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742章 合力冲击
  只有五行知道,其实魔帝暗夜凝在表面上的冷静和冰冷之下,他依然保存着人类的情感,他的冷静冷酷其实是一张制作巧妙的面具,而当真的遇到极大动荡的时候,依然会呈现出他的底色。

  魔帝暗夜凝当即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他一声大喝:“全都给我退下,除了军师之外。”

  没有任何一个魔王会不明智到触怒魔帝,因此就在一眨眼的功夫,他们都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大殿上就剩下了魔帝暗夜凝和五行两个人。

  “你想说什么?”五行预感到魔帝暗夜凝想要对自己说什么,也许就和外边这声惊天动地的响声有关,也许和魔帝暗夜凝罕见的失态有关。

  “五行,我要借助你的智慧,这虽然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我已经不能冷静的考虑问题了。”魔帝暗夜凝无奈的说。

  “外边的人,你认识?”五行试探的问。

  “五行,我不能确定就是她,你看!”魔帝暗夜凝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雕像,一个漂亮的小女孩。

  “这个是你的……女儿或者孙女?”五行好像是明白了。

  “是女儿,我给她取名叫羞罗刹。”魔帝暗夜凝说:“昔日我和羽皇一战,我的女儿也在这次大战中失踪,当我发现整个阎罗地域中都没有我的女儿,我简直要疯掉了,但是后悔有什么用,我永远的失去了我的女儿。”

  “可是,现在……”五行理解了魔帝暗夜凝的心情,虽然贵为阎罗地域中的最高王者,眼前的魔帝暗夜凝却依然保持着人的本性,他现在的样子就是一个为女儿而担忧着的父亲。

  “我感觉到了,是羞罗刹来了,是她在冲击封印!”魔帝暗夜凝忽然一把拉住五行:“我们一起去看看,是不是她,你和我一起去!”

  “老暗,你还是太冲动了,我们能够看到什么?”五行苦笑道:“连我都出不去,通道是封闭的。”

  “但是,距离越是近我就越能够感到女儿的存在,即使近一点,我也会觉得高兴。”魔帝暗夜凝恳切的道:“陪我去一趟,好吗?”

  “好吧,我看你怎么一点都不象是堂堂的魔帝,简直就象是一个……罗罗嗦嗦的老祖父。”五行无奈的说:“看在你现在很有人味的份上,我就陪你去一趟吧。”

  五行本来不想走这无聊的一趟,只是不忍破坏魔帝暗夜凝的兴致才如此,他可没有想到外边冲击封印的不但有羞罗刹,魔帝的女儿,还有一个自己非常想见的人……苍玄庭。

  “轰!”的一声,魔帝暗夜凝和五行都不由的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恐怖的力量,竟然透入了封印之内,连自己都能够感受到其中的煞气。

  “杀戮之枪!”魔帝暗夜凝毕竟是主宰的境界,境界代表的不但是实力,也代表着更多的眼界,从这淡淡的煞气中,魔帝暗夜凝忽然发现这和杀戮天尊的杀戮之枪所施展出来的煞气非常相似。

  “你说的是杀戮天尊?刺客位面的最高主宰力量?”五行的眼界也不逊色多少,他和魔帝暗夜凝的差距是,后者和杀戮天尊是同一个时代,而他只是听说过这样的传说。

  石破天惊的大战,毁灭星域的对抗,令群星都失去璀璨的双雄交锋,两个位面因此崩塌!

  任何的奇技妙招在这两位面前都失去了光华,两位主宰之力境界的王者只剩下了力量的比拼,在这种层次下的力量现在已经成为了永远的传说。

  关于这两位至尊的神器也消失在了时空中,一个是永恒之剑,还有一个是杀戮之枪。

  而时隔了大半个纪元的轮转,永恒之剑成为了苍玄庭的鞘中之物,而杀戮之枪也成为了苍玄庭另外一个好友恶魔天尊的兵器。

  永恒之剑能够成为苍玄庭的应用之物还可以说是相得益彰,而落到恶魔天尊手中,在五行看来只能算是明珠暗投。

  五行的确对苍玄庭非常的看重,因此对于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掌握中,这是从他送天君府给苍玄庭就开始了。

  只是为什么是杀戮之枪?难道现在除了魔帝暗夜凝的女儿之外,还有一个神秘来客?

  恶魔天尊?五行不由摇摇头,他知道这个恶魔天尊和苍玄庭是好朋友,但是从实力上和自身的潜力上来说,都只是平庸之资质。

  忽然五行的心都要凝固了,难道是这小子?苍玄庭!

  虽然知道苍玄庭并没有得到杀戮天尊关于杀戮之枪的传承,否则这条杀戮之枪就不会在恶魔天尊身上了,但是这小子的身上从来就没有短了奇迹。

  苍玄庭失望的看着杀戮之枪缓缓的坠落,虽然他现在已经发出了最强的一枪,此前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手中的杀戮之枪竟然有这么大的威力,可是!

  主宰的封印力量毕竟是太大了,对于一个八星境界来说,简直是无法能够望其项背的存在,即使杀戮之枪!

  轰的一声,苍玄庭的身体飞快的往后震退,尽管他使用的是一掷之力,但是来自主宰封印的力量还是让他感到异常的沉重,迫使苍玄庭不由自主的身体飞出。

  要不是他的灵魂之力得到天阙的融合,加上身体中的金人出现一起抵挡,比羞罗刹还要强大,恐怕这一下就要受伤。

  即使是现在,他也觉得心中压抑的很,好半天才在羞罗刹关心的眼神中恢复过来。

  “算了玄庭,我们无法破开羽皇的封印,这不是不能接受的。”羞罗刹黯然道:“我来到这里并不是真的当自己已经可以和主宰境界相提并论,我只是想知道我和主宰的境界差了多少,然后努力。”

  “倒是你,让我看到了希望。”羞罗刹说:“你的天赋让我感到了羞愧,我现在才知道天才和天才的差距,也许有一天这主宰的封印会应声而破,只是不是我,而是你。”

  羞罗刹是骄傲的,但是看到苍玄庭能够在短短的时间中就可以让杀戮之枪发挥出如此境界,羞罗刹还是感到了自己的平庸。

  “不要这么说,你已经很出色了。”苍玄庭微微一笑道:“为什么不用另外一种办法,也许就可以破开封印了。”

  “什么办法,你说可以破开封印?”羞罗刹不由激动的声音颤抖。

  “我一个人的威力不够,你也一样不够,我们可以合力。”苍玄庭说:“我用杀戮之枪,你用永恒一剑,你看如何?”

  虽然两样神器已经认主,但是他们对主人的命令都是很尊从的,虽然羞罗刹无法达到永恒一剑认主的境界,但是剑心和永恒一剑的融合还是会让威力无限的放大。

  而再加上杀戮之枪,这样的合力绝对不是壹加壹可以达到的。

  羞罗刹的心中再次充满了希望,忽然她坚决的摇摇头。

  “为什么?”苍玄庭奇道:“你觉得我们不应该试一试?”

  羞罗刹说:“太冒险了,我们还是算了吧。”

  苍玄庭的目光炯炯的看着羞罗刹:“这不像是你的真话,阿羞。”

  羞罗刹不由避开了他的目光:“我说的是真的,这是我们在自不量力。”

  “看着我,阿羞。”苍玄庭一把托着了羞罗刹的下巴,让羞罗刹不由轻轻啊了一声,从来就没有男人在她面前如此的强势,但是现在面对这个霸道的男人她并没有觉得嗔怒,一种惊喜的滋味犹如电流一般在她的心中流动着。

  “你对我很好,我难道感觉不出来?对我好的,我就十倍回报,这是我的原则。”苍玄庭笑着说:“如果你觉得太冒险,为什么不给我一点回报?”

  “什么……回报?”羞罗刹不敢看他的眼睛,似乎有些害羞,又有些期待。

  “就是这样。”苍玄庭忽然一低头,在羞罗刹迷茫的眼神中已经在她鲜艳若滴的嘴唇上亲了一口,然后飞快的放开了她。

  羞罗刹见他逃的这么快,本来的娇羞无那不由升起三分薄怒:该死的,就这么怕我吗?

  别人怕她,羞罗刹已经习以为常,而苍玄庭怕她,羞罗刹不希望。

  自己的初吻,就这样被这个男人给霸道的夺走了,要是其他男人的话……好像在苍玄庭面前,自己已经有好多次违背了习惯,唉,该怎么对待这个男人呢?

  羞罗刹再没有和苍玄庭二次见面前,她的兴趣从来就没有在情爱上耽搁过,这才是她能够心无旁骛练成剑心的原因,可是现在她知道,自己爱上了这个比自己小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男人。

  是为了剑心放弃他,还是为了他放弃剑心?

  羞罗刹心绪烦乱的接过永恒之剑,也许的确应该给他这样的回报,太冒险了,自己能够做的还能是什么?

  从刚才和封印撞击的两次经验来看,撞击的力量越大,反弹的力量也越大。

  虽然羞罗刹不是苍玄庭第二次撞击的身受者,但是她能够感到二次撞击所受到的反弹力更盛于自己的第一下。

  如果听从苍玄庭的建议,风险将会更大于第一次,第二次。

  自己是为了父亲,而苍玄庭有什么必要和自己一样承担风险?

  羞罗刹没有想到苍玄庭会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心安,真的心安了吗,为什么心儿却在噗噗乱跳,从来没有过的滋味让羞罗刹怎么心安得了?

  “开始了,看我们这一次是不是会有奇迹发生!”苍玄庭手中的杀戮之枪重新又腾生出黑色的煞气,一股强横的力道在杀戮之枪上流转,仿佛只是这么短的恢复时间,他已经重新回到了巅峰状态。

  羞罗刹惊讶不已的看着他,难道他真的已经恢复,这样的速度即使是自己也没有听说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