我们的苦衷。”

  “也对,龙翔,这件事就靠你了。”仙王苦笑着说。

  “我会想办法的。”龙翔的传送阵也不是无所不能的,要让他随意在某个地方就打出一个传送阵,还要瞒过苍翼的耳目,混灵的监视那就不是奇迹而是传说了。

  不过,龙翔还是有自己的办法。

  也许是苍翼最终还是知道,不能对这六大君王老是这么僵下去,也许是苍翼得到了混灵的提醒,因此苍翼和六大君王的态度在慢慢的缓和,但是要想恢复到之前的程度双方都知道不太可能了。

  裂痕一旦形成,就很难弥补,即使从表面上看仿佛是回到了以前的谈笑甚欢,实际上彼此都已经有了提防。

  “苍翼怎么变成了这样?”连对苍玄庭并不喜欢的圣衣也不由得抱怨道:“他怎么和混灵混在了一起,宁可相信混灵和混灵成天在一起,也不愿意和我们说说真心话。”

  “是啊,苍翼难道不知道混灵是情势所迫才向我们低头的吗?”苦刹也对苍翼的行为态度感到不解:“可是,我们无法阻止他,甚至只能陪着他。”

  “龙翔怎么还没有回来?”仙王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而龙翔通过传送阵也去了很长的时间,要再不回来恐怕就会引起苍翼的疑心。

  而这件事目前是肯定不能给苍翼知道的。

  脚步声从苍翼的静室响了起来,众人的心中都是一紧,果然看到苍翼沉着脸走了出来。

  “龙翔呢,为什么不见他?”苍翼的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依次滑过,忽然发现少了一个,顿时提起了神。

  “龙翔,在他的静室研究他的阵法。”圣衣按照先前大家商量的回答应付道。

  “哦,是这样吗?”苍翼冷冷的道:“圣衣,你从来不会说谎话,难道你也学会欺骗我了吗?龙翔修炼阵法可不是这个时间,到底他去了什么地方,说!”

  圣衣被苍翼这咄咄逼人的态度给激怒了:“苍翼,你是在面对被你审问的犯人吗?我就是不回答你又如何?”

  苍翼冷声道:“和我苍翼作对的,还能够得到我礼貌的对待吗?说,龙翔到底去了什么地方?”

  圣衣不由大怒,刚要和苍翼翻脸,却被仙王拦住了:“圣衣,不要冲动。苍翼,我有两句话说。”

  苍翼冷冷的说:“说吧,仙王,有些话还是放在明面上说为好。比如,龙翔去了什么地方,是不是现在正和苍玄庭坑瀣一气。”

  山河连忙道:“龙翔就在静室里面,我这就去叫他。”

  山河毕竟是一个老好人,澳门赌博网站:他也知道龙翔现在不在静室中,但是至少可以缓和一下气氛,最多就推说龙翔要再过一些时间就行了。

  也许,龙翔就在回来的途中,只是目前还没有赶到而已。

  苍翼冷声道:“好啊,既然是这样山河你就去叫吧,但是我可等不得多长的时间。”

  “苍翼,你找我有什么事?”龙翔的声音忽然从他的静室中传了出来,他的声音让众人都不由愣住,所不同的是,苍翼是惊讶中带着尴尬,而其他诸君王是惊喜交加。

  他们毕竟不是真的想和苍翼分道扬镳,要是这样的话早就走了。

  苍翼的行为虽然让他们感到不快,但是他们都是羽皇托付的人,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苍翼,否则是无法和羽皇交代的。

  苍翼没有想到龙翔竟然真的在静室,一团火气不由得消了大半。

  他最不能容忍的就是,这些人暗中和苍玄庭勾搭,他将这样的行为视作背叛。

  从来他表面上和这几个君王平起平坐,但是从他的心中还是觉得自己要高人一等,自己是羽皇的儿子,而他们只是羽皇的部下。

  对他们保持平等的态度,苍翼的心中都觉得是自己放低了姿态。

  “龙翔,你怎么还在静室修炼?”苍翼掩饰的说:“我没有看到你,因此有些诧异。”

  龙翔微微一笑道:“哦,想出了一个新阵法,因此在静室中呆的时间长了点。”

  苍翼疑惑的看着龙翔:“什么新阵法,我们都看看如何?”

  “这只是一种传送阵,你们看了也没有用。”龙翔笑着说:“不过,既然是公子有这样的兴趣,就一起看看吧。”

  说着,龙翔的右手一挥,在他们的面前就出现了一种全新的传送阵阵图来,上面铭刻了无数代表着各种意义的符文,不时转动着古老的文字,让众人都有一种面对不尽沧桑之感。

  仿佛即使是他们君王之身,在这样的阵图面前都感到了渺小和浅薄。

  苍翼这才相信了,这的确是一种全新的传送阵,他虽然不懂如何开辟传送阵,但是和龙翔在一起久了,却是知道一些传送阵的知识。

  “你是怎么得到这种传送阵的?”苍翼好奇的道:“能够让你如此着迷,想必不是容易就获得的吧。”

  龙翔从容的道:“五行城中。”

  “五行城?”苍翼愣了一下道:“是那里?”

  他当然对龙翔去五行城有印象,但是五行城怎么会有传送阵,而且会被龙翔得到了?

  “我们去五行城的时候本来是准备将苍玄庭的夫人无霜击毙,但是遇到了仙王他们。”龙翔说:“无霜对我们很客气,将他父亲留下来的这个阵法给了我,我向来对传送阵痴迷,因此就收下了。”

  苍翼缓缓地点点头,他知道青冥洲的柳随扬掌握的是五行,对于阵法异常精通,他能够有远古传送阵也并不奇怪。

  他的嘴唇微微蠕动,本来他想讽刺龙翔一番说怪不得替苍玄庭说话,原来是被苍玄庭的夫人给收买了,但是想到自己毕竟差点冤枉了众君王,也不能事情做的太过,因此也就没说出来。

  他后来也没有将此事告诉混灵,如果混灵知道的话就可以拆穿此事的真相,因为柳随扬的情况他怎么会不清楚,柳随扬虽然睿智但从来就没有研究过传送阵,也不会传送阵。

  苍翼没有再追问下去,他扭头问仙王道:“你有什么要说的?”

  仙王也处在极大的诧异中,他知道龙翔虽然到了五行城中,也确实想偷袭无霜,但是从来无霜夫人没有送过他什么传送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