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641章 天阙战羽皇
  苍玄庭用乾坤震灵台开道,澳门赌博网站:飞快的向着“九天灭地阵”的阵眼挺进,神圣的气息在他身前环绕,保护着他如入无人之境。

  如今的苍玄庭已经今非昔比,而乾坤震灵台本就是神器,苍玄庭的灵魂之力越是强悍,它所绽放的威力也越是强劲,因此在苍玄庭用巨大的神识洞察出“九天灭地阵”的阵眼后,乾坤震灵台也发挥出了强大的威力。

  “轰!轰!”龙翔眼睁睁的看着苍玄庭走出了他的“九天灭地阵”,他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阵苦笑,没有办法,说好的就是一招,这样的限制本来就无法发挥他的优势。

  东夷洲的君王们用目光落到了白鲟君王的身前,虽然白鲟君王并不比龙翔强,但是如果将最后的希望寄托给苍翼,还不如多点希望给白鲟好。

  要论起实力来说,苍翼其实就是末位。

  之所以苍翼是最后一个出手,听上去好听算是压轴,其实是出于对苍翼的保护,毕竟他是主宰大人的唯一血脉。

  另外,封印需要苍翼,苍翼的血液才是让封印重新牢固的最终保证。

  白鲟君王一直在考虑如何对付面前这个年轻人,用常规方法显然是不行了,自己能够拿出什么让这个年轻人头疼的招数来呢?

  “我是白鲟君王,就让你尝尝我的‘海族之心’吧!”白鲟君王大喝一声,无边的能量向着微微喘息的苍玄庭涌来,他打定了快攻的主意虽然他只有一招,但这一招其实是已经出了一招的范畴。

  “真是强大,不愧是君王之力。”苍玄庭感慨的想,虽然他们每人一招让自己有了宝贵的喘息机会,但是他们招数的各有特点同样给以苍玄庭不同的压力。

  自己需要的是休整,毕竟之前自己曾经击毙了君王级别的魔王古溪里,之后又和半主宰的五行对峙,消耗的能量并不小,现在又连着要接东夷洲君王七招。

  呃,其实应该是九招,刚才冲出通道时已经接了两招。

  可是没有这个机会,白鲟更是不会让苍玄庭有这个机会,强大的海洋之力犹如海潮喷发一般向着苍玄庭身前扑来,一轮接一轮的攻势让苍玄庭有陷身在海洋之中的感觉,一叶小舟在海浪的夹击下来回颠簸,仿佛很快就要颠覆沉没……

  “破。”一声轻轻的破,竟然让苍玄庭身上泛出了七彩祥光,就算是白鲟的攻击犹如大海,而他却犹如君王凌空般的烈日,大海的攻击就算再凶悍能够撼动高高在上的烈日吗?

  白鲟的脸色终于变了,他能够断定面前的这个小子肯定还有什么好东西,甚至天阙这样的灵智神器也无法和这焕发奇异光辉的东西相提并论,这是什么?要是没有这件宝物恐怕苍玄庭就要倒在自己手下,但是现在……

  苍玄庭也不由苦笑,他还是动用了统御之门,就和抵挡住仙王的能量攻击一样,统御之门使用的只是保护手段,因此一个高大的金色身影奋力抵挡住了白鲟君王发出的恐怖能量,让白鲟君王劳而无功。

  所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在统御之门绽放出炙热的光芒,苍玄庭犹如神使一般的圣洁不可侵犯,即使是东夷洲的君王也有一种难以抵挡的感觉,就不要说跟着苍玄庭的天君了。

  “我果然是认对了人,苍殿主。”楚天风露出一丝欣然的笑容,而和他一样露出这样笑容的天君并不在少数。

  苍翼沉着脸走了上来,这一招决定了东夷洲七大君王的最后颜面。

  本来自己排在最后又安全又有便宜占,说不定还可以顺手将苍玄庭身上的宝物归为自己。但是现在看来,自己无法办到。

  苍翼阴冷的道:“果然是名不虚传,苍玄庭你是本王目前唯一能够上眼的君王以下的天君。”苍翼是一个极为高傲的人,他的高傲来自他优秀的血脉,即使是称赞和看重也给人以高高在上的感觉。

  苍玄庭冷笑一声道:“可惜,你却不是我眼中君王中的最强人选,倒是反过来比较得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既然苍翼高傲,自己就要表现的比苍翼还要有过之。

  苍翼大怒:“好,就让你知道知道本王的厉害!”他本来还在犹豫着是不是使用这件神器,但是现在他已经被苍玄庭激怒了,本来就高傲的苍翼在失去理智之下孤注一掷的使出了自己最大的秘密“审判之云!”

  随着苍翼的一声怒叫,在高高的天空中忽然云集起了浓重的云团,每一团的云都带着强烈的压迫感,向着苍玄庭的方位发出了非常浓重的威压。

  一个高大的身影忽然出现,他面容清俊,没有任何的表情,显示出他独有的权威和唯我独尊的气势,随着这个身影的忽然出现,最为惊讶的是东夷洲的众位君王。

  “主宰大人!”仙王第一个惊呼出声,接着圣衣等人的脸色也不由变了,尤其是圣衣他的心中不由一阵战栗:主宰大人对苍翼这个儿子果然是不一样,竟然赐给了苍翼一道信仰之力,这道信仰之力恐怕就是至少半主宰的威力吧。

  要是自己对苍翼无礼的话……众君王的脸上都不由有了畏惧之色,他们都已经想到了可怕的结果,本来主宰大人已经消失了大半个纪元的时光,他们都对羽皇是不是还在这个立面有所怀疑。

  现在看来无论主宰大人是不是还在,苍翼都有他自保的能力,甚至威胁他们的能力。

  “竟然苍翼能够将这个秘密保留了这么久……”圣衣心中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他觉得自己是看轻了苍翼,苍翼虽然是主宰大人的公子,但圣衣从来都不看得起他。

  他怕的至少苍翼背后的人物,主宰大人羽皇。

  而现在,圣衣的心中重新充满了戒备,不但是因为苍翼有这样恐怖的信仰之力,而且是因为苍翼超出了他的印象,看似沉不住气的苍翼竟然有如此城府。

  其实圣衣还是看高了苍翼,苍翼的这个法宝“审判之云”是苍翼的父亲主宰大人羽皇是三令五申要他不准泄露的秘密,非紧要关头不能动用,苍翼可以对其他人不屑,但是他的父亲哪怕就是哼一声他也只能听着。

  要不是苍玄庭惹急了苍翼,苍翼还真的不想动用,宁可让苍玄庭回去也不用,秘密泄露了它的突然性就会大打折扣。

  苍玄庭感到了一种极大的危机,他心中暗暗后悔是不是自己话说的太重了,但是现在后悔也没有用,他敏锐的感觉道这一个个的云团绝不就此而已,果然从云团中那个高大的身影发出厚重的命令:“杀!”

  犹如审判一般从各个云团中射出无数的闪电,对于闪电苍玄庭可谓熟悉,雷神控制的电龙和各种洪荒怪兽都曾经在他渡劫时给他造成很大的麻烦,但是他感觉那些威力和现在在“审判之云”中射出的闪电差了太多。

  也许只有一次经历可以和这个相比,那就是混沌海的威力。

  那次自己真的是九死一生,要不是统御之门化身的少年出手,自己肯定会被一切力量的鼻祖混沌海所镇压住,现在自己还能依靠统御之门的力量来解脱困境吗?

  苍玄庭的眼中白光一闪,令苍玄庭自己都感到了惊讶,统御之门化身的少年并没有出现,出现的是一个小小的身影,那熟悉的童音让苍玄庭和圣衣都明白了他是谁。

  “大胆羽毛,你竟然敢威胁我的主人,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那个小小的孩童老气横秋的说,从容貌上看苍玄庭意外的感到他和统御之门化身的少年竟然非常相似。

  “天阙,怎么会是你?”一个诧异的声音从天空中响了起来,赫然是主宰羽皇的声音。

  只有主宰之上的境界才可以在信仰之力上留有神识,那巨大的身影竟然看到了天阙出现了异样的颤抖,好像看到了极为震惊的事情。

  “我说过了,你给我退下,否则我就抹杀你的信仰之力。”那个小孩看上去样子很普通,但是口气中却带着无上的权威,看到他如此盛气凌人的模样,没有一个在场的人认为他是在说大话。

  能够让主宰大人为之震惊的小孩会是普通的小孩吗?

  “天阙,你只是一缕残魂,你未必能够抹杀我。”主宰大人的声音显然在短暂的震惊中恢复了原有的自信,他的声音重复了坚定。

  “哼,不信就试试。”说着小孩的身子已经飞了起来,漫天的剑光顿时撒了出去,同时时空仿佛生出了颤抖,这一剑之威竟然让天地都为之动摇。

  雪亮的剑光就冲着羽皇的残魂而来,而羽皇显然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只听他一声咆哮:“天阙,你不要欺人太甚!”

  信仰之力和小孩发出的剑花直接抗衡,双方间的对峙发出浓重的杀气氤氲而来令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为之震惊。

  象苍玄庭和东夷洲七个君王还要好些,尤其是苍玄庭他的灵魂之力本来就远甚过东夷七王,因此对于现在迸发出的浓重杀气还可以支持。

  东夷七君王毕竟是九星君王的实力,虽然脸上变了颜色为如此强悍的对抗而震惊不已,但是他们的实力在。

  而那些八星之下的天君则是犹如遭到沉重的压制一般,一个个脸色露出了痛苦的神情,恨不得早一刻结束纷争才好。

  可以清晰的看到羽皇的脸色已经变了,虽然是以上压小,主宰大人显然并没有占到什么上风,而小孩的声音显然依然保持着之前的猖獗:“羽毛,我看你还能够坚持多久!”

  天地间,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毁”字,灰暗的“毁”字透露出巨大的杀机,仿佛是排山倒海之力向着四周扩散,迅速向着羽皇身上蔓延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