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傲气凌神 > 第640章 连破五敌
  “我不知道它是什么,它里面有一个残魂,太强大了,我有一种被它给压制的无法动弹的感觉!”圣衣惊恐的道:“我不想有第二次这样的经历,这里面至少是主宰的残魂,或者还可能是神!”

  神的残魂!连着仙王等六大君王都不由变了脸色,要知道在大世界最为尖端的地方莫过于是震神州,传说里面就有十几个主宰的存在,比震神州还要高位的则是传说中的纪元彼岸,而那里才是真正的无上神!

  教化,洪荒,创造控制着三大史诗的就是无上的神王至尊!

  苍翼不由怒斥道:“圣衣,你胡说什么,第二个,山河你上!”

  也难怪苍翼这么紧张,圣衣说出的是一个可怕的事实,要真的这天阙剑中有神的残魂的话恐怕他们都不要打了,而如果里面是主宰的残魂也不是一件轻松事,尤其对于苍翼而言!

  难道里面竟然是自己的父亲羽皇残魂!

  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在东夷洲的至尊地位很快就会直线下降的,没有了羽皇罩着自己,就算是君王自己也是最为弱小的一个。

  这才是苍翼怎么也无法接受的。

  山河君王并不推辞,他直接走到了苍玄庭的面前,躬身施礼道:“在下东夷洲山河,见过苍殿主。”

  苍玄庭也被天阙的表现吓了一跳,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天阙会自己就跑出去和圣衣打了起来,自己看来真是小看这五行给自己的这把剑了,看来这灵智神器的确是出乎意外的强大。

  但是在将圣衣险些重创的时候,苍玄庭也感到了沉重的压力,他不动声色的用自身的能量抵御着空间的压迫之力,他预感到:如果真的将圣衣给一剑破碎他的灵魂,恐怕在一瞬间位面法则爆发令自己也会至少受重伤。

  看来天阙剑虽然强大,却也不可轻用,否则灭了敌人也会重创自己。

  苍玄庭想到五行是问不到了,而无霜毕竟是五行的女儿又是他的弟子,说不定可以从这丫头身上打听出些什么东西来,正在这时,听到山河对他说话……

  “不用如此客气,山河君王。”苍玄庭冷淡的说:“既然上来就是我苍玄庭的敌人,请出招吧。”

  “圣星之炫!”山河一声大喝,盖天的光点忽然犹如晨星漫天挥洒而下,同时荟萃出激烈的震动,然后越来越多的星点向着苍玄庭的身上扑来,点点都是能量的汇集,看似力量不大,其实却是隐藏着往后的吞噬力,招数奇幻,却威力异常凶猛。

  苍玄庭没有再敢动用天阙,天阙仿佛也洞悉了他的意图,稚嫩的童音竟然发出一声孩子般轻叹,竟然没有了声息。

  “不用紧张,我只是虚招而已。”一个和缓的声音在苍玄庭的耳边回响,苍玄庭听出是山河的声音,他不由一愕:我应该相信他吗?

  刚才的一击是天阙剑自作主张出动的攻击,但是苍玄庭受瞬间法则发难也消耗了不少的能量,如果山河说的是真也就罢了,但要是说的是谎话,那么自己岂不是坐以待毙?

  忽然他的脑海浮现出山河那和五行有些类似的和蔼面容,苍玄庭心中一动,果然只是听从了山河的建议,只见点点的星光都在自己的身体没入,却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显然自己是看对了人,也冒对了险。

  “为什么要帮我?”苍玄庭诧异的传声道。

  “因为圣衣多发了一招。”声音中有些抱歉,一个很有底线的君王,难怪被自己融合记忆的竹扉仙灵中对于这个山河很特殊,这是唯一一个对将四千万青冥洲天君送入阎罗地域持有争议的君王。

  “不管什么原因,是我欠你的。”苍玄庭的声音冷冷的:“敌人的情,多久我也会还。”

  由于山河君王的手下留情,让苍玄庭不但是少接了一招而且令苍玄庭有了能量回复的机会,因此当他面对第三位前来的君王苦刹时心中的信心已经恢复。

  按照苍玄庭本身的实力而言,他已经不会惧怕任何君王级的对手,因此他面对苦刹君王的“大慈悲手”没有任何的紧张和胆怯。

  “大慈悲手”是佛道之力,一股祥和的力量从苦刹的身体中发了出来,仿佛是柔和的春风但却让人不由不坠入他的空间,而在这个空间中苍玄庭仿佛犹如一个诗人漫步在春花烂漫的时节乱花迷人的眼睛……

  苦刹的眼中露出了喜色,“大慈悲手”从表面上看来并不霸道,其实却符合了天道,洞悉天道的才是最为霸道的,而这个年轻人看来也将成为自己的手下败将。

  苍玄庭的眼睛渐渐闭合了起来,忽然他眼中的精光大盛,他依然可以凭着掌控的天地之力找到苦刹的破绽,身躯忽然一退,竟然从苦刹所控制的空间中退了出去。

  “咦?”苦刹的诧异中带着一些沮丧,早知道就使用强横的力量让这个年轻人耗损能量,这样怎么他也无法连着接七招。

  如果人人都使出自己的得意招数如圣衣一般的确会让苍玄庭感到举步维艰,他确实不怕君王,但是君王每人一招和一个君王连续七招给他的压力完全不一样。

  苦刹在得到这个结果之后才明白自己的错误,自己还是小看了苍玄庭这个年轻人,自己想靠的是一人之力击败这个苍玄庭,而没有想到利用七人连续发招将七招连成一气。

  在苍翼和他们商量的时候,他们哪一个都没有想到苍玄庭会这么强,他们以为没有低估苍玄庭其实已经在低估了。

  “第三个。”苍玄庭冷冷的道:“还有四个。”

  看到苍玄庭连着接了东夷洲君王三招竟然好整以暇,旁观的天君们都不由欣喜过望,他们已经臣服了这个年轻人,苍玄庭就是他们的王,只是他们担心自己的喝彩打扰了苍玄庭,但眼中都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苍翼,龙翔,白鲟,仙王四个还没有出手的君王都不由得对望了一眼,苍玄庭可以在圣衣,山河和苦刹的先后的截击中游刃有余都让他们感到异常难办。

  要是真的被苍玄庭挺过了七招,自己这东夷洲的脸真的丢大了。

  “这样可怕的年轻人,绝不能让他活着回去!”仙王沉着脸对苍翼他们说道:“该轮到我让他还些利息了。”

  “终极裂空斩!”雄浑的能量迅速在仙王的身前汇合,猛烈的力道就在一瞬间将时空撕裂,犹如狂风暴雨一般的宣泄源源不断的向着苍玄庭的身躯扑去,仙王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他倒要看看这个苍玄庭能够强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苍玄庭并不想在东夷洲各君王面前动用统御之门的力量,他也看出了仙王这一招的凶横,仙王刚才在苍玄庭的手上吃了些亏,因此自视极高的仙王很想扳回一阵,因此此招绝无任何的留手。

  “烈光神拳!”苍玄庭以狠还狠,以刚对刚,没有任何的退让。

  “轰。”可怕的能量撞击,熟悉的能量运行轨迹,这就是苍玄庭和仙王第一次碰撞时发出的一招,曾经让仙王在“烈光神拳”的威力下让开了他守卫的方位。

  当令仙王为之震惊的是,自己发出的能量虽然远比第一次仓促攻击的能量要大,而且使用了自己威力最为彪悍的一招,可是苍玄庭竟然丝毫没有落在下风。

  同样是恐怖的能量攻击,双方都不由得身体往后迅速飞行,一半是因为对方的能量力震撼了身躯,还有一半是他们都用飞行来避让对方强盛的力道。

  仙王的嘴角抿出一丝鲜血,脸上露出了青白不接的神色,他的胸脯不住的起伏,“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而苍玄庭的身躯有几处也溅出了血花,这不是受到的外伤,而是因为苍玄庭内脏受到了剧烈的震荡所致,幸亏防御之门的守护自动收发,才将仙王的这一击恐怖的效果降到了最低,否则苍玄庭恐怕要和仙王两败俱伤。

  仙王是东夷洲七君王中实力上的次席,而接下来是龙翔,在七君王中排名老三的人物。

  苍玄庭看着龙翔,他认出了这就是送他们到这里来的那个人,他眉毛一扬,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煞气:“你是第五个,出手吧!”

  龙翔看上去貌不惊人,粗布的麻衣,朴素的外表,在平凡的外表下他的实力却是不可低估,他在七君王中向来低调,但是除了骄傲的苍翼外即使圣衣都不敢小看他。

  “你觉得龙翔上去能够对这小子造成麻烦吗?”苍翼问刚刚平复不久的仙王道。

  “很难。”仙王并不在乎所受的伤害,对于君王的身躯甚至灵魂来说都是可以修复的,这点伤害只能说是小伤:“龙翔除了他自身的君王实力外,他最可怕的手段就是阵法。”

  “一招就是一个阵法,他用自己的能量可以汇成玄妙的阵法连环往复即使和他同级的君王级人物也会轻易的陷入他的阵法中……”

  和仙王判断的一样,龙翔也知道今天的战法和往日不同,每人一招自己无法让连绵的阵法困住这个年轻人,所以无法发挥出自己战法的优势。

  他能够使出的就是自己最为成熟的阵法“九天灭地阵”,虽然无法连绵往复的使出连环阵图,但龙翔希望自己的“九天灭地阵”可以将这个年轻人困住,只是让他多消耗些能量。

  “乾坤震灵台,破!”随着苍玄庭的大吼,顿时半空中现出异象,古老的神兽发出压抑已久的怒叫,神奇的光芒绽放出神圣的气息,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头神兽让五彩的气息充溢全身。

  而当中的麒麟昂头怒发,一道道雪亮的光辉在他的身上发出,麒麟座忽然在这一刻飞起,团团的能量直接发散,让即使是君王之力的龙翔都暗叫一声不好。