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676章 山河的回归
  苍翼不明白了,澳门赌博网站:为什么自己这东夷洲的七大君王竟然不是这些青冥洲君王的对手,青冥洲的实力不是一直都在东夷洲之下吗,怎么这些人中哪一个都不比自己七个来的差?

  苍翼略一犹豫,终究知道是大势已去了,于是发出了撤退的信号,当即向着混灵圣城而去。

  “想走,没有这么容易!”一声怒喝,正是太清古神出动,他知道这七个君王如果各自为战也就算了,自己一个就可以对付。

  但是这七个君王依托着“天星凶煞阵”确实厉害,堪比主宰的存在,因此太清古神下决心要将这几个君王无论如何留下一个,因此他飞快的向着七大君王扑去。

  只要能够留下一个,七大君王就无法摆阵了,这样对苍玄庭就造成不了威胁。

  见到太清古神从后面扑来,山河就知道这事情糟糕了,看到苍翼紧张的发白的脸色,山河不由轻叹一声。

  太清古神的厉害他们都已经领教过了,靠近亚主宰的实力就是他们七个齐上都无法击败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高手。

  但是山河还是对苍翼说:“你先走,我来阻挡他一阵。”

  苍翼连忙感谢说:“山河,我们会等你回来的。”

  就这样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苍翼就带着同伴们逃命了,而留下的是山河。

  “是你?”太清古神不由冷笑道:“你觉得你可以阻挡我吗?”

  “不能。”山河微微一笑道:“但是总要有一个留下来。”

  太清古神深深的看着他,长吁了一口气道:“但是你可明白,当你留下来阻挡我的同时,你们的‘天星凶煞阵’就等于破了。”

  山河的脸上一变,但是他还是缓缓的道:“那是他们的事,也许他们可以找到一个替换者,动手吧!”

  “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竟然还敢阻拦我,你是你们七个中最让我感到惊讶的人。”太清古神沉声道:“就让你见识一下神灵的祝福吧,也祝你好运!”

  说着太清古神一挥手,空间和时间顿时停滞不动,神魔八音的可怕让山河感到浑身都觉得被禁锢住了,然而身为九星君王当然不会一招被打得束手无策。

  他怒喝一声:“空间折叠变!”从他的身上顿时洋溢出滔天的能量,和身前的空间相撞顿时激起了一阵阵的波纹。

  强劲的能量一波接着一波向着太清古神禁锢的空间发起攻击,但是让山河感到惊骇的是,无论自己的攻势有多么猛烈,也无法撼动对方,自己就觉得有种令人窒息的威压令自己透不过气来。

  “虽然我要说一声不错,但是我依然遗憾的告诉你,你不是我的对手!”说着轰的一声,山河的身影已经飞了出去,他的嘴角大口大口吐着鲜血,眼中已经露出了绝望的神情。

  太清古神刚要结果山河,不是他非要山河的命,而是因为山河死就意味着“天星凶煞阵”会缺了一环。

  虽然东夷洲强者们可以找人选来替代,但是这骗不了太清古神。

  要想替补山河留下的空缺,首先要和山河具有同等的实力,九星君王是这么好找到的吗?

  而要熟悉“天星凶煞阵”也不是短时间就可以能够达到的,没有上亿年的默契度就不要想让“天星凶煞阵”达成如此堪比主宰之力的威胁。

  尽管太清古神对山河的为人还是很钦佩,但是他还是要将山河除掉,眼中的凶光一闪,本来山河是必死无疑的,但就在此时传来了一个声音:“太清,不要动手了!”

  只有苍玄庭的声音才可以成功的阻止太清古神,而太清古神的眼中也不由得露出了诧异的目光,他疑惑的看着苍玄庭。

  苍玄庭挽着自己的妻子陆凝香走了过来,他笑着说:“老朋友,就饶了他一命吧。”

  “为什么?我看你也不象是心慈面软的人,你也知道要是留下他对于我们非常不利,也许会因此造成无谓的损失。”太清古神诘问道:“留下他,就留下了一个‘天星凶煞阵’!”

  “我欠他一个情,因此就这样杀了他我的心中就会有一个疙瘩。”苍玄庭回答道:“不用担心什么‘天星凶煞阵’了,我们既然可以破他们一次,就可以破他们两次,三次!”

  当“天星凶煞阵”无解的时候,它当然是天下无敌的,但是现在它已经被破了,那么在苍玄庭的眼中威胁就已经不成为威胁了。

  苍玄庭对这个山河印象很好,他是七君王中唯一一个给自己留下好印象的,当初自己单接七君王一招,唯一山河对自己发出的是空招。

  这是一个有原则的君王,象这样的君王已经很少了,自己所见到的君王除了少数几个都是那么盛气凌人,不坏好心的。

  而山河和他们不同,既然自己欠了他的情,就要还,哪怕给自己多一些风险。

  山河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他苦笑着对苍玄庭道:“没有想到你终于还是说话算数,但这本来不需要还的。”

  山河说的也是事实,当初他之所以发的空招,只是因为自己的同伴圣衣说话不算数,明说一招其实有两招,并不是真的对苍玄庭手下留情。

  他的内心只是不希望,同伴们不要将东夷洲的脸面都给丢光而已。

  苍玄庭笑道:“你有你的原则,我有我的,欠你的一定要还。你的名字?”

  山河的名字苍玄庭早就忘记了,记住的只是模样,他告诉自己如果有机会一定要还这个人一个情。

  “山河,东夷洲山河。”山河这样回答。

  “你很为自己是东夷洲的九星君王而骄傲?”苍玄庭想起了竹扉记忆中他们不顾东夷洲而去的记忆,但是这山河不像这样的人啊。

  “我只是为自己是东夷洲的人而骄傲,我们从最弱的青冥洲花了三百亿年时间才飞跃到了东夷洲。”山河回答说:“东夷洲比青冥洲强,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

  “可是,当你们遇到血界入侵的时候却没有保护东夷洲,而是来到了青冥洲避难。”苍玄庭沉思着说:“我无意挖苦你,但是你们是所有东夷洲子民的希望,当血界入侵他们却没有他们最可靠的支柱,你们想到了他们没有?”

  山河的脸微微发白,他硬着头皮说:“不破不立,东夷洲沉溺和平的日子太久了,因此他们需要经过重生涅盘后才可以重新强大起来。”

  苍玄庭摇头道:“这不是理由,事实上你们抛弃了他们,就这么简单。”

  山河不由沉默不语,他知道本来他们是可以破釜沉舟和血界最后一战的,可是现在他们却在这里,这里不是他们战斗的地方。

  真是自己错了吗?山河知道,他的同伴未必这么想。

  “山河,你是一个可敬的人。”苍玄庭笑道:“能否邀请你加入我的纪元神殿?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将非常高兴。”

  山河非常意外的看了苍玄庭一眼道:“我不能,我是东夷洲的人,不可能长期在青冥洲。”

  “谁说我一定要在青冥洲的,我们的纪元神殿早晚也要到东夷洲去。”苍玄庭大笑道:“我们走的是一条强者之路,一个青冥洲可容纳不下我们。”

  “我在下界的紫云星界面也有纪元神殿,这里只是我的一个分点。”苍玄庭解释道:“我们的方向不但是东夷洲,也许我们还会开到震神州,甚至到彼岸。”

  “做彼岸的神?”山河不可思议的说:“我不敢想的这么遥远,仅就东夷洲而言,东夷洲想必现在已经沦落了吧,你如何能够达成这样雄伟的目标?”

  “赶跑入侵者,杀光血族的人,纪元神殿可以在血光中高高竖立。”

  苍玄庭轻描淡写的话让山河的心中不由生出一丝寒意,他迟疑了一下说:“你如果真的敢在东夷洲建立纪元神殿,我就加入。只是你要有这样的勇气!”

  “哈哈哈,我会让你见到我的勇气,东夷洲我肯定是非去不可,血界吓唬不了我们!”苍玄庭大笑道:“记住你的承诺,我希望到时候你能够加入我们!”

  苍玄庭带着众人在山河的目送中扬长而去,山河的嘴角喃喃自语:“难道他真的会去东夷洲,难道他真的会成为东夷洲苦难中的救星?”

  苍玄庭铿锵有力的话重重的在他的心中扎下了根,他的心中矛盾重重,人都走了,连五百万的天君也都走的一个不剩了,山河才长叹一声,向着混灵的圣城而来。

  东夷洲七大君王的居住地是在混灵圣城中,当山河到达的时候,苍翼带着他们刚要去见混灵。

  见到山河忽然回来,苦刹、白鲟等人都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们和山河这个老好人的关系都很好,仙衣的脸上也不由露出惊喜的神情:“山河,你回来了,我们都在等你。”

  想到自己不顾山河而去,只留下了一个山河抵挡背后恐怖的敌人,仙衣的心中也有些内疚,而苍翼的脸色却是冰冷的:“你怎么会回来的?”

  不但是山河的心一下子就沉入了冰窟,连其他几个君王的脸色都有些发黑,苍翼为什么这么说话,难道不知道是山河拖住了敌人才让自己安然脱身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