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673章 破例一次
  他手中的永恒之剑忽然冒出炙热的火光,澳门赌博网站:永恒之剑虽然是威力巨大,但威力在于剑意,而此时的火光却是来自于风尘给他的本源母火。

  最纯正的火焰让风尘的修炼才会如鱼得水,而今在苍玄庭的手中顿时显露出强劲的威能,连七君王的脸上都出现了惊讶的神情。

  对于苍玄庭,一个个的奇迹在这个几千岁的年轻人身上出现,而今竟然出现了本源母火!

  他们都是见多识广的九星君王,岂能不知道本源母火的珍贵,圣衣的眼睛一变,这个苍玄庭到了现在竟然还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强大的混沌之力带着凶猛的反扑向着苍玄庭而来,虽然本源母火助了苍玄庭一臂之力,但是如今的苍玄庭毕竟是能量损耗太过严重,在混沌海的一次次冲击下脸色越来越是难看,太清古神和和平看出要糟,连忙冲到了苍玄庭的身前。

  “太清,平凡,情势很糟糕。”苍玄庭得到他们相助脸色稍微好转了些,他传声给两人说:“这样吧,他们要对付的是我,我让他们放你两个出去。”

  苍玄庭知道,苍翼他们目前的处境也是骑虎难下,要是自己同意妥协的话,他们恐怕巴不得放走太清古神和平凡这两个自己得力的助手,这样对付自己就会容易的多。

  “不行!”太清古神怒道:“你当我是什么人了,难道让我对这些乘火打劫之辈低头,牺牲你一个让我苟且偷生?”

  苍玄庭苦笑道:“太清,这本来就是我拉你进的浑水,你何苦受累如此?”

  “我能够再次得以重生,都是你的力量。今天既然事已至此,就当我从来就没有活过好了。”太清古神决然道:“让我丢下兄弟逃命,我还没有这么贱!”

  苍玄庭见说服不了太清古神,苦笑着看看平凡:“平凡,你自由了,告诉我如何才能放开你灵魂中的巫神禁魔锁。”

  平凡巨大的身躯忽然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苍玄庭:“你说的是真的,纪元?”

  苍玄庭哈哈笑道:“当然是真的,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解开我容易的很,只要你的意念到了我就可以恢复自由。”平凡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苍玄庭:“我建议你考虑周详一些,要是放开了我完全可以和你反目为仇,毕竟是你让我身受重伤,囚禁到现在的。”

  “原来是这样。”苍玄庭没有理会他的提醒,意念转动,他看到平凡的脸上出现了如释重负的神情就知道起作用了,他不由一笑道:“可以走了。”

  “你知不知道我如何现在撤出意味着什么?”平凡却没有走,他硕大的眼珠依然紧紧盯着苍玄庭:“要是我在,至少还可以延缓一段时间,而我这么一撤,你们就肯定转眼间就倒在混沌海洋之中,你真的不后悔?”

  “去吧去吧,不要罗嗦的象女人一样。”苍玄庭笑着说,他的话让平凡差点要用拳头砸他的鼻子了。

  平凡冷冷的说:“纪元,看在你放我的份上,我就破例帮你一次。”

  太清古神故意道:“难道之前你不是在帮他的忙吗?”

  平凡冷淡的撇了他一眼说:“以前是他挟制我,我迫不得已;而现在我是心甘情愿的,我们荒兽同样也有自己的原则。不要和我罗嗦了,像个女人似的。”

  太清古神哈哈大笑,心想这个家伙也真是有趣,惹不起苍玄庭倒是这么快就将报应给了我,不过……很好。

  苍玄庭也没有想到平凡居然不走,他颇有深意的看了平凡一眼,平凡的眼神居然有些不好意思:“嘿嘿,其实我觉得如果我这么走了,不讲义气。”

  “好,既然我们都不走,就让我们死拼一场,即使我们三个都无法从‘天星凶煞阵’脱身,也要让东夷洲的七个君王永远的留下来!”苍玄庭大声喝道:“统御之门,护我法体!”

  “永恒之剑,亮出你所有的光芒,让所有的敌人在你的无尽威压下难以逃脱死魂的厄运!”

  统御之门仿佛重现了刚开始出来的光芒,而永恒之剑带着熊熊的火光向着阵门再次狂暴冲杀,火光照亮了苍玄庭豪气凌天的脸膛,仿佛有一种凌天的威势镇压得“天星凶煞阵”的阵眼“审判之云”都出现了一阵颤抖。

  “不好,他是破釜沉舟!”苍翼的心中忽然掠过一丝不妥,他有些后悔不应该将苍玄庭逼得太急,这样的话会让苍玄庭不顾一切!

  不顾一切的后果是什么?连苍翼也无法预料,他只知道结果恐怕不是他能够承受的。

  “稳住大阵,不要让他突围,他的****只是暂时的!”苍翼寒声道:“全力向着苍玄庭发动猛攻,不要让他有孤注一掷的机会!”

  “苍翼说的不错,要是我们现在往后一退阵图就会土崩瓦解,我们都会因为法则空间的倒塌而在劫难逃!”最精于阵法的龙翔大声提醒道。

  东夷洲七大君王拼命用自己的能量维持着阵法的稳定,而此时太清古神和平凡当然不能坐视苍玄庭一个人冲到最前方,一左一右冲了出来。

  太清古神没有什么变化,平凡的实力却因为失去了巫神禁魔锁的禁锢,而上了一个台阶,虽然没有到亚主宰的强度,却要比君王之力强大了许多。

  可是平凡的强大依然没有能够令情势好转多少,只是能够稍稍让现在恶劣的情势变的稍微好一些而已。

  “好厉害的‘天星凶煞阵’,果然不愧是主宰亲自布置的阵法!”太清古神叹道:“我现在可以断定这就是羽皇亲自布置的,这种主宰气息只有羽皇可以办到!”

  太清古神却不明白为什么羽皇会留下这样一个凶阵,这和羽皇雍容的气质完全不同。

  他不知道羽皇的性格有着太清古神不知道的另外一面,当他准备迎接阎罗地域魔帝暗夜凝的挑战时,他就知道没有完胜的一方。

  两个主宰对战的结果,只有可能是两败俱伤。

  因此他把最恶劣的后果都估算好了,羽皇留下这个自己都不情愿轻易拿出来的“天星凶煞阵”,就是希望没有主宰却可以让东夷洲依然有主宰之力存在。

  七个人的合力才是主宰,他深知苍翼这个儿子性格孤傲,靠着自己苍翼才能成为东夷洲的首席,要是自己一旦不测的话恐怕会起内讧。

  留下了这个“天星凶煞阵”就等于保护了苍翼,苍翼是这座“天星凶煞阵”的枢纽,这样东夷洲的威力等同于主宰。

  这样苍翼的地位就算自己不在也得以稳固下来。

  只是也许羽皇自己也没有算到,血界入侵东夷洲,苍翼等七君王虽然拥有强大的“天星凶煞阵”却独自离开。

  也许是因为苍翼说的东夷洲安逸太久了需要血腥的味道,也许根本就是为了心中的胆怯。

  而羽皇本来是为了东夷洲遇到不得已的情况,在苍翼主持下的“天星凶煞阵”可以和强敌同归于尽的,因此这个阵法才会如此凶悍,完全透出一种凶险的气息。

  情势的险恶连无霜和风尘都看出来了,虽然苍玄庭、太清古神和平凡在阵中依然没有停止过反击,但是显然他们的处境非常不好。

  无霜尤其了解苍玄庭的作风,她听得出苍玄庭的口气中竟然有鱼死网破的决心,她的俏脸顿时变了。

  无霜当即抽出了寒霜之剑就要往“天星凶煞阵”冲,但是她才刚刚启动,就被一只白皙秀气的玉手抓住了。

  “无霜,你要干什么?”风尘吃惊的道:“难道你还看不出,连苍玄庭都不行,你去了不过是送死而已。”

  “可就算是这样也比眼睁睁的看着他死要强。”无霜的眼中不由淌出了晶莹的泪珠:“风尘姐姐,你不要拦住我。”

  “可是你知道,这是他交代下来的任务,我不能让你去。”风尘苦笑道:“也许这个人不会让我们伤心,他的身上从来就没有少过奇迹。”

  无霜哭叫道:“难道就只能等,到那时候恐怕已经什么都晚了!”说着她猛然一甩风尘的玉手,身体已经如风一样飞了出去,而此次风尘没有拦她。

  其实风尘的心中在此时也恨不得和风霜一起去,失去了本源母火她的实力比风霜还要弱,但是至少和无霜说的一样,可以同死。

  幸福的在一起是幸福,有时候同死同样是一种幸福。

  看着无霜的身躯向着“天星凶煞阵”而去,风尘不由跺了跺脚。

  算了,自己也去吧,反正失去了苍玄庭,也就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依恋的东西。

  想到这里,风尘的身躯也飞了起来,即使是飞蛾扑火,也无法阻拦她一心和苍玄庭同死的决心。

  但是一道火红的身影忽然从半空中挡住了无霜和风尘先后飞到的身影,风尘本能的感到一种极为纯正的火焰气息。

  风尘因为本源母火的原因对于火属性异常敏感,因此她惊诧的看着眼前这个容貌美艳的女子,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自己在她身上感到了一种极为亲近的气息?

  风尘从来就没有见过如此美艳却如此庄重威严合为一体的女人,对于这个女人她一点都看不出她是什么境界,这让她感到异常诧异,难道她是九星君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