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652章 接连而战
  阎罗地域有多么可怕,混灵是清楚的,要是被他们冲出封印首当其冲的就是青冥洲。

  据说阎罗地域中的魔帝是主宰之力,还有半主宰和君王,混灵就算有亚主宰之力也无从抵挡。

  东夷洲这七个君王不足以信任,何况他们七个加在一起也不是自己的对手,就更不用说能够抵御阎罗地域中的魔帝了。

  只有援救东夷洲,就被暂时搁置了,说好等阎罗地域的封印之事解决之后再说。

  根据苍翼等人的介绍,东夷洲入侵的是血族的十七个君王,只是君王当然不放在自己的心上,正好乘着这个目的自己为首,借用东夷七王的力量将血族赶出去,然后自己……为什么要走?

  做青冥洲和东夷洲两大部洲的霸主岂不是美哉?

  混灵从来没有想到过东夷洲诸王会让这些去送死的天君再回来,就算有一部分侥幸得活的也应该如惊弓之鸟一般消失的不见踪影,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找上门来?

  还有,竹扉他们到底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自己没有感到他们的存在?

  混灵当即站了起来,澳门赌博网站:斗神在左,战神在右,他们带着众多的手下出了圣城,好整无瑕的等着众天君的到来。

  的确不错,这些人流就是从阎罗地域中好容易脱身的天君们,他们的到来并不是奉了苍玄庭的命令,而苍玄庭根本就不知情。

  苍玄庭力抗东夷洲七君王,为众天君赢得乘传送阵重返青冥洲,此举得到了数百万天君的拥护,里面的绝大多数者都对苍玄庭极为尊敬,甚至投入了纪元神殿。

  苍玄庭却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在短时间内根本就无法动手交战了,毕竟他在阎罗地域中连番恶战,虽然取得了数量庞大的心魔珠,但毕竟也耗费了很多的精力。

  而阎罗地域中的古溪里魔王,虽然最终死在他的手中,但是所耗费的能量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补回来的。

  可以想象,如果不是苍玄庭庞大的灵魂之力勉强维持,他根本就无法在东夷洲七君王手中支持每人一招,何况之前他还接了苍翼和仙王各一招。

  强大的灵魂之力也支持了天阙的两次退敌,尤其是后面一次面对的竟然是主宰羽皇的信仰之力,虽然最终的结果令人瞠目结舌,羽皇败走但是他再也无法再战一场。

  好在他已经完成了自己需要做的,他来到传送阵的第一件事就是将两个人放出来。

  “无霜,风尘,你们出来吧。”随着苍玄庭的呼唤,无霜和风尘就出现在了面前。

  虽然无霜和风尘的容貌风华绝代,而且是异常的出现,但是这些天君都敬重苍玄庭的临危出手为自己赢得了回去青冥洲机会,因此对于无霜风尘两人也非常尊重。

  在他们看来,这两个绝色女子就是苍玄庭的女人,其实一个确实是,而一个却……只能算是一半吧。

  “玄庭,你怎么啦,都要把我急死了。”无霜一出来就发现了异样,传送阵她之前乘过并不为异,但是苍玄庭苍白的脸色却让无霜差点急的哭了起来。

  无霜从来就不是弱者,她不但是八星巅峰级别的天君之力,而且还是金木火三种属性的力量,君王之下能出其右者并不多见。

  但是现在她却惊慌失措的象一个小女人,只因无霜已经是苍玄庭的妻子。

  风尘的眼中也露出了关切的表情,纵然还没有成为苍玄庭的女人,对于苍玄庭的关心却并不比无霜来的少。

  苍玄庭这个男人很特殊,纵然风尘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很有底线的女人,但是却发现自己对苍玄庭的好感越来越多,就算她本能的抗拒也不行。

  “苍玄庭,你现在觉得怎么样?”风尘比手足无措的无霜要机灵,她迅速发出本源母火的能量给苍玄庭源源不断的发了出去,她希望能够用自己的能量来恢复苍玄庭的创伤。

  苍玄庭诧异的看了风尘一眼,心中的确有些感动。

  本源母火是风尘的秘密,要是让旁人知道的话风尘就会成为很多强者垂涎的目标,何况连苍玄庭这样很有美女缘分的家伙也不能不承认风尘的确很美。

  她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就算这些天君感激自己,但是人性中的贪婪不会是一次相救而停止的,就算现在不动手,等到危机解除后,恐怕很多人都会将那一抹感激抹去或者变得淡漠。

  苍玄庭轻轻的摆摆手说:“谢谢你风尘,不过我有我的恢复办法,你要懂得保护你自己。”

  风尘微微一愣,点头说:“行,我听你的就是。”

  风尘并没有发现自己在苍玄庭的面前竟然收敛了很多的傲气,也变得象无霜一样的温柔多情。

  “无霜,我没有什么事情,我马上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对你说,你过来一点。”苍玄庭的话让无霜不由俏脸一红,虽然已经答应做苍玄庭的女人,但他们毕竟还不是正式的夫妻,听到苍玄庭这么说,无霜怔了一怔。

  无霜轻轻的靠近了苍玄庭,眼中的忧虑更深:“玄庭,你现在受伤不轻,我们还有很多时间的,我……总归是你的。”说到最后几个字,声音几乎不可闻。

  苍玄庭愣了一下,不由苦笑,这妮子也太敏感了,以为自己大庭广众之下要做什么吗?他只觉得灵魂深处一阵绞痛,不由身子一歪,往地面就躺了下去。

  吓得无霜脸色苍白,她以为苍玄庭是气自己,她连忙不顾嫌疑的抱住了苍玄庭,连声呼唤,好在这一阵的绞痛很快就过去了,当看到苍玄庭醒来的时候,她才轻轻的松了口气。

  “不要急嘛,我就是,就是……”无霜羞红着脸道:“我答应好了。”

  苍玄庭苦笑道:“无霜,你误会了,我说的是你父亲的事情。”

  无霜这才知道自己错会了苍玄庭的意思,不由一张俏脸红的犹如朝霞一般,只是被苍玄庭这么一提醒,无霜才惊觉自己的父亲果然不在,她刚要问,见苍玄庭又闭上了眼睛,于是没有敢多问。

  风尘比无霜要有经验,她提醒无霜说:“玄庭看起来受伤不轻,但是他又不要我给他疗伤,你看怎么办?”

  无霜倒是知道苍玄庭有统御之门,她和风尘认识苍玄庭不久不一样,她早就见识过这位曾经的小师弟有这样的神物,而刚才自己呆的地方也毫无疑问就是这件神物,因此宽慰道:“他有自己的办法,你不用担心。”

  风尘点点头,见苍玄庭的脸色果然好了许多,明白无霜并不是在骗她也就放心下来。

  经过向周围天君的询问,而这些天君看出她们都和救自己的苍玄庭之间有密切的关系,因此问一答十,将事情的经过都说了一遍。

  无霜和风尘不由骇然而惊,苍玄庭竟然在将自己放入统御之门后一个人做了这么大的事情,当然这些天君可不知道在苍玄庭出来之前还和五行分手这一回事,他们着重讲的就是苍玄庭突出通道,接着又和东夷洲诸王交战的经过。

  “天阙!”无霜不由掩住嫣红的嘴唇惊呼起来,别人不知道她岂有不知道的,天阙是父亲无疑中得到的神物,也许不是神物而是远古强大的残魂,而父亲将这个残魂练成了宝剑,这就是天阙剑。

  天阙剑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动用的,光境界高不行,还要得到天阙的认同,在整个五行城中能够使用天阙的就是父亲一人而已。

  难怪玄庭的受伤会如此之重,原来竟然是两次动用了天阙,无霜不由惊呆了。

  在五行城中,自己的父亲以五行君主的境界动用了一次天阙,那次对阵的是狂人族的暗云君王。

  仅仅一次天阙就差点让暗云万劫不复,但要是暗云真的灵魂破灭于天阙手中,自己父亲也会因为天阙动用的力量过于庞大而遭到反噬不支丧命。

  就算逃过一劫,父亲也受了重伤。

  苍玄庭却动用了两次,这样的伤害令无霜异常担忧,但是看着苍玄庭渐渐好转的脸色她的心有一些安慰,看来玄庭的灵魂之力比自己的父亲还要强大。

  只是她不敢惊醒苍玄庭,她只有等着苍玄庭治好了伤醒来问问父亲的下落,而现在她只有在煎熬中等待。

  纵然她还有耐心等着苍玄庭从恢复中醒来,传送阵却没有让他们继续等下去,很快就到了青冥洲。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向苍玄庭效忠,成为了纪元神殿的一部分,现在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改变,但是回到青冥洲感受到他们熟悉的气息,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对着苍玄庭一揖到地,然后就要离开。

  “你们这是干什么?”一个愤怒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苍殿主为了救我们至今昏迷不醒,难道你们都是忘恩负义之辈?”

  说话的是一个七星天君,在众天君中并不是实力出众的一个,这些天君能够在阎罗地域中七天中生存下来最少也是六星天君巅峰,七星天君一点都不起眼。

  楚天风,也就是诸天君中第一个向苍玄庭效忠的那个七星天君。

  他是一介散修,向来自由不愿意归于他人门下,但是此番被苍玄庭的凛然大气所打动,带头投身纪元神殿,一旦决定,终身相随,这就是楚天颖的为人。

  见到众天君告辞而去,楚天风觉得这是因为忘恩负义,当危机过去之后就将苍玄庭的恩情抛在了一边,这让他极为愤怒。

  “楚天风,你误会了。”很多人都认识楚天风,虽然见到他骂得厉害却没有人对他恶言相向,一个八星天君说:“我们已经是纪元神殿的人,岂有背弃苍殿主之理,我们离去只是心中有一口恶气无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