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741章 杀戮的最后一枪
  苍玄庭这一惊非同小可,澳门赌博网站:羞罗刹如今受到的伤害恐怕比起当日的陆凝香还要严重一千倍都不止,这怎么办?

  要救活她!苍玄庭唯一想到的就是用治疗陆凝香的办法,九重空间!

  在九重空间中,也许并不能让羞罗刹立即醒来,但是这样严重的伤害,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玄庭,我没有受伤。”忽然怀中的羞罗刹睁开了眼睛,眼睛中竟然带着难以抑制的笑意:“我只是累了,一时没有睁开眼睛而已。”

  羞罗刹终于无法回避自己的感情,从“苍玄庭”到了“玄庭”,态度也要亲密多了。

  可恨苍玄庭现在却做了一个笨人,也难怪他了,因为刚才他太过了紧张导致根本没有听到羞罗刹的称呼,他只觉得心中欢喜无限,她醒了,阿羞醒了!

  其实这就是关心则乱,羞罗刹虽然用身体为剑,撞向了主宰的封印。

  封印发出的其实只是强劲的反弹力量,虽然强大,但是并不是一种攻击行为,因此羞罗刹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

  而即使是反弹的力量,也让羞罗刹的气海一阵翻腾,由于心中极为难受,她只能及时用内息进行调理,这样反而让苍玄庭给误会了。

  本来以苍玄庭这样的造诣,如果冷静的话是可以看出问题并不是和自己想象的一般严重,但是由于过于紧张关心,才导致了误解。

  当羞罗刹从苍玄庭怀里醒来时,她也不由心乱如麻起来,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抱着,这样奇特的滋味让羞罗刹第一次感到了女人的幸福。

  可是,羞罗刹很快想到了,自己是修炼剑心的女人,怎么可以动情?

  要修炼成剑心并不容易,但是要让剑心永远的成为自己所有,就更加的难。

  其中第一点,就是不能动情。

  当剑心有情,威力就会锐减,这让羞罗刹的心中猛然一惊。

  自从和苍玄庭这一次见面后,羞罗刹就敏感的发现,自己这么多年来没有动过的心竟然出现了松动,开始她没有觉得,只是好感还不足以让她担心。

  但是一次次的深入,一次次的暧昧,让羞罗刹沉溺其中,想要摆脱却被心中另外一丝莫名的滋味困扰住了。

  直到现在,羞罗刹才明白,好感已经变成了无法自拔的情愫,自己恐怕真的爱上了眼前这个比自己不知道要小多少岁数的男人了。

  可是,羞罗刹偏偏摆脱不了,当感觉到苍玄庭为自己如此着急的时候,她的心中忽然充满了甜滋滋的滋味。

  她羞红了脸,挣脱开苍玄庭的怀抱,竭力让自己回复到原有的冰冷。

  但是让羞罗刹感到无奈的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面对苍玄庭关心的眼神时,她任何努力都是失败。

  “要不,我来试试吧。”苍玄庭拦住了羞罗刹想要第二次用身体扑击主宰封印的打算,手中已经托住了杀戮之枪。

  黑色的杀戮之枪,冷冷的散发着逼人的煞气,妖异的气氛让羞罗刹都不由望而生畏。

  这样的杀戮之枪,也就是短短的时间而已,竟然比在自己手中的威力都要大了许多,可见苍玄庭的天赋是多么的惊人。

  羞罗刹被苍玄庭一拉,心头再次烦乱,只是她没有执拗,而是象一个真正的女人一样享受着男人对自己的呵护。

  第一次,像个女人一样,对于羞罗刹这样的女中强者来说,是一次非常新鲜的体验。

  她的眼睛紧紧的看着苍玄庭,他是在为自己冒险,如果没有看到刚才主宰之力如何强大也就算了,这可以算是冲动。

  但是已经看到了主宰之力是如此之大,依然为自己前去冲击封印,这让羞罗刹怎么能够无动于衷。

  “震惊天下!”苍玄庭一声暴喝,通天的杀气从他的身前洋溢而出,惊人的煞气笼罩着他的身体,压缩,再压缩,终于到了一个极限,杀戮之枪的器灵天杀都不由得激动的跳了起来。

  这就是老主人的感觉,虽然没有老主人那样的强大,但是这样的感觉却让天杀都感到无比的熟悉!

  难道他,是老主人的转世?

  一个非常合乎情理的解释在天杀的魂魄中泛起,也只有这样的解释才可以说得通这样一个年轻人身上的奇迹。

  “杀!”苍玄庭猛然一抖右臂,他的手臂已经伸的笔直,惊人的杀气已经将杀戮之枪整个都包裹住了,忽然一掷,杀戮之枪忽然向着主宰封印飞快而去。

  原来,这最后的一枪,是应该这么用的。

  “震惊天下”虽然是杀戮天尊的绝招,普遍认为他是最后的一枪,羞罗刹也是这样的认为,因此她给苍玄庭的精血传承中也是这样的。

  但是苍玄庭在研究之后发现,其实这招“震惊天下”并不是一枪,而是明一枪,暗两枪,而暗中藏匿着的一枪就是现在羞罗刹看到的飞起一枪!

  不但是从表面姿势上体现出的威猛,而且那足以让天地都失去颜色的杀气已经撕破了空间,撕破了所有的法则,一切的存在都已经成为了这一枪的附庸,衬托出的是这一枪的无上威压!

  这一枪,已经是目前苍玄庭的最高境界,如此完美的一枪,如同流星赶月一般化成了一道弧线,向着主宰的封印如飞而去!

  方才羞罗刹的一撞无功而返,如今苍玄庭的一枪是否可以幻生出奇迹?

  答案,将缓缓的打开……

  刚才羞罗刹的那一人剑合一的撞击并不是毫无反应,九星巅峰的君王境界加上羞罗刹已经化境的剑心相助,重重的撞击在主宰封印上,怎么会没有任何的反应?

  轰隆一声,和外边的波澜不惊完全相反,这一声震动了整个阎罗地域,即使是阎罗大殿也被这一声震响而惊得目瞪口呆。

  能够在这阎罗大殿上就坐的当然不是一般人,哦,是一般的魔物。

  他们是阎罗地域中的顶尖存在,魔帝暗夜凝、他手下的十大魔王加上一个人类……五行君王柳随扬。

  这一声震响,柳随扬的双眉不由一动,他感觉到魔帝暗夜凝的目光已经向他投来。

  对于这,整个阎罗大殿已经熟视无睹了,魔帝暗夜凝对五行君王的青睐在阎罗地域中已经司空见惯。

  再也没有谁对这个人类受到的特殊对待而嫉妒,因此五行君王在这里已经体现出了他足以对得起这份特殊的对待。

  在他的主张下,现在的阎罗地域更象是一个整体,而以前连魔帝暗夜凝都不得不承认是一盘散沙。

  他庆幸自己看对了,眼前的柳随扬简直天生就是当管家的料,于是他奉五行君王柳随扬为军师。

  从此军师的称呼深入人心,他不是十大魔王中的任何一个,但是任何一个魔王都要对他俯首贴耳。

  不是因为魔帝暗夜凝对他的青睐,而是因为他本身具有如此的魅力。

  “不是他。”五行君王柳随扬淡淡一笑道,这让魔帝暗夜凝不由轻松了许多。

  当听到这炸雷般的响声,说实话,魔帝暗夜凝几乎要认为是那小子来了,要是真的被破开封印的话,虽然大半个纪元整个阎罗地域的希望成为活生生的现实,这无疑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但是自己也要兑现诺言,那就是放五行离开。

  这是他劝五行留下时的承诺,如果那小子来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走。

  现在已经习惯了五行的魔帝暗夜凝都已经不舍得放五行走了,甚至这样的看重他都情愿用整个阎罗地域的暗无天日来换取。

  现在五行的回答让他松了心,不过他很快皱起了眉头:“我们阎罗地域并没有什么盟友,即使是有,也早就该找来了,那么谁会冒着风险来冲击羽皇的封印呢?”

  五行问道:“真的没有吗,哪怕一个?”

  魔帝暗夜凝苦笑道:“我们阎罗地域和修罗地域、亡灵地界合称为冥界,但是我们和他们早就闹翻了。亡灵地界比我们的运气要好,早就找到了符合他们生存的立面,而修罗地域……”他忽然停顿了一下。

  五行也不催他,而是一脸平静的看着暗夜凝。

  魔帝暗夜凝其实是在吊五行的胃口,这么多时间来他无时不刻想占到五行的上风,但是让他极为失望,五行倒是老是不动声色的将他压制在下风,这让暗夜凝都不由极为不服气。

  在阎罗地域中,只有一个王者,就是他暗夜凝。

  没有一个魔王敢无视他的威严,对抗他威严的魔王都已经不存在了,可是现在却偏偏出来了一个。

  虽然暗夜凝很是欣赏五行,但是欣赏不等于自虐啊。

  见五行还是那副古井不波的模样,暗夜凝只能自认晦气,继续说道:“我们上一代的魔帝就是和修罗地域的王者修罗王一战中深受重伤的,修罗王被打入了纪元深渊,而他也因此伤重不治。”

  作为九星君王的存在,五行当然早就知道这一点。

  君王之上的存在是不死的,他们除非是被身体和灵魂剥离,打开纪元深渊,然后让他们永远的陷入沉睡。

  看来上一代魔帝也是这个命运了,只是五行有些好奇,为什么魔帝暗夜凝提到上一代魔帝的时候语气有些异样。

  五行是极为聪明的人,他当然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

  “会为阎罗地域冒险的……难道是……是……”魔帝暗夜凝忽然愣住了,他仿佛想起了什么,但是又不敢置信:“不会是她的,她如何能够冲击主宰的封印,但是不是她又会是谁呢?不,是我多想了,不应该的!”

  魔帝暗夜凝的声音忽然提高了,这让在座的魔王都感到异常,因为魔帝暗夜凝给人的印象向来都是非常的冷静,不会受到外物的干扰,而今天的失态分明是绝无仅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